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愛下-第426章 老婆分享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景玉娥若有本事为他报仇自然是好事,景承智有些心累的开口说:“皇姐,我想再睡一会。”
说完人已经闭上了眼睛,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虚弱,虚弱到让景玉娥为他感觉到心疼。
景玉娥眉头紧紧蹙着,这次景承智什么都没有做,可亲王府的人却没有放过他,对他主动出手。
想到此处,景玉娥的仇恨值逐渐攀升,她攥着拳头,看着景承智,安慰道:“母妃被亲王逼死,你我没了母妃,现在只有你我相依为命,可你却被伤成这样,亲王府,与我们不共戴天!”
她仇恨的说完后,站了起来,朝外走去,很快,长公主府的人,便来了,准备带着景承智回去。
段勾琼与邵乐成始终没有出面,去查验两只黄狗情况的医者也回来了。
“长公主,两只狗没有被灌入药物,他们咬人实乃秉性所致,而在郡王的呕吐物里,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药物,郡王前去那地方是自己选择的!”
另外一个人禀报:“那告示牌也是很早之前做出来的,并不是临时伪造。”
听到了一番禀报过后,景玉娥没有揪出可疑之处,她神色凝重,只好先命令下人,将人给带回公主府去养伤。
第二日,景玉宸前去上朝,倪月杉翻了一个身继续睡觉,给了景玉宸一个背影……
景玉宸看着她的背影开口说:“我去上朝,你去相府后,顺便探一探你爹的想法,看他是如何看待倪鸿博受伤这件事情的!”
倪月杉眼睛也没睁,回应:“好。”
“你我今日有事……会晚点回来。”景玉宸叮嘱了一句,倪月杉依旧没犹豫,回了一句:“好。”
之后景玉宸走了,倪月杉也在床榻上,挣扎着起床。
她到了相府,倪高飞也去上朝了,苗媛的房间内,倪月杉走了进去,苗媛刚吃完早饭,倪月杉在一旁坐下:“娘,昨天倪鸿博被带回来,爹是盛怒呢,还是严肃,或者平静?”
昨天的事情,苗媛已经听说,她淡然的回应:“他是在亲王府出事,又不是在太子府,与你无关,就算你爹生气也与你关系不大,可以不管。”
倪月杉坐在椅子上,依旧纠结:“可倪鸿博可能将仇恨记在我身上,到时候让肖楚儿给你治病时,若是故意伤害你,旁人也未必会有所察觉吧?”
“我的身体一直都是肖楚儿接手,我若真有个三长两短,相信这位肖楚儿也难逃干系,放心吧,我会小心!而且我死她也得死,我伤她也得伤啊!”
这是肖楚儿承诺过的!
苗媛现在脸色逐渐红润,没了从前的苍白,而且说话也不气喘和咳嗽,确确实实是身体好了许多。
倪月杉略感欣慰,她站了起来:“如果娘一切都好,那我便去林府了。”
苗媛擦了擦嘴角,开口提示:“等等,倪鸿博现在身边也没个女人伺候,我要给他定个妾或是妻,你可有合适的人选?”
倪月杉眼中闪过意外,知晓身为主母就应当为孩子操持这些……
“我认识的人那么少,自是没有,娘自己衡量?不过娘也可以让府上管家帮忙……”
“嗯,那你去忙吧!”
倪月杉张了张口,有些迟疑,该不该说,倪鸿博或许与肖楚儿有什么?
平静的对话之后,倪月杉离开了。
林府内,倪月杉打算在林府待到晚点再回去,毕竟景玉宸会回去比较晚。
等天色逐渐擦黑,倪月杉才起身准备离开,林品儿叮嘱倪月杉回去小心一点。
倪月杉回到了太子府后,询问下人,景玉宸可回来了,但下人回应说还没有。
倪月杉眼里闪过讶异,还没有么……
她先去洗澡,然后准备回房间歇息,门口并未站着下人,而房间里面也黑漆漆的没有点蜡烛。
倪月杉眼里闪过意外,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但让她意外的是,原本漆黑的房屋,此时却渐渐亮起一点点的小萤光……
优美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426章 老婆讀書
荧光渐渐分散在整个漆黑的屋内,倪月杉错愕之后,双手环胸的看着,这是谁抓的萤火虫?
这是在玩浪漫?
倪月杉只觉得嘴角一抽,嗯……很俗套,但好歹景玉宸是有心了。
他离开太子府就为了搜集萤火虫……
“你往前走!”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倪月杉眼里闪过意外,但她并未拒绝,朝前迈开步子。
虽然房间内有数不清的萤火虫在,但视线依旧无法清明,所以她并看不清楚眼前的路,她朝前小心迈开了两步,感受到脚下一片柔软,在对面的位置有香气迎面扑来。
之后一根蜡烛被点亮,视线恢复了些许清明。
倪月杉这才看清楚四周的环境。
她的脚下是铺垫而起的青草,没错是那种绿化专用,带着泥土可直接种植的青草。
房间内的家具基本都被搬空,地面上有青草、有芬芳野花,四周飞着萤火虫,闪烁着光芒。
四面墙壁悬挂着蓝天白云的画卷,而在草地上竟是还放着两只小兔子,一跳一跳。
景玉宸穿着暗红的衣袍,面容邪魅,凤眸狭长,墨发用玉冠束着,此时他手中捧着一束花,朝她缓步走来。
邪肆卓然的风华气度,勾着一抹温柔的笑容,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倪月杉莫名心脏狂跳了几下。
他将手中花朝倪月杉送来:“鲜花配美人,送你的!”
倪月杉愕然的看着他,久久难以回过神来,之后低低笑了起来:“不是吧,你哄女孩子的手段就是这样的?”
景玉宸微微蹙着眉:“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你想带我去看美景,也没必要……在屋里看吧?可以带我出去啊?”
倪月杉奇怪的看着景玉宸,然后伸手接过他手中的花来。
景玉宸无奈叹息:“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我脱不开身啊!”
身为太子,岂能为了讨一个女人开心,而去外面游山玩水呢?
倪月杉嘟囔起了嘴巴,“虽然有点尬,但看在你的心意份上,我勉勉强强给你打个九分吧,剩下的一分不给你,怕你骄傲!”
景玉宸勾唇笑了:“那,你不生气了吧?”
倪月杉错愕不已的看着他:“我为何要生气呢?”
“我看你最近情绪很不对啊?”景玉宸狐疑的看着怀中的倪月杉,端详着她的面容,看她究竟是否是在嘴硬。
倪月杉白了景玉宸一眼:“人家就是想要多一点关爱嘛,与生气无关啊。”
景玉宸咳嗽一声:“关爱?父亲疼爱女儿的那种?”
景玉宸这句话一出,倪月杉立即回他一个超级大白眼,景玉宸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将脸朝她脖子里埋去:“好香啊。”
倪月杉嘴角一抽:“洗了澡,自然香……”
她话不过刚说完,景玉宸便将她打横抱起了,倪月杉惊呼一声:“干什么?”
“已经入夜了,自然要与你一起歇息啊!”
倪月杉汗颜的看着他:“我自己会走路!”
“不,出于为父对你的关爱,不应当要你亲自走路。”
倪月杉:“……”
房间内室,并没有改变任何装饰,依旧是他们的温馨卧房,倪月杉眼中噙着笑,开口询问:“你想跟我玩父女扮演?你的口味好重啊!”
“为了让美女开心,我怎么样都行!”
倪月杉嘴角抽搐,这人真是说话越来越皮了。
见倪月杉沉默,景玉宸凑近了倪月杉,低声开口:“闭上眼睛。”
此话像极了魅惑,倪月杉不知道他要耍什么花样,但,勉强配合一下,闭上了眼睛。
等二人到了房间后,景玉宸将倪月杉放下,对她再次柔声开口:“好了,睁开吧。”
倪月杉缓缓睁开了眼睛,她所看见的,是一处新房,四处鲜红欲滴,从前觉得喜庆,可倪月杉只觉得太过鲜红,有些瘆得慌。
地面的鲜红花瓣散落开去,形成了一片花海,不得不说,此处漂亮极了……
倪月杉略感意外,景玉宸蹲下身,给她褪掉鞋子,让她踩在柔软芬芳的花瓣上,对她歉疚道:“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没有顾忌你的感受,让你觉得被冷落了,实在是对不起了。”
此时的景玉宸眸光太过温柔,脸上的歉疚也是真的,倪月杉笑着问:“你觉得这样弥补我就够了?”
景玉宸没想到倪月杉还故意刁难?
虽然意外,却还是极有耐心和倪月杉慢慢道:“那我应当继续如何做?”
“偶尔讨我欢心就成了!”
倪月杉笑着看他,哪里舍得真的刁难,不过是想多要一点关注而已
“唉,女人就是麻烦,知晓了,知晓了。”
语气听起来颇为无奈,看眼神却满是宠溺,倪月杉心满意足,勾起他的脖子,对着他的脸颊便是亲了一口:“老公真好。”
“什么老公?”景玉宸狐疑的看着倪月杉。
“我对你独有的称呼。”
景玉宸轻笑一声,满脸皆是喜色:“那,我也要给你一个独有称呼。”
“老婆!”
“什么?”
“老婆,就叫老婆。”
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只要是独有的称呼,景玉宸是喜爱的。
“好!”
“叫声来听听?”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426章 老婆推薦
景玉宸沉默了一下,然后倪月杉开始摇晃他的手臂,撒娇,景玉宸这才开口:“老婆。”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407章 洞察一切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皇帝当初答应的十分爽快,但现在竟然又这般推诿,段勾琼只觉得想笑。
她看着皇帝,叹息一声:“郡王如果亲口承认作数么?”
“那是自然!”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407章 洞察一切熱推
皇帝回应了一句,让段勾琼依旧不满意,总觉得皇帝在敷衍人。
她开口:“稍后,我会将人送到宫里来!”
段勾琼说完,转身朝外走去。
皇帝看着段勾琼离开的身影,眉头紧紧的蹙着。
景承智亲口招认,表明他被用刑了?
等皇帝看见景承智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意外,因为景承智除了被捆绑和堵住了嘴巴以外,并没有伤口。
皇帝坐的远也看不清楚此时的景承智,他开口:“将他嘴里的塞布拿下。”
段勾琼亲自上前将塞布拿下,景承智嘴巴得到了自由,立即打了一个喷嚏。
在野外冻了一夜,冷,浑身都冷……
段勾琼看着皇帝,主动交代道:“因为怀疑郡王有问题,所以将人掳走了,果然经不住吓,很怂的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并且还想反咬皇上和皇贵妃!”
听到反咬二字,皇帝的神色果然变了,他饶有兴致的看着景承智:“你反咬?”
简单的三个字带着一种威严,让景承智忍不住抖了抖,他没有想到,会有被抓到皇帝面前,被质问的一天。
他有点想哭……
“父皇,儿臣,儿臣只是为了权宜之计,所以才故意那样说的,为的就是让公主和郡王可以放了儿臣!儿臣为了活命啊!他们想杀人灭口!”
见景承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模样,段勾琼眼里只有讥诮:“你还能再装一点么?若想杀人灭口,干嘛还将你带回来,直接杀了不好吗?”
景承智冷哼一声:“你们想让我身败名裂,所以才留我活口!”
皇帝看着二人争吵,有些头疼,最终他冷声道:“传亲王!”
很快,邵乐成被带了过来,他看着景承智时并不意外,规规矩矩的下跪行礼。
段勾琼主动开口道:“亲王,你说说,郡王是不是主动承认他派刺客杀你我?”
邵乐成神色平静,淡淡的回应:“是。”
“那是你恐吓我,不然我才不会承认!”
景承智换了一个环境,便这般死不承认,让段勾琼有些抓狂。
“皇上,郡王不仅仅心肠歹毒,还死不要脸!不过本公主查到了本公主所受伤口,贼人使用的兵器!那长剑的拥有者,是御林军的一员,皇上御林军归你管辖,这人是你派的呢,还是郡王?”
御林军是皇帝的队伍,若是御林军有罪,那么皇帝也难逃干系。
曾有护卫过来与皇帝说过,段勾琼查到了证据,问他要不要拦截消息,但他没有想到,作案之人会是御林军的人。
如果真是御林军的人,除了他谁还能调遣?
皇帝攥着拳,眯着眼睛看着景承智,显然在等景承智解释呢?
当时那位御林军的人是景承智刻意安排,让段勾琼误会皇帝的,但没有想到竟然成了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有口皆碑的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407章 洞察一切閲讀
他跪在地上,眉头紧紧的锁着,心里有些着急:“儿臣不知。”
“好个不知,朕如此信任你,你竟勾结御林军的人,刺杀亲王!”
皇帝也想不出来除了景承智还有谁会调动御林军刺杀邵乐成,所以皇帝此刻已经认定是他了。
皇帝声音威严,显然已经是动怒了。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笔趣-第407章 洞察一切讀書
景承智瑟缩在地,求饶:“父皇,儿臣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段勾琼开口提示说:“皇上,当初这位郡王还去驿站寻过我呢,他告诉本公主,那刺客是你派的!连自己的父皇都要陷害,啧啧。”
段勾琼一副嫌弃的表情看着景承智,然后又看向邵乐成:“还是亲王比较好!”
即便段勾琼夸赞了他,但邵乐成没有半点的欣喜之色,只冷漠的站在原地,眉头紧紧蹙着。
皇帝神色凝重,开口:“公主,请你给朕一点时间,朕想与郡王单独谈谈。”
段勾琼有些犹豫,但还是点头答应了:“成!”
邵乐成和段勾琼朝外走去,段勾琼跟上了邵乐成,主动上前搭话:“亲王,对不住了,误会了你,还到亲王府大闹一场,那个侧妃真的与你没有半点干系?”
邵乐成皱着眉,神色严肃的看着段勾琼,回应:“无可奉告!”
他的态度冷漠,不愿意多说,让段勾琼脸上的笑容有些凝固,她讶异的看着邵乐成走开,怎么对她这么冷?
目前还在生气?
段勾琼快步跟上,不依不饶:“是我不对,我不是失忆了吗?我错了还不成吗?”
但邵乐成神色依旧冷漠,并不愿意与段勾琼多说。
“公主,做什么事情都是理所应当,岂会有错?”
一句话,说的很是随性却也无比的伤人。
他走的飞快,不愿意让段勾琼再跟上。
段勾琼张口想叫住他,但最终还是闭嘴了。
邵乐成觉得,段勾琼留在闲常必然会有危险,倒不如回到苍烈,依旧是被人捧在手心中的公主,只会备受宠爱和敬重,不会有人想着谋害她,算计她。
所以他打算放手了!
段勾琼挫败的看着邵乐成离开,她决定去找倪月杉,因为倪月杉和邵乐成的关系貌似不错,找倪月杉可以帮助她出主意?
南书房内,邵乐成二人走后,景承智感受到来自皇帝视线的威压,他有些害怕的瑟瑟发抖着,生怕皇帝突然发怒……
四周很静,静到落针可闻,明明天气有些凉,可他却满头的大汗。
看着景承智跪在地上不断的擦汗,过了许久,皇帝才森严的开口:“公主所说,可都属实?”
景承智咽了咽口水,有些害怕:“不,不全属实。”
皇帝冷笑一声:“你是想说,是你母妃让你做的吧?”
景承智讶异的抬首看向皇帝,没想到皇帝竟然什么都知道。
“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何你母妃非得杀了亲王?”
景承智心里确实是有这个疑惑,可偏偏,他猜测不透。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345章 愛我就爲我死閲讀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在景玉宸迟疑的目光中,段勾琼对景玉宸狠狠的挤眼睛。
说好的,要配合她演戏给使臣们看啊!
段勾琼见景玉宸没有反应,无奈的叹息一声,将腰带直接塞入景玉宸的手中,然后转身离开。
有人不放心的赶紧去搀扶段勾琼:“勾琼公主你行的慢一点,小心会摔倒……”
使臣捋着胡须,低低笑了起来:“好啊,这姻缘好啊!”
景玉宸收下腰带,代表明白段勾琼的心意,而且心意和段勾琼也一样……
景玉宸转眸朝一个方向看去,如果没有看错的话,是有人故意让段勾琼的马儿受惊的!
二人相继回了二皇子府上后,景玉宸去找了段勾琼:“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段勾琼还在拉着倪月杉说马场上的事情,景玉宸从外面回来,便问这种奇怪的问题,段勾琼白了他一眼:“不是说了今日的一切均为演戏!”
“如果你是为了演戏,为何买通人,让他故意伤了马儿,好让你坠马儿?”
段勾琼无奈的打着哈欠,“不过是为了演戏演的逼真一点而已,二皇子,本公主都不怕没了清誉,你怕什么?”
“本皇子怕的自然是,你和我骑虎难下!”
景玉宸神色严肃,可没有半点要玩闹的意思。
段勾琼愕然:“本公主办事,自然是因为本公主自信,你放心吧,你担忧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你的妻子将会是月杉姐姐。”
段勾琼的目光落在倪月杉的身上,倪月杉看着段勾琼,只觉得段勾琼好似并非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直爽。
景玉宸好似一点都不开心,他将收到的腰带丢给了段勾琼,一脸的嫌弃:“本皇子不想再有下次这种陪你演戏的情况!”
“好,没有下次了。”段勾琼一副非常知足满意的表情,乖乖的将腰带给收了。
当晚,段勾琼回了皇宫,倪月杉留在二皇子府上。
倪月杉看的出来景玉宸好似被膈应了,心情很不好……
皇宫内。
段勾琼见到了使臣后,使臣有些兴奋的说:“公主,没有想到你和二皇子的感情进展这么迅速,你什么时候学会了绣腰带?”
段勾琼哼了一声:“当然不是我绣的,不过收腰带的人是二皇子就够了。”
使臣也没有与段勾琼多纠结这个,“你说的对,只要收腰带的人是二皇子就够了,只要你能做了二皇子的正妃,也就不枉我们来了闲常一趟。”
段勾琼手指缠绕着发辫,“那,我希望使臣大人帮我查一个人。”
使臣奇怪的看着段勾琼,段勾琼开口提示:“这个人……是二皇子的朋友,但好想对二皇子又存在什么阴谋,他叫邵乐成。”
段勾琼送给景玉宸一条腰带虽然是小事,但传到景承智的耳中,却使他变得暴躁。
他将房间里面能砸的东西全给砸了,这时,下人过来小声的开口提示:“四皇子,长公主求见。”
景承智皱着眉,脸上是未曾消散下去的愠怒,他双眼通红,气的迈开步子前去见面了。
景玉娥此时坐在客厅,正端庄的坐着,手中端着茶盏,优雅的品着茶,看上去悠然自得,没有半点的着急。
景承智有些奇怪的看着她,“皇姐,你怎么好似并不着急?”
景玉娥看了景承智一眼:“有什么好着急的,不过是一条腰带而已,我们有的是机会!”
景承智的双眼立即是一亮:“皇姐,你有什么好主意?”
“现在你明显处于劣势,他景玉宸只要迎娶了勾琼公主,储君之位就铁定是他的了!”
“但咱们可以扭转局面!”
景承智期待的看着景玉娥,想着让景玉娥告知他,究竟如何做可以扭转局面?
“首先,杨婉清,是个罪人,你是保不住的,与其留着她,让父皇降罪处置,倒不如主动将她处死。”
景承智沉默着没有说话,景玉娥继续道:“其次,景玉宸那么喜欢那位倪月杉,又岂会轻易的放弃倪月杉?倪月杉就算死了,只要他心里还在乎倪月杉这一点,便是我们利用的地方!”
景玉娥将思路与他说了,景承智沉默过后,询问:“皇姐,你想让我将杨婉清如何?”
“杨家也知道杨婉清已经无药可救,所以你将她……亲自处死,将来不会降罪给四皇子府,她死了,杨家也不会因此被连累!”
景承智有些诧异,久久没有吭声。
景玉娥站了起来:“四弟,你是个聪明人,能对自己好,就不要为别人着想了!”
景玉娥没打算多劝,说了她想说的话,便走了。
景承智久久才回过神来,抬步朝一个方向走去。
房间内,杨婉清还再床榻上躺着养身体,听到开门的声音,扭头看了过去,发现是景承智,她想着赶紧坐起来。
景承智却开口阻止道:“躺着吧。”
声音淡淡的,但是他会来,杨婉清已经很惊喜了。
“你觉得身体如何?”景承智坐在杨婉清的身边,看着她。
杨婉清很是虚弱的开口说:“多谢四皇子担心,只是,婉清做了那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你可怨婉清?”
景承智摇着头:“你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我又岂会怨恨你,只是……”
杨婉清疑惑的看着景承智,她轻轻咳嗽了两声,“四皇子想说什么在婉清这里不需要顾忌的。”
“只是,你也知道你所犯的事情,没有可能被饶恕,所以我没有办法救你,你可恨我无能?”
杨婉清脸色一白,泪水开始狂涌而出,她唇瓣颤抖,显然因为这句话,是真的害怕了。
景承智叹息一声:“我无用,不仅保不下你,我还……还要被废……”
杨婉清激动地坐了起来,扯动了伤口渗出了血液,也没有去管。
她忍着剧痛:“那怎么办?皇贵妃呢?还有长公主,难道他们也无计可施吗?”
景承智点了点头:“无计……”
杨婉清脸色发白的,坐在床榻上,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能崩溃的开始大哭。
景承智在一旁开口安慰:“不要太伤心难过了,我们一起死。”
“被赐了死罪?”
杨婉清全身都开始颤抖,景承智抱着杨婉清一副痛惜的表情,但还是回应了一声:“这是最坏的打算。”
杨婉清开始在他的怀中放声大哭:“对不起了,四皇子,是我无能,我害了你……”
景承智叹息一声,在她额头印上一吻,并温柔的开口问:“你可不可以,给你们杨家写一份遗书?让杨家的人不要将你的死,记恨在我母妃和皇姐的身上?”
杨婉清在景承智的怀里身子怔了怔,对死亡甚是恐惧。
“好。”
杨婉清按照景承智的意思,写了一封遗书,景承智长叹一声,一脸的惆怅。
“我去处理府上的后事了,你……好好养着。”
景承智起身离开,杨婉清只觉得狐疑,她伸手拽住了景承智的手臂:“为何,为何要连你也一并?”
景承智的脚步顿住:“因为田家!”
杨婉清的手缓缓松开,心如同死灰一般。
景承智抬步走后,杨婉清的房间里出现了两个丫鬟,丫鬟在杨婉清的房间点燃了熏香,杨婉清瑟缩在床边发呆,听到了动静也没有半点反应。
直到最后,杨婉清昏昏欲睡,景承智缓步走到了房间,看着半昏迷的杨婉清,开口:“你也别怪我,你愿意为我冒险,我现在就算让你死,你也不会怨我吧?”
他说完后,亲自给杨婉清系上白绫……
*
入夜后,邵乐成从外回到家中,他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在房间里环视了一圈,看见在靠窗户的位置,坐着一个人,此时正托着腮,看着他。
因为屋内视线昏暗,邵乐成看不清楚来人是谁,没察觉到杀气,他只是手中抓着飞镖,但没有射出,他质问道:“你是谁?”
黑暗中,女子吹亮了手中的火折子,将容貌给照亮了。
邵乐成原本皱着的眉,皱的更加的深了。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因为我调查了你啊。”段勾琼在座位上,缓缓站了起来,看着他,嘴角勾着一抹笑,朝着他缓缓的逼近。
“你调查我做什么?”邵乐成戒备的看着段勾琼,她来,目的铁定不纯。
“……调查你,才好,知道你是谁,说,你当初为什么绑架我?”段勾琼话锋一转,变得无比锐利。
邵乐成诧异的看着面前少女,没有想到她竟是知道。
“为了郡主。”
邵乐成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倒水喝。
“拿我威胁景玉宸,让他放郡主?”
“聪明。”邵乐成丝毫不纠结的回应。
段勾琼叹息一声:“竟是如此……”
她在邵乐成的身边坐下来,看着少邵乐成嘴角微微扬着:“你伤害过本公主,你就不怕本公主对你如何?”
“公主有话不妨直说,不要拐弯抹角!”
若是想报仇,他在走进来的那一刻,或许已经身首异处了!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14章 祕密在盒中相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卫清秋下了马车,朝凉亭走去,此时凉亭内,一个男子负手而立,从背影上看去,倒似个身材修长的年轻男人。
她站在几步开外的位置,对男子福了福身,柔声询问:“这位兄弟,我是尚书府的大夫人,是来赴约,听你告诉我真相的!”
对方明知有人来,却没有转过身看向来人,他依旧负手而立,背对着她。
“尚书夫人愿意前来赴约,诚心我已经看见了,当日令公子被谋害,我虽未出手相救,可若是不告知夫人真相,小人寝食难安。”
卫清秋着急的询问:“那,害我儿子的人究竟是谁?”
“尚书夫人可做好心里准备了?”
卫清秋用力点头:“做好准备了,小兄弟,你快说,是谁害死的我儿子?”
“当今四皇子!景承智!”
对方无比坚定的吐出一句话,让卫清秋一脸诧异,她看向身后的方向,在那里,景承智此时就在她的车上。
卫清秋低垂下头,皱着眉,“你可有证据?”
对方缓缓转过身来,看向卫清秋。
卫清秋看着面前的人有些讶异,“为何,我觉得你如此眼熟?”
马车上,景承智听见对方说凶手是他时,已经差点冲出去了,现在卫清秋又说那男子眼熟,他再也安奈不住,掀开一部分帘子,朝凉亭处看去。
视线不明,凉亭里面的人究竟是谁,也看的模糊,可那身影确实熟悉至极……
2
“尚书夫人,凶手是谁,我已经告知你了,你不相信也没有关系,拿着这个木盒回去交给尚书大人,他看了后必然会相信我。”
“钥匙已送往尚书府,你走吧!今后永不再见!”
他从凉亭反方向离开,卫清秋想拦下他,但最终只是看了看手中的木盒放弃了。
優秀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ptt-第314章 祕密在盒中熱推
她转身走向马车,马车上,景承智还在静静的坐着,看着她的神色平静。
卫清秋质疑的看着他,“刚刚四皇子可听见了那人的话?”
“嗯,他说凶手是本皇子,怎么,尚书夫人相信了?”
卫清秋看了眼手中被上锁的木盒子,最终摇摇头:“目前还不相信!”
景承智目光落在盒子上,笑着问:“尚书夫人何不如现在就将盒子打开,也好还本皇子一个清白?”
卫清秋面露难色:“盒子上了锁,对方说,钥匙以及送往尚书了,还说老爷打开后便会相信他的话。”
“我觉得这不过是装神弄鬼,不能信的!”
景承智目光定定的看着她,嘴角扬起一抹笑来。
“本皇子觉得很委屈,现在就想看了,尚书夫人,可否允许本皇子将这个盒子强行打开?”
卫清秋迟疑的看着景承智:“若是四皇子实在好奇,不如,随我一同前去尚书府,用钥匙打开,到时候也好当着老爷的面,解释清楚。”
景承智目光凉凉的看着她,没有再说话,卫清秋对外面的小厮命令道:“走,回府!”
车夫驱动了马儿,马车摇摇晃晃的开始行走,景承智思忖了一会,才询问:“尚书夫人,可觉得凉亭那人看上去很眼熟?”
“是,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你距离他近,视线一定好,你仔细想想!”
景承智满脸期待的看着她,想弄明白那人的身份,他看着眼熟,莫非是他身边的人?
而那盒子……
卫清秋摇头,一副完全想不出来,头疼的表情。
四处的路段皆是荒草,而此处偏僻,路上无一行人,月光惨淡,星星更是瞧不见一颗,二人坐在马车中,如此过了许久,也不知行了多长的路,景承智睁开闭上的眼睛,突然掐住了卫清秋的脖子。
卫清秋原本在伸手抚摸木盒子表面,被景承智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她瞠目结舌的看着景承智。
“你,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现在就查看查看真相!”
他面上的温和不复存在,有的只是狠厉。
卫清秋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用力的去掰他的手,在外面的车夫听见了异动,掀开了帘子赶紧问:“夫人怎么了?”
在看见景承智在对卫清秋不利,车夫立即冲了进去。
景承智化出一掌朝车夫劈去,车夫痛呼一声继续与他决斗。
卫清秋得到了自由,开始用力的咳嗽,等缓过气来,她看着景承智,愤怒道:“看来四皇子是心虚了,凶手真的是你!”
景承智与车夫打斗,没空搭理卫清秋,卫清秋朝着马车外面跳了下去。
她栽倒在地,迅速爬起来,而在后面跟着的景承智车夫,见情况好似不对,立即加快了马车速度去追赶前方马车。
没了人驱动的马儿,渐渐慢了下来,到了最后,到旁边开始吃草。
卫清秋护着手中的盒子逃的飞快,在后方马车里,景承智跳下了扯,朝卫清秋扬声道:“尚书夫人,想逃哪里去?何不满足满足我的好奇心。”
他嘴角噙着笑容,虽然走的不快,可每一下步子都迈的极其大,卫清秋仓皇逃跑,之后不争气的摔倒在地。
她回头看向景承智,景承智已经是在近跟前了。
幽暗的月光下,景承智的身影被拉长投射在地上,罩在卫清秋的身上,他每每走一步,路上的石子便在寂静的地面上纱纱作响。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伸出手:“拿来!”
卫清秋跌坐在地上,目光畏惧的看着他:“你,你为何要这样做,你真是凶手?我儿子与你有什么仇怨,你为何要害我儿子!”
她不停的叫嚣着,愤怒着。
景承智只轻蔑的看着她,自己弯下身子夺走她手中的木盒子。
他轻笑一声,端详着手中的盒子:“故弄玄虚的东西!”
他稍一用力,手中的盒子便裂开了,他将盒子打开,可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景承智还在诧异,在草丛之中,一阵异常响动,有人在里面冲了出来,迅速将景承智包围起来。
景承智看到这一刻,感觉到他上当了!
景承智脸色铁青,看着在官兵身后,缓步走出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