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三百一十六章 倒打一耙分享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东面的蛮岩部族人数不多。
因为大部分人,都跑去北南西三面救火迎敌。
以至于两千重甲骑兵,在东面横行无忌,无可抵挡之兵。
铁蹄践踏的也是普通的蛮岩之人。
李易挥动唐刀,斩杀东面最后一个持刀的蛮岩武士。
放眼四周,全是一些老幼妇孺。
但是这些老幼妇孺,虽然眼眸皆有恐惧之色。
可面对重甲骑兵,他们依旧手持棍棒等器具,迎着重甲骑兵冲去。
他们似乎想用命拖住重甲骑兵,等待部族武士的回援。
李易见此,收回目光,大声高喝道,“重甲骑兵听令,收枪,出盾!”
“得令!”
哗!
重甲骑兵齐齐收回长枪,将巨盾挡在身前,继续向前踏进。
“吾之所向,落盾!”李易策动战马向前,再次大喝。
“得令!”
“奉大将军之令,马之所向,落盾!”
重甲骑兵怒喝。
举起巨盾,砸向身边挡路的蛮岩部族之人。
“啊,我的手……”
“挡住,现在大唐重甲不敢杀人,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该死,根本就破不了大唐重甲!”
“挡住他们,为我族武士争取时间!”
“……”
受到重甲骑兵的巨盾砸击,蛮岩部族的老幼妇孺,顿时被砸的断手断骨,头破血流。
发出凄厉的惨叫。
但这还是重甲骑兵手下留情之故,不然以几十斤重的巨盾,加之重甲骑兵的砸击巨力。
这些挡路的蛮岩老幼妇孺,岂能活命?
可是在面对重甲骑兵的手下留情,蛮岩的老幼妇孺却并不领情,狰狞着面容,继续阻挡重甲骑兵前进的方向。
甚至捡起地上散落的弯刀,砍在重甲骑兵身上,以此想要破开重甲骑兵的甲胄,从而杀死重甲骑兵。
见到这一幕。
李易眼眸变得冷冽了起来,冷声大喝道,“重甲骑兵听令,全力以赴,杀!”
本不想大开杀戒的李易,见到蛮岩部族之人,不识好歹,泼皮凶悍,那就不能怪他心狠。
这种时候,唯有无情的杀戮,才能镇住他们,才能让他们彻底的害怕,以减少蛮岩部族之人的死伤。
“得令!”
重甲骑兵齐喝,铁面下的眼眸开始变得赤红,口中怒吒。再一次举盾砸向身边,已经疯狂的蛮岩部族之人。
顿时,血液飞溅,蛮岩部族之人,已不再是头破血流,断手断骨。而是彻底的爆头,整个人被砸入身下的草地,入土三分。
生机全无。
血腥无比。
瞬间,让蛮岩部族之人,当场就呆愣住。
他们认为不敢杀戮弱小的大唐重甲,居然毫不留情的开始杀伐。
此刻,他们才发现自己似乎是想错了。
开始纷纷退离重甲骑兵的身边,不敢上前。
“蛮岩部族之人听着,胆敢阻拦本将重甲踏进,休怪本将杀无赦!”目视退离的蛮岩之人,李易冷漠的喝道。
“大唐将军,我蛮岩部族并未招惹你们,你们为何要马踏我蛮岩部族,掀起杀戮。”
李易的话,让蛮岩部族之人心颤,其中有一名老者,鼓足勇气,踏步出来,对着李易喝声斥问。
闻言,李易眼眸微眯,反问道,“尔等可知突厥侵袭我大唐北庭?!”
“啊这……”一言就让问话的老者语塞。
但想想还是硬声道,“那是我突厥可汗发动的侵袭,我蛮岩部族并未出兵,不关我蛮岩部族之事。”
“那本将再问你。”李易嗤笑道,“既然侵袭我大唐,那关我大唐子民何事,那又为何要杀我边疆的大唐子民?!”
“这……”老者再一次语塞。
不待他开口,李易却再次喝问道,“本将再问你,你蛮岩部族可杀过我大唐子民,可奴役过我大唐子民,可抢掠过我大唐子民!”
这三问一出。
老者的面容,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他无法回答李易的话。
他们蛮岩部族,皆有杀烧抢掠过大唐人。
“所以,你不觉得你的话,十分的无知与可笑吗?!”
李易冷声哼道,“你在这里倒打一耙,只会本将对你蛮岩部族厌恶。本将不屠灭尔等,只因本将不同于你们突厥人,本将尚有一丝人性,否则你认为你还能在此与本将言语?”
“但尔等就不要认为,本将的人性就是仁慈,从而来挑衅本将,否则休怪本将无情!”
“尔等也庆幸这次是本将征伐突厥,而不是让本将麾下人屠来此。”
“他若来,尔等皆会被坑杀!”
说完,李易策马向蛮岩部族中心奔走去,不在理会这些让他厌恶的人。
重甲骑兵见此,收盾持枪,双眸赤红的盯看一眼蛮岩之人,纷纷跟随其后。
“我们终究是错了啊。”老者看着掠过身旁的重甲骑兵,面容悲凉的哀叹。
觉得他们蛮岩部族,有一种坐井观天之感。
太自认为突厥强大无比,大唐不敢兴兵来犯进突厥,只有他们突厥掠夺大唐。
以至于他们变得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而在李易的杀伐果断,让老者彻底的清醒,不是大唐不敢,是大唐不想兴兵,劳民伤财。
做人做事,以和为贵。
这在大唐三番五次派遣使者,在突厥设置都护府,给予突厥物资之中,可以看出。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可愛嫩哈哥-第三百一十六章 倒打一耙鑒賞
却没有想到,不久之前的王庭政变,使得新任可汗,兴兵入侵大唐北庭。
这之中,以老者的岁数,所经历的事情,他能猜出是王庭神教,在背后挑起的这一切。
也许各大突厥部族都能看透,却装作看不透。
因为他们有野心,还有贪欲。
“都在此等候吧,别去部族中心。”老者回身对着眼前的老幼妇孺,有气无力的说道。
“族老,我们……”剩余蛮岩男子,出声欲言又止。
“你们去了只会送死。”老者提气沉声的说道,“那位白发将军,不是灭族之相,我蛮岩部族有人就有希望。”
“我们听族老的。”蛮岩部族的老幼妇孺点头,开始收整满地的尸骨,内心惶恐。
却不知这时的部族中间,自家的首领正在卑躬屈膝,向着一名年轻的突厥男子哀求。
“铁勒族子,请救我们蛮岩部族一命啊。”
“只要铁勒族子救得我族人,我蛮岩部族,愿为族子附属部族,全族效忠族子一人。”
可他口中的铁勒族子,却不为所动,怀抱美女,挥舞其手,桀骜的说道,“你去向大唐将卒吼话,就说我铁勒族子在此,不想得罪我铁勒九部,立即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