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討論-353 查賬風波展示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夫人,你说的这些也就是交账的一些疏忽,不能也不至于成为你讨伐我们的理由。”
一直以为是乔墨儿在垂死挣扎,现在想想,到底谁在这儿里垂死挣扎的说谎。
“疏忽,正是巧舌如簧的解释啊,秘境山庄的所有账务,都是交给你来管理,你却因为一句小小的疏忽坑了近千万两黄金,不知道在掌柜子你这儿,是不是任何错误都可以被你说的那般轻描淡写。”
“是,夫人就算这些能成为你查出的结果,也不过是百万银两罢了,何来你口中所说的千万两黄金,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点儿吧。”
掌柜的拿定了乔墨儿只有这点儿手段,肯定不会还有什么厉害之处,所以临被惩处的最后一刻,他还是想要看看乔墨儿怎么收场。
“呵呵,所以说我们的掌柜子,还有蝶儿小姐很是聪明,如果不是我记忆很好,我怕是个寻常人,也只会查出这么点儿账务之错。”
乔墨儿摇摇头,不停的夸奖掌柜子还有胡蝶儿很聪明。
“无拴你拿着你的账本同那个谁的账本合在一起看看,鹿鸣你再把你的账本同他们再连在一起看看。”
无拴还有鹿鸣等人,将所有账本分别依次对应的放在一起,才看出这就是个障眼法,所有账目最后一面的账务,都和隔一本的新账务第一页,一模一样,好像前面克扣下来的银两,再在新的账本上,又重叠的再记录了一遍。
所有人都惊叹不已,就连掌柜的自己都佩服起了乔墨儿这顿操作,难怪人们常说,临安城里出才女,而眼前的乔墨儿,岂止是才女,她能把所有东西用一夜之间给记得清清楚楚,还分析的头头是道,试问这个世上能有几个人能做到如此。
掌柜的瘫坐在地上,整个人都放弃了最后的挣扎,是杀是罚他都懒得再去争辩了,他哪怕再多做辩解,也不会赢过乔墨儿,甚至还会被她回怼的体无完肤。
“庄主,老夫实属有罪,还请庄主降罚。”
无拴和鹿鸣把账本放回原位之后,都敲敲的给乔墨儿举了一个大拇指。
乔墨儿欣然接受,现在就要看看韩云熙怎么做抉择了,她可不知道韩云熙会怎么护胡蝶儿,但是这些事实的真相都摆在了面前,纵使胡蝶儿百般辩解,怕也是无济于补了。
“云熙哥哥,都是他们逼我这么做的。”
胡蝶儿这甩锅的技术可真是让乔墨儿开了眼界,什么叫别人逼她做的,别人能逼她做什么,还不是自己猪油蒙了心,想要做些人不知鬼不觉的事情,现在事情败露了,她又说是别人强逼她做的,就好比是一个老母猪,它本不想上树,但人家拿着刀过来,它就非说是别人逼着它上树了一样,理由太牵强了。
“蝶儿姑娘,这种事情别人逼不得,除非是自己不想做,否则别人哪怕是让你上刀山下油锅你都不会妥协的。”
乔墨儿就是看不惯做了错事还一副死不承认的态度,胡蝶儿要是想掌柜的这般洒脱,乔墨儿也不会这般不依不饶,倒是她现在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才让乔墨儿恶心至极。
“夫人,您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您可以完全告诉我,何必这般拐弯抹角的羞辱我呢,是蝶儿总是留在庄主身边,让你心生恨意了吗?如果是因为这件事,蝶儿明日就搬出云熙殿,不再在夫人面前膈应人,夫人,蝶儿这般做了,您是否还满意?”
火熱都市言情 《權寵新娘蜜如甜》-353 查賬風波分享
跪在地上的胡蝶儿,再次把矛头转向了乔墨儿,试图想要混淆大家的视听。
“没错,我是看不惯你在我夫君面前,我大婚当日就想把你赶出云熙殿。”乔墨儿毫不避讳的说出对胡蝶儿的不喜欢,“但是,我还不至于假公济私,你做错了事情,按照山庄的规矩,就得受罚,哪怕是别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你只要做了,都是要受罚的,而不是混淆大家的视听,说是我借着嫉妒之心,想要将你赶出云熙殿,我乔墨儿做人做事,一向喜欢光明磊落,我要是真心想要把你赶出云熙殿,我倒是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彻彻底底的滚出云熙殿;而不是借着这件事情,要求你离开云熙殿,更何况,查账一事是你还有云熙一同商议过的,我全程只不过是陪你们玩了玩罢了,怎么你们能让我查账,就不允许我玩的太认真了吗?”
乔墨儿蹲在胡蝶儿面前,“蝶儿姑娘,这未免也太双标了些吧。”
“夫人,我没有。云熙哥哥,你可不要相信她的话,这些账说不定是夫人还有那个掌柜的串通一气,想要坑害我而做出来的假账,还请云熙哥哥明察秋毫,一定要还蝶儿我一个公道啊。”
掌柜的听见胡蝶儿这么着急撇开自己的关系,立刻也翻了脸,“胡蝶儿,你就和你那个娘一样,说翻脸就翻脸,我们老李家到底是要被你们一家坑害多少次,才能罢休啊。”
我去,这还牵扯出了一些连襟关系啊,账房的掌柜的和胡蝶儿是亲戚关系,那么就完全不存在什么你欺骗我,或者强逼之事了,完全是二人联合一气,想要弄空秘境山庄的财产啊。
“掌柜的,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您干嘛恼羞成怒,牵扯出我娘啊;现在我们在谈账目的事情,您何必说一些自己的陈年往事,来撇清自己的清白呢。”
掌柜的见胡蝶儿撇关系能撇的这么干脆利落,立刻摆出了一副长辈的样子,“胡蝶儿,你别给脸不要脸,按照我们老李家的规矩,你胡蝶儿还得喊我一声舅姥爷呢,前些年,我是看你要成为准庄主夫人,我处处忍让你,现在庄主夫人不是你,是这位临安府的乔府嫡女,我对你就没有什么好惧怕的了,您如今倒好,一句话,想要把我们两的关系,撇的是干干净净,你要知道,我李志得做事也是有些手段的,你想撇清这些关系,我还有一些人证,能帮我证明,这一切都是你胡蝶儿的所作所为。”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二人是在这儿里狗咬狗了吗?
“证人,什么证人?”
胡蝶儿说道。“你可别在这儿血口喷人了。”
看见这一出,韩云熙终于开口说话了,“掌柜的,你说的证人在哪儿,是否可能把人给请来,和你们对峙一二。”
“云熙哥哥,你不要相信他的话,他要找的人,肯定也是收了他不少好处的人。”
胡蝶儿拽着韩云熙的衣角,请求他不要再追查下去了。
“回庄主,那人就是门福客栈的店小二,老夫平日里喜欢和他一起喝花酒,您请他来这儿里,就能和胡蝶儿对峙一二了。”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起點-353 查賬風波相伴
“好,无拴,去把人请来。”
韩云熙招招手,让无拴去把人请来了,只不过等了片刻之后,无拴空手而归,对着韩云熙说道:“庄主,门福客栈的店小二,昨日夜里已经被人给灭口了。”
优美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起點-353 查賬風波熱推
“被灭口了?不可能,他素来与人无仇,一定是你胡蝶儿,派人杀了小二,胡蝶儿,你可真是好狠的心啊。”
掌柜的跪在地上,不停的呐喊咒骂着。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307 司空昌回雲墨坊讀書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小豆芽点点头,韩云熙以为他信了,刚想同他弥补一下缺失的父爱,却岂料的到小豆芽一拳打到了韩云熙的眼睛上。
“伯伯,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吗?宸儿再蠢,也不可能相信这么荒妙的话。”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307 司空昌回雲墨坊看書
韩云熙毫无防备的吃了小豆芽一拳头,发出了闷哼声,乔墨儿撇了撇眉毛,听见韩云熙的怪声,就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了?”
乔墨儿望着面前同样躺着的韩云熙问道。
而坐在他们二人中间的小豆芽对乔墨儿说道,“姑姑,宸儿才是重点好吗?他刚刚非议于你,要不是宸儿坚守底线,宸儿就会上了他的当了。”
“他说了什么,让小豆芽你这么生气啊?”
乔墨儿单手撑着个脑袋,婀娜多姿且懒洋洋的躺在床上,问小豆芽刚刚和韩云熙发生了什么事?
“姑姑,他说你是……”
精华都市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線上看-307 司空昌回雲墨坊
小豆芽话没说完,就被韩云熙捂住嘴巴扛走了,“墨儿,云墨坊还有不少灾民需要你去救治,小豆芽这边的事情我会和他处理好的。”
“也罢,睡了这么久,是该回云墨坊看看那些人了,云熙,小豆芽这就交给你了。”
精彩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愛下-307 司空昌回雲墨坊熱推
乔墨儿起身整理好衣服,回云墨坊让月兮姑姑准备一盆洗澡水,她待会就去洗漱一番。
“小姐,您为何不把他们照顾好再美美的洗个澡睡觉呢?”
“对于照顾灾民,不仅是要让他们保持干净,也要我们自身干净,等会你别忙着了,也去泡个澡,等你泡好了,也让他们轮流去泡个澡。”
“好的,小姐,月兮这就去办。”
乔墨儿捏着肩膀,带起了一个面纱就去给灾民们拾取脏衣服去了。
“墨儿,你为何要带面纱同他们接触。”乔於珂过来主动帮她一起收拾衣服。
“刚刚从药坊过来,我想过了,既然不明其病因,就得做好保持不与他人近距离的接触,我也已经让无拴去差办,多准备一些面纱,到时候人手几份,以防更换使用。”
乔墨儿拿着脏衣服准备往洗衣房走去,突然一个大爷站在那儿口吐白沫,抽搐的倒在了地上。
“快来人啊,这里有人晕倒了。”
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蹲在大爷身边大声呼喊着,其他的人都是避而远之,生怕下一个一命呜呼的人就是他们。
乔墨儿听见呼喊声,连忙把脏衣服放到了乔於珂手上,自己立刻跑到那个晕倒的大爷身边。
“小姐,洗澡水给您放好了。”
月兮姑姑从后院出来,告诉乔墨儿水已经放好了,“你先带着婉娘去洗吧,我这边有事,待会再洗。”
“哦,好。”
月兮姑姑听话的去找婉娘,乔墨儿则是蹲到大爷身边,用手给他把脉,脉相混乱,七窍也是无神,手脚也已经发白了,“快,你们来几个人把他的手指头给掐住。”
乔墨儿说话,除了小姑娘帮她,其他人一概不动,因为大家都怕死,所以没有人敢靠近去帮助乔墨儿。
乔於珂见势命令几个撩舞阁的侍从,辅助乔墨儿救助大爷。
“快把他的鞋也脱了。”
乔墨儿继续命令道,侍从们听命的,立刻把大爷的鞋子给脱了。紧接着她又从腰间取出一打小银针,分别扎在了他的人中,头顶,以及大爷的手脚之上。
“快,帮他把手上和脚上的淤血挤出来。”
“姐姐,我们需要挤多久啊?”
“挤到他有反应为止。”
乔墨儿刺激着他的人中,其他人给他放血,大概放了一小会儿,大爷就缓过神来了。
“给他拿点儿藿香水。”
乔墨儿又差遣道。
“且慢。”
说话的人是前几日被无拴送到城外的司空昌,他本是不打算回临安城的,但听闻乔墨儿在云墨坊乐善好施,主动给大家免费义诊,准备来瞧瞧她是否真的那么厉害。
于是他以义诊良工的身份重新回到了临安城,虽然他进来的时候,大家也有很多非议。
“凭什么他能进去,我们就不能进去?”
“就是啊,我们为什么不能进去,他长得这么弱不禁风,凭什么你们放他进去啊?”
群众反对声越来越大。
迫于无奈,闫旭出面给大家解释了一番:“大家少安毋躁,他是良工,临安城里面建了一个驿站,等里面的人病情稳定了,我们再分批次让你们进入临安城。”
“那你们就不管我们城外的人了吗?”
“就是啊,我们和临安城里面的人比起来,是少了一根手指头还是多了一条腿啊,至于把我们全部隔离在外面吗?”
“你们和他们是平等的,只是良工们说了,此次疫情比较严重,必须得分批次隔开,我也已经在城外给大家安置好了帐篷,也配好了良工给大家补给物资和食物,所以也得请大家积极的配合我们。”
“大人,不是我们不配合你啊,是我们觉得这个弱不禁风的小伙子,怎么也不像个良工啊。是不是你们串通好了来骗我们的啊。”
司空昌走到这个嘲笑他的人面前,隔着一个围栏,看了他几眼,“你气短,口臭,夜不能宿,是肠道出了问题,你多吃点粗粮消化一下,比如说馒头。”
司空昌三言两语就让那个人闭上了嘴巴,一群不知道什么意思的人,凑近这个惹事的人身边,问他是什么意思,只见他一开口,就熏死所有人。
大家这才明白司空昌的话,摆摆手都散了去。
司空昌带上斗笠,“多谢太师相助。”
“只要你能去辅佐好墨儿,我自会限你出入自由。”
“检查乔墨儿是不是合格的良工,我得观察几日,否则我是不会轻易辅佐她的。”
以前傲气的司空昌已经死了,他现在只想看看,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乔墨儿的医术特别好,明明她什么也没有做过,却还是值得大家去夸奖她。
于是他暗中观察乔墨儿是如何对灾民的,她一会儿给大家补给食物,一会儿又哄小孩子吃糖喝药,甚至还会给不舒服的人简单的扎上几针,他们就舒服了一些。
他之前也有研究过城外的一些灾民,虽然在城内一片和谐,但在城外却已经接连死了好几个了,要不是自己不知道其病因,定也不会让这些灾民不治而亡。
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307 司空昌回雲墨坊讀書
现在看见乔墨儿治这些灾民,要用藿香水给他灌下,显然是错误的,比较他之前也是给病人灌了藿香水,但却丝毫没有用处。
“司空公子有何见解?”
乔墨儿在医治这个方面,也是想要听听司空昌的想法。
“口吐白沫未必是藿香水能解的。”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起點-283 一隻螻蟻可以扳倒一隻大象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闫旭很感激当他最低估的时候,是廖梓欣陪着她一起,他也会每天在宫中寻一些美食,偷偷带给廖梓欣享用,而自己宁愿每天吃糠咽菜,也想要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廖梓欣。
当然不是每一次都能把好的食物带给她享用,有的时候也会遇到一些同他有仇的人,故意成群结队的侮辱他,祸害他,甚至还让他从他们的胯下钻过。
闫旭是何等的骄傲之人,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如此屈辱的时刻,但好在李公公出面,将这群人打发走了,“小旭子,你是个不错的好苗子,但是老奴更希望你往更好的仕途走去,所以老奴斗胆的建议你去参加进阶考试,只有你的官威大了,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李公公的这番话,无非是指引闫旭在前行路上的指明灯,他一直认为守在皇上身边,才是最有出息的,但相反,若是他将权利握在自己的手上,别人才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包括如今的圣上。
闫旭捡起地上还没有被弄脏的吃食,吹一吹放进了自己的胸口处,跪在地上感谢李公公:“谢谢李公公的救命之恩,今日听您一番话,胜读十年书,待来日小旭子前程似锦,定会感谢李公公的深明大义,教导有方。”
从那日之后,闫旭半夜开始习书练字,备进阶考试。白天还要遭受皇上惨无人道的折磨,有的时候,他明明很用心的给皇上点灯,皇上却故意在他手上滴上几滴蜡烛油,让他生疼的不敢丢出去,只能默默地忍受着。
之前他也看过别的宫人在给皇上点灯的时候,皇上也滴过蜡烛油在那人手上,那人忍受不了,弃了蜡烛惹了皇上不快,皇上当即下旨将他诛杀之。
“疼吗?”
皇上问闫旭?
“疼。”闫旭直言不讳。
“疼你为何不松手?”
“因为皇上您没说松手,小旭子自然就不能轻易松手。”
“哈哈哈,你倒是个实诚的孩子。”皇上拿过闫旭手上的蜡烛,并唤道:“李德海,带他下去医治,免得日后留下了伤疤。”
“谢皇上恩典。”
人氣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283 一隻螻蟻可以扳倒一隻大象推薦
闫旭不知皇上有何用意,但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皇上开始信任起他了。
于是他开始了步步高升,一路扶摇青云直上。
廖梓欣也时常伴他左右,陪他一起温书,自搬出皇宫之后,廖梓欣更是明目张胆的住进了他的府邸。
一开始他以为二人可以长相厮守,但看见鹿鸣隔三差五的从秘境山庄过来探望她,闫旭便开始对她越来越疏远,甚至有的时候,还装作视而不见。
“闫旭,你吃糖吗?”
廖梓欣有时候拿着糖问闫旭。
又有的时候,她会在府里练习鞭子,“闫旭你要不要也耍耍鞭子?”
总而言之,廖梓欣可是一直缠着闫旭,“闫旭,你别跑,今儿我回楚云庄,过几日再来陪你,你记得吃饱啊!”
闫旭有的时候,还真的想躲开廖梓欣。可发现这姑娘有曾经鹿婵身上的韧劲,对他是穷追不舍。
直至有一天,皇上秘密派来的虎林军,再次将闫旭推入了谷底,原本安逸的日子,却再一次在皇上的手中摧残了。
那日,廖梓欣带着楚云庄的吃食回到了临安城附近,闫旭他也确实有点儿想廖梓欣了,决定出城去接廖梓欣。
“闫旭,你来啦!”
“是,我来了。我是来接你这个小迷糊回府去的。”
闫旭摸摸廖梓欣的脑袋,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闫旭变得成熟稳重起来,而廖梓欣也变得小鸟依人不再像秘境山庄那般,嚣张跋扈了。
“闫旭,你看,楚云庄新进贡的即墨烧,还是今年第一批酿制出来的呢!”
廖梓欣向闫旭炫耀即墨烧,“这可是我第一手拿到的好东西,我叔伯乐庄主想要私藏起来,却被乐芸芸抢来送给了我。”
闫旭刚要接过即墨烧,就只听见‘嘭’的一声,一个石子弹碎了廖梓欣手上的即墨烧。
“我这不想着拿给你尝尝…”
廖梓欣的话还没说完,手上只剩下一个红布包住的酒塞。
“是谁这么不长眼,竟然敢碎了我的东西!”
廖梓欣瞬间暴走,没了之前那种小鸟依人,抽出自己腰间的鞭子,想要护住闫旭。
闫旭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细细想想,这好像是她第二次护着自己了,第一次也是在回秘境山庄的路上,他被人打的苟延残喘,甚至在奄奄一息,有人举起大刀疯狂的砍向自己,他害怕的闭上了双眼,以为从此不再人世了,却等了许久都没有反应,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在千钧一发之际,廖梓欣挥动自己手上的皮鞭,甩向了那个人,并死死的缠住了那个人手上的大刀,抽飞了出去。
而这一次,她又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只不过这一次来杀闫旭的人,不在是明目张胆的攻击他,而是躲在暗处偷袭着他。
奈何廖梓欣会十八般武艺,也难防别人的暗箭,很快他还是被人用弓箭击中了,廖梓欣也因为眼顾不了四周,也遭到了别人的暗算。
二人受伤跪倒在地,还好此时遇见了乔於珂,他出手相救了闫旭。
“救我。”
乔於珂下马,扶起了受伤的闫旭,命令廖小爷去追查是何等人刺杀他和廖梓欣。
“你和梓欣姑娘先上马车,有什么事情到撩舞阁再说。”
那个时候的乔於珂,已经不在是只会倒腾古玩的公子哥儿了,而是拥有一个小作坊,专门制作即墨烧的地方。
好看的都市言情 權寵新娘蜜如甜 txt-283 一隻螻蟻可以扳倒一隻大象展示
闫旭自知,一定要笼络各个地方的势力,才能保证自己不会再被人伤害,或者威胁到。
于是他和乔於珂谈起了合作,他负责引荐各个地方的官员同乔於珂认识,乔於珂也就慢慢的把撩舞阁做大,甚至做到和秘境山庄还有楚云庄齐名,只不过撩舞阁始终是个小作坊,虽然它名气很响亮,但是由于地方太小,长长得不到发展;而闫旭也觉得太小有所妨碍发展,于是开始了花重金,扩大撩舞阁的领域,直至今年,不仅占地面积已经快赶上了楚云庄,就连附近一带穷僻地区,也因为撩舞阁的存在,一并发展了起来。
这也是乔墨儿当时去了撩舞阁,为什么会有好多老赖,以及山匪出现在了那儿,其原因都是闫旭同意的来者不拒,五湖以及四海皆是朋友,有的时候乔於珂也质疑过闫旭,可闫旭的回答,让乔於珂始料未及,不敢想象。
“我不相信一个人一直都能位高权重,但是我相信一只蝼蚁的力量,终究会扳倒一只大象。”

7imxa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討論-234 臨安有魚,其名爲蓮展示-xm5dh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秘密策划了一场让三公主同外男私会的戏码,好让耿逸怀争风吃醋,来个大胆表白三公主,赶走外男,从此二人过上羡煞他人的生活。
乔墨儿让月兮姑姑物色了些不错的官人,千挑万选,乔墨儿终于在茫茫人海中,挑选出了一个优质的公子哥儿,于是她安排公子哥儿在韩云熙的云墨坊见面。
又假借出去听书的名义,带着三公主一同去了云墨坊。
“嫂嫂,难得小豆芽不在耿王府,你也应该好好放松放松了,别整日待在府里,小心憋出了病来。”
“我已经习惯了,你也知道骄纵并不能使我成长,也不能使我快乐,二十岁之前,我有人庇佑,衣食无忧,可是二十岁后的人生,我只剩下了你的世子哥哥,所以无论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我都不能再多奢望的去看一眼,因为我知道,这些已经不再属于我了。”
三公主坐在马车上,却不为外面的风景而多做停留,也不会因耐不住寂寞,而掀开车帘看外面的风景。
直到到了云墨坊,三公主和乔墨儿一起下了马车。
艷骨
“这里就是韩云熙开的茶叶坊,嫂嫂若是以后在府上无聊了,就来这里喝喝茶,听听书,在这可比嫂嫂一个人闷在府里有意思多了。”
三公主跟着乔墨儿进了云墨坊,乔墨儿观察三公主的表情,一脸平静的样子,还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像小庆初来云墨坊的时候,还表现出了目瞪口呆的样子。
這才是吸血鬼
乔墨儿想,这人啊,还真是分三六九等,不然怎么能分得出三公主和小庆的区别。
泣猫灵异馆
按照月兮姑姑的提示,乔墨儿和三公主去了二楼的雅座,找到了乔墨儿物色的官人。
悠游洪荒
“真是有幸能够遇见二位姑娘啊,再下徐岩,是柳州的大人。”徐岩起身向乔墨儿还有三公主请安,因为乔墨儿变胖的原因,徐岩也认不出是谁来,反正听声音就好像是乔墨儿,但是大家都知道,乔墨儿已经死于三年前的变故之中。
“徐大人好。”
乔墨儿甜甜的说道。
三公主也附和道:“徐大人您好,听闻这几年您在临安城混的也是风生水起,就没有想过告老还乡,回自己的家乡做出一番事业出来吗?”
徐岩这些年确实是在临安城混的不错,但他现在是太师手下的门客,也想过回自己的家乡有所作为,可是自己的家人已经被安置去了他处,皇上想要除的人,三年都没有除掉,皇上已经气疯了,以至于现在他更不敢回自己的老家,他害怕自己一回家,生怕会连累到了家里人。
“三公主通常都是这么把天聊死的吗?”
徐岩同三公主开着玩笑,其实是不想回答三公主刚刚说的问题。
“她就是快人快语的性格,徐大人不要同我嫂嫂计较。”
乔墨儿转而又让三公主帮他点了几个热菜,还小声的对三公主说:“嫂嫂难得出来一次,一定要好好尝尝云墨坊的饭菜。”
绝顶牛人 松间听鱼
盛碗米饭的功夫儿,乔墨儿猜测耿逸怀就会按计划来此了,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毕竟她以为的天衣无缝,却被三公主给打破坏了。
“墨儿,我去方便一下,你和徐公子先吃,不必等我动筷。”
乔墨儿看着桌子上的热菜,早已经留了口水,对于三公主的离开,乔墨儿一点儿也不意外。
好像现在吃才是最重要的。
三公主刚出这个厢房,就看见耿逸怀火急火燎的赶到了云墨坊,当看到三公主无所事事的出来,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
“墨儿呢?”
染染軍婚記 月色淺清
耿逸怀不是只关心乔墨儿,其实他也关心三公主,只是大男子主义他,除了会用行动做,用嘴巴好像不怎么太会说,反而一说还让人听了不高兴。
三公主笑着说,“墨儿似乎和老友聊的很开心,世子不如就别去叨扰墨儿了。”
耿世子说好。
下楼梯的时候,他伸手给三公主,三公主惊,“这是?”
“环儿,我带你回家。”
隧,三公主将手递给耿逸怀,同他一起回了耿王府。
虽然乔墨儿的戏码没有上演成功,但耿逸怀这种撩三公主的操作,可真是溜得狠。
韩云熙听闻乔墨儿来到了云墨坊,打算布施好茶叶后,再去找她。
却听见无拴着急忙慌的跑来跟韩云熙说,“庄主,不好了,夫人正在阁楼雅间,同人相会呢!”
“相会?”韩云熙听到这两个字,醋意大发,站起身来不小心打翻了刚刚布施好的茶叶。
“庄主,你别激动,我是听耿逸怀和三公主离开时说的,而且月兮姑姑还有小庆也没有跟在身后陪同,她只身一人同那个男子,在那儿相会呢!”
无拴也是添点儿油加点儿醋,好让韩云熙赶紧放了手头上的工作,把夫人给抢回来。
“徐大人,你听我说,临安有鱼,其名为莲,莲之大,一锅炖不下;不知炖了多久,终究变成了一碗莲鱼炖白汤。”
独揽清欢
徐大人憨笑,“这明明是出自于庄子的逍遥游,其原句是: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名为鸟,其名为鹏。”
徐岩在乔墨儿面前显摆着自己的文学才艺。
乔墨儿不服,也同他比起了文学,虽然耿逸怀时长逼她看书,她总是闲来对付着,现在有人居然同她叫嚣文艺,那她怎么也要同她好好的比一比。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乔墨儿以前不懂得庄子说的是什么意思,现在和徐岩比较的时候,她才知道,人的一生是有限的,而知识却是无止境的。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像花又不是花,从没有人怜惜任它飘落满地,人生亦是如此,又要无止境的学习,还要有一个不停想要学习的心,徐大人,你的文才着实不错。”
乔墨儿举起桌上的即墨烧同徐岩开喝了起来,“啊,这才是即墨烧正真的味道。”
“怎么,你还喝过掺了假的即墨烧。”徐岩好奇的问道。
“确实有过一次,像极了槽水的味道。”

calnm都市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討論-232 喬涵兒從良鑒賞-cgkwc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看见韩云熙进来了,立刻松开小庆的手,扑向了韩云熙。
“我找到了那个把我贩卖到撩舞阁的人了。”
乔墨儿带着哭腔同韩云熙说,韩云熙将她搂入怀里,摸摸她的头说,“不要怕,其实我都知道。”
“嗯?”乔墨儿不明白他说的意思。
“我知道他是那天将你卖到撩舞阁的人,之所以留他在铺子里做义诊,完全是为了监视他,他能明目张胆的把墨儿你贩卖出去,那我们为何不能堂而皇之的将他放在铺子里,盯着他一举一动。”
韩云熙觉得养虎在身边未必是患,也有可能是帮助他和乔墨儿恢复记忆的关键。
“墨儿,你不需要害怕,我会护你周全的。”韩云熙虽然话少但却很有安全感。
乔墨儿平复好自己的心情,想想韩云熙说的也对,若是司空昌要对付她,早就动手了,何必要等这么久,而且现在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给临安城的人做义诊。
乔墨儿松开韩云熙,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些越僭了,又猛然想起刚刚她咬了小庆,于是她赶紧跑到小庆面前看她的伤势。
“小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的小姐,我不疼。”
傲世狂修
乔墨儿心疼的看着小庆手上的伤,准备想要去给他取点儿药粉敷一下。
韩云熙看她着急的样子,从袖兜里掏出来了一小瓶药粉给她。
乔墨儿没接,韩云熙说,“没毒的,我经常备在身上备用的。”
乔墨儿接过药粉,帮小庆敷了药,片刻之后,乔墨儿才问韩云熙来耿王府干嘛?
“不是墨儿你说的,开业大吉,今晚吃鸡吗?”
“呵呵呵,我好像忘了。”
无拴扛着匾额进了房间,“庄主,夫人,能否先把字提了再吃鸡啊?”
月兮姑姑帮着无拴提了下手上的匾额,“我家小姐还是个姑娘,你这么喊我们家小姐有失礼仪。”
乔墨儿看着无拴扛进这么大的匾额,问韩云熙这是要吓死谁啊?
“今日本来想让你帮我提一个店铺的名字,但看你惊慌失措的离开,又有宾客在铺子里需要招呼,没有及时来找你,关心你,我很抱歉。”韩云熙表示今日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就是没有送乔墨儿回来。
现在看到她被自己安慰好了,这才放宽了心,从无拴身上取出沾了金粉的毛笔,递给乔墨儿,“墨儿,虽然我和你相识不久,但在临安城开铺子,也有你一份功劳,我希望你能给铺子提个字。”
“那没什么的,要说功劳,其实世子哥哥的功劳最大,毕竟你那个商铺,是我偷偷从他那儿,借取了一张房契租给你的,等你赚回了本儿,想要收了那个铺子,也好和我世子哥哥谈条件嘛。”
校草殺手蘿莉控 冷、薔薇
乔墨儿傻乎乎的说出自己租借给韩云熙的铺子,是偷拿耿逸怀的房契时,恰巧被过来溜达的隋妈妈给听见了,这会儿赶忙跑回到乔涵儿的院下,告诉她,乔墨儿竟敢私自窃取耿王府的东西。
乔墨儿接过韩云熙递来的毛笔,想了一下就提了三个字上去,云墨坊。
“云知心有繁花似锦,墨谈名高笔中有花。”
乔墨儿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提这个名字,反正就是觉得这两个字很好,又能缀自己的字,还能搭上韩云熙的字,凑在一起还能成一段佳话。
“妙,实在是妙。”
韩云熙一个人在那儿说妙。
在场的好像除了韩云熙和乔墨儿二人不知道,其他人好像都知道,这云墨就是乔墨儿之前在秘境山庄和临安城用的假名。
无拴偏过头强忍笑意,月兮姑姑假装不知看了眼小庆,小庆只能装傻说,“小姐你的文采真好。”
在大家开心之余,耿逸怀带着小厮赶来了乔墨儿的院子。
乔涵儿也紧随其后,顺便想待会给他们添把火,加把油。
“韩云熙,你给我出来。”
耿逸怀站在院子里喊话韩云熙。
“世子哥哥这么晚怎么会来?”
脑装
七只妖夫逼上门:公主,请负责!
乔墨儿问月兮姑姑,月兮姑姑摇头,立刻打开门先出了房间。
“韩云熙,你赶紧从后门溜出去,要是被我世子哥哥发现了,一定又会和你舞刀弄枪的。”
乔墨儿硬是把韩云熙往窗户那边推去。
韩云熙抓住乔墨儿的手,“不用担心,我这就带你出去见你世子哥哥。”
“不是,韩云熙你放手,世子哥哥不会把我怎么样,你留在这儿,我才会被世子哥哥怎样的。韩云熙,你放开我!”
韩云熙不听,硬是将她带出了房间。
“耿世子,韩某不请自来,还请耿世子见谅。”
“韩云熙,你也知道你是不请自来吗?”耿逸怀不喜看见他,“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何讨厌你吗?今天我就当着墨儿的面告诉你,我为何讨厌你!”
耿逸怀想在今天同乔墨儿还有韩云熙做个了断,如何乔墨儿执意还要同韩云熙在一起,他绝对不会再拦她。
“耿世子,请你不要说出来。”月兮姑姑小庆,还有无拴阻拦着他不要说出来。
校花的超凡醫仙 木葉
“你们都知道?”乔墨儿问。
看他们的表情,好像除了他和韩云熙之外,好像都知道。
“说啊!”乔墨儿呐喊。
月兮姑姑抓住乔墨儿,“小姐,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是对你好。”
“你们不说,那乔涵儿侧妃你来说,你来到这儿不就是想看笑话的吗?”
乔墨儿去找乔涵儿,让她说出真相。
耿逸怀用眼神警告她还是不要说了,以免墨儿受刺激。
“什么事情,就是你偷耿王府的房契,贴补韩庄主的事情,世子讨厌韩云熙,不就是怕他诓骗你偷耿王府的东西嘛!”
乔涵儿着实不想骗乔墨儿,但耿逸怀用眼神警告过她,那她就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在自己的身上浇油点火了。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说的是实话,你知道我不喜欢你的,没有必要为了骗你,而讨好耿世子,而且我来这儿就是想来看你笑话的。”
瑪塔的世界c
乔涵儿竟然也有点儿于心不忍了,“是隋妈妈听见你说偷了耿逸怀的房契,我这就寻思着过来找你麻烦,看你笑话的。”
乔墨儿这倒信了乔涵儿的话,“我就知道是你把世子哥哥弄来的,侧妃,你是一天看不见我有事,是不是心里发慌啊?”

vbgbz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起點-231 大吉大利,今晚吃雞推薦-enxq4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韩云熙轻轻的松开乔墨儿,嘴角微微上扬,想到乔墨儿还真是与众不同,“呵呵,你还真是有趣,就依你,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那还请韩公子今晚准备好烤鸡,微辣加孜然粉。”
“呵,你这丫头,明明是我开业大吉,却还要我备上菜肴?”韩云熙真的搞不懂乔墨儿脑子里在想什么,不过他也很乐意为她做这些。“好,就依你,今晚不见不散。”
韩云熙说完不见不散就去招呼其他宾客了,乔墨儿还没有问在哪儿不见不散,韩云熙已经被人群挤走了。
60后半生小记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小庆紧张的过来看乔墨儿有没有怎么样,月兮姑姑紧随其后,也过来看看乔墨儿有没有受伤。
天降魔王 曾十三
不过月兮姑姑就颇为淡定了,她知道小姐吉人自有天相,所以没有特别的紧张。
“我们也进去看看吧。”乔墨儿挤开人群,硬着头皮走进了铺子里。
“这里果然和韩公子所说的一样,他可真是说到做到的主儿。”
小庆看到这玲琅满目的装饰,以及各种红绿色茶叶,甚是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小姐,韩公子这茶坊做的可真是气派啊,你看那儿还有茶艺间,专门提供给喜欢喝茶的人学习茶艺的。”
月兮姑姑帮小庆合起嘴巴,“都说了没事陪着小姐多掌掌眼,你就不会看什么都目瞪口呆了。”
乔墨儿本来很开心大声肆意的笑的,却不小心瞥见义诊区有一个男子,她甚是眼熟,待乔墨儿想起他是谁时,那个人也望向了她,在乔墨儿与他眼神快要四目交涉的时候,一群人蜂蛹而上,挡住了那个人的视线,乔墨儿也趁机躲到了拐角处。
前夜 白銀之瞳
“小姐,你怎么了?”
“我看见,我看见那个把我卖到撩舞阁的人了。”
“他在哪?叫什么?我这就替小姐你去抓来。”
“不,我不清楚,他在那边义诊,月兮姑姑,我突然有些不舒服,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乔墨儿扶着脑袋,不敢在这多呆片刻。
原来乔墨儿看见的人正是司空昌。
她不敢在这多逗留,怕一不留神,自己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贩卖不见了。
“小姐说回去,我们这就回去。”
月兮姑姑和小庆扶着乔墨儿提前离开了韩云熙的商铺,由于是今天开业大吉,牌坊名字,韩云熙准备今日现场题字,当他准备问乔墨儿的意思时,只见她被丫鬟们扶着离开了自己的商铺。
当韩云熙想要去询问乔墨儿怎么了,却被乔於珂拦住贺喜道,“今日韩庄主开业大吉,我代表撩舞阁前来向韩庄主贺喜。”
当乔於珂看见韩云熙的真容时,他瞬时间暴怒起来,“你是云心先生?”
韩云熙不解,“乔大人你弄错了,我并不是云心先生,我是秘境山庄庄主韩云熙。”
乔於珂不信,想要找他一报当年灭门之仇,再快要动手之时,闫旭冲上前来拦住了他。
“乔大人,手下留情。他确实不是云心先生,他只是秘境山庄庄主韩云熙,世上相像的人特别多,而当年的云心先生早已经死在了江湖令中,若是云心先生还存活着,江湖令岂不是还会一直追杀下去,又何须等到三年后由乔大人您亲自动手呢。”
闫旭的话也不无道理,乔於珂思量一番,放下攻击韩云熙的手,做了一个抱歉的动作,“韩庄主,多有得罪。”
“无碍无碍,既然是来给韩某贺喜,那就请乔大人里面请。”
闫旭搂着乔於珂的脖子,一点儿也没有太师样,像是老友叙旧,扇着扇子对他说,“听说你二弟二弟妹也来了,不如我们一同上去叙叙如何?”
闫旭帮韩云熙带走了乔於珂,他继续招待客人,至于提店铺名的事情,他决定今晚带着匾额去找一趟乔墨儿了。
乔亦珂和乔於珂也确实很久未见了,自从乔墨儿大办丧仪之后,二人争执不休,最后不欢而散。
至于是什么原因,其实还是因为云心先生到底有没有灭乔家之事。
当时乔於珂听了耿逸怀所说,势必想要寻当年的云心先生报仇,可乔亦珂却拦着他不让他去找云心先生复仇。
重生之都市仙尊
二人争执的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
当然平日里若不经风的乔於珂根本不是乔亦珂的对手,乔於珂被打趴在地上之后,就被乐正清接回了楚云庄,从此开始了腹黑经营撩舞阁一切事物,与楚云庄断绝来往,也和乔亦珂避而不见。
密族之迷
时隔三年,二人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青涩,也许是骨肉相连,又或许是血浓于水,二人见面没有了当年的轻狂,只是简单的寒暄。
“大哥,好久不见。”
重生嬌妻當家
“二弟,别来无恙啊!”
“乔大人你好,我叫巧灵儿。”巧灵儿看见乔於珂,落落大方的和他打起了招呼,虽然他不过她还是喜欢韩云熙那种痴情男子,毕竟传闻他未婚。
乔於珂不太喜欢巧灵儿,没有过多的关注,同乔亦珂简单吃了顿便饭,就早早离席了。
今日开业大吉圆满结束,韩云熙准备好膳食,让无拴扛着匾额去了耿王府。
乔墨儿想到在韩云熙铺子里看到的那个义诊公子司空昌,到现在还是惊魂未定,躲在房间里不出来。
韩云熙来到她门前的时候,也只有月兮姑姑一人守在外面,小庆一直陪乔墨儿坐在房间里。
情深意動:總裁高攀不起 瑢琭0405
“小姐,你没事吧。”
乔墨儿不敢说话,双手哆嗦的厉害,“小庆,我害怕。”
“小姐,没事的,月兮姑姑在外面守着的,不会有事情的。”
小庆抓住乔墨儿的手想让她静下来。
可乔墨儿手劲比小庆手劲儿大多了,即使小庆使出浑身解数,也控制不住乔墨儿。
“韩庄主,请留步。”
月兮姑姑拦住韩云熙,不让他随意进乔墨儿的房间,毕竟女子的闺房,尤为重要。
“月兮姑姑,墨儿是怎么回事?”
“小姐今日不舒服,不方便会客,还请韩庄主改日再来见小姐吧。”
乔墨儿在房间里大哭大闹,甚至还咬了一口小庆。
杀神邪尊
小庆痛哭:“月兮姑姑,快来看看小姐,她好像不是很好。”
韩云熙听见乔墨儿状态不好,让无拴拦住月兮姑姑,立刻奔进房间去看乔墨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