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7116精品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秋來2-第0608章 看你心誠不誠-y881c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周鲂本以为被少将军亲自拐回来的陆逊,会得到重用。
结果就扔在那里当县令,就算他怠政,少将军也未曾责备他。
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似的,这就让周鲂很是奇怪。
“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也该让他好好处理政务了。”
关平对待陆逊的问题上,并没有太过在意。
管他认不认真干活,只要不在孙权麾下就行。
到时候会有人收拾他的懒政行为,自己只管挖墙脚,可没说要管培养他。
收服人心的事情交给自家扛把子,这才是他所擅长的事情。
关平站起身来,做了几个扩胸运动,带着人往外走去。
他需要好好思索一番接下来的思路,赌坊已经步入正轨了,唯一需要防范的便是孙权的报复。
“平哥,你做什么去?”糜威喊了一声。
“如今百姓正在耕种,我去外面瞧瞧。”关平摆摆手。
“我也去。”
糜威嘴上说着嫌弃蚩尤血,吃腻味了。
可他依旧是把杯子里的淡盐水一饮而尽。
赌坊并没有设立在醴陵县城内,这里不过是低矮的土城墙。
属于新建之地,距离河岸算不上太远。
在往远处望去,皆是稻田。
冬谷或尽,麦稻未熟,属于青黄不接的月份。
大汉政府能够控制住县一级,但最基础的乃是乡里。
乡级政权,上承县,下治里,对乡内民户实施着直接管理。
凡是户籍、赋税、徭役、教化、选举、治安,无所不管,无所不能。
他们是官府对百姓各项制度与政策的直接管理者。
自古以来皇权不下乡!
刘邦恢复设立乡三老制度,目的是帮助他统治乡里一级。
他们尽管是封建统治的末梢,但是直接构成了对农民的直接统治,可以说遮天蔽日。
乡吏们可以左右赋税,掌握选举。
可以拥有听讼的治安大权,利用三老的职责,故而,他们便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
长安、洛阳的皇帝是好是坏,首先便是通过,百姓身边这些乡里的土皇帝来体现。
就算刘备占据了荆州,可为害一方的乡吏大有人在,他们最惯用的做法是横征暴敛,鱼肉百姓。
连曹操最鼎盛的时候,郡里有人公然对抗委派过来的官吏,这说明是一个普遍现场。
尤其是经济庄园化和人身依附关系加重,乃是与世家共天下的体现。
东汉的皇权与西汉的皇权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乡里的这些土皇帝当习惯了,就算换了新东家,他们很难改过来。
而乡里,便多是宗族的聚集地,想要管理,异常困难。
许多从祖上到玄孙这一支的九族为同宗,聚集在一起,相互扶持。
在东汉后期,不仅举宗而聚普遍存在,在更大的范围内,同姓聚集也大规模出现。
无他,就是为了抱团,能够在乱世当中更好的活下去。
如郡望族姓,汝南袁氏,清河赵氏,琅琊王氏,太原王氏等等,都超出了九族的概念,成为更大范围的宗姓。
刘备对此深有感慨,当初他居住在涿县,特多毛姓,东南西北皆诸毛也,涿县令称:诸毛绕涿居乎?
强宗大姓成为乡里政治的支配力量。
第一,乡管里胥被他们所把持。
第二,在郡县的椽吏中,他们也占有重要位置。
鎮守人間界
第三,乡里的选举,被他们所把持,也就是察举。
一些寒门孤族,根本就没有机会上去,能上去的多是能够代表本宗族利益者。
东汉把地方长官不得在家乡原籍为官,设为法则,但郡县的椽吏未曾有约束。
强宗大姓就可以从上到下,把控乡间。
巔峰狂少
尤其是现在,宗族武装更是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从东汉立国开始,这些人便敢公然与朝廷唱反调,经常驱逐朝廷派来的官员,到了恒灵二帝更是变本加厉。
这些人严重的威胁了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对此,曹老板看的十分清楚。
对于袁氏衰亡,他总结道:“袁氏之治也,使豪强擅恣,亲戚兼并,下民贫弱,代出租赋,衔鬻家财,不足应命。
审配宗族,至乃藏匿罪人,为逋逃主,欲望百姓亲附,甲兵强盛,岂可得邪。”
刘备和曹操发出唯才是举的求贤令,就是避免这些人把控察举制。
给更多的一些入仕无望的寒门子弟一些机会。
关平这个郡守想要收税,还得看这些聚集而居大姓的脸色。
无他,真正的地头蛇是他们。
百姓在乡间劳作,不少人见关平等人手执武器在路旁走,皆是纷纷侧目。
听闻郡守在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醴陵的大姓姓刘,乃是高后时期封长沙相刘越为醴陵侯,这才有的醴陵。
说起来,也算是三兄弟社团扛把子刘备的本家。
总归两家大姓,另一个是袁。
其中代表人物,袁龙在糜威麾下任职。
此人在鲁肃和关羽在益阳对峙后,孙刘两家重新在湘水划分交好,消息未曾有效传达。
只听到关羽领兵前来,袁龙再次反叛江东,响应关羽,守在醴陵,然后被吕岱生擒所杀。
“这一片都是刘家的土地。”
关平站在道路高声问了一句,都是种的水稻。
“回少将军,是的。”糜威身后的袁龙出声应道。
“你是?”
“在下袁龙。”
“我听闻醴陵另一大姓乃是袁氏,可是你的宗族?”
“正是。”袁龙躬身回答。
“这醴陵县,袁家与刘家各占多少土地?”
袁龙想起糜威经常在嘴上念叨关平的名字,听过一些事情,也知道他虽然年少,但也不是个蠢货。
“不敢欺瞒少将军,醴陵过半的土地都是我们两家的。”
“你很诚实。”关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家族当中依附的流民可多?”
“末将倒是不清楚。”
庄园经济体系存在的重要原因,就是大量人口的依附。
没有机器的时代,人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最佳手段。
絕品兵痞
袁龙就算是真的清楚,这种事也不会说。
從鬥羅開始無敵萬界
土地就在那摆着,还有登藉的事情,编造也不好编造,不如坦白。
但是人口这事,那可做的文章就多了。
否则强宗豪右怎么会非常喜欢隐匿人口呢。
“嗯,糜少,可是与你这些手下说过荆楚讲武堂的事情了?”
“平哥放心,早就交代过了。”
糜威瞥了袁龙一眼,今日怎么就不上道呢。
“我要的是政绩,不是什么奉承。”
关平又侧头看向八字胡廖立:“廖主簿,刘家依附的流民之事就交给你去做,袁家的我亲自来沟通。”
“喏。”
廖立在面上可不会公然抵抗关平,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可是这人口,如何能让世家大族给吐出来,显然就是在难为人!
对于这一趟主薄的职责,廖立深知自己绝不能走过场,否则便能被关平给摁死在这。
至于主公所言的职位,怕是遥遥无期。
这件事就算难做,他也得去做一做。
对于廖立,关平觉得该敲打就得敲打,让他在受挫当中找准自己的定位,也不失为一个好同志。
否则想升职,连我这个上官对他都不满意,他还想在自家大伯父那里得到好评价,想的美。
“袁校尉,我们聊聊。”
“莫敢不从。”袁龙走上前去跟在关平身边,两人往一旁走去。
“你说我要给乡间那些寒门子弟一个机会,让他们充任乡间的椽吏,你觉得如何?”
袁龙听完之后,心里有些惊讶,依旧拱手道:“郡守有自行决定的权利,末将不敢说些什么。”
神醫貴女:盛寵七皇妃
“主公发出求贤令,唯才是举,不需要什么察举,我自然要全力配合。”
袁龙明白关平的意思,这样下来,宗族很难在把控乡间以及百姓。
那些寒门子弟得了晋升的途径,定然会向刘豫州表示忠心。
要不是他,这些人依旧是只能被鱼肉的存在。
“你觉得这个赌坊赚钱吗?”
小狐妻 佛佛
“赚钱。”
袁龙也亲自体验了好几把,自然是赚钱的。
“我不缺钱,缺人!”关平掰着手指头数了数:
“我大伯父麾下士卒不多,就是因为人口不多。
若是有人第一个跳出来说要把流民奉献出来,你觉得结果会怎么样?”
魔武橫歌
袁龙的心微微有些激动,郡守这是在提点自己。
临湘县的几家大姓,当初为了讨好关平,争相献出土地和人口,有人就被他推荐到主公身边做事。
这就是应该付出的代价。
“你袁家明面上奉献出的人,我背地里可以按人头给你钱,好好想想,我不会亏待你。”
坑爹萌娃:總裁爸爸糊塗媽咪
关平拍了拍袁龙的肩膀,以示鼓励。
对于关平而言,钱没什么用,反正是从他们世家豪强手里赚来的,然后从他们手里买些东西。
一来一回,关平自己没什么损失,反倒还会大赚特赚。
都占据了荆州,不在是过江龙,关平想要用强硬的法子,在乡间来个大换血,显然是不现实的。
只能用利益交换。
最重要的是,关平需要立一个标杆,榜样!
袁龙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如今刘皇叔新占荆州,正是要好好治理荆州的时候。
他方才以为少将军问他地的事情,是想让他献出一些土地呢。
土地可都是命根子,族中也轻易不会同意的。
没想到少将军根本就不提土地的事,想要人口,用来扩军。
这样可就有操作空间了。
他回去需要跟家族当中的人商量一二。
如今刘皇叔新占荆州,谁都清楚曹操甚至十年内都不会再有南下的力量,关云长又守在襄阳、樊城一带。
再加上刘皇叔很受士人的欢迎,差不多求贤令一出,各郡县的豪强家族和寒门子弟皆是有人去应征。
如此多的人前来投靠,如何能够快速脱颖而出?
袁龙从关平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此事大有可为。
关平的话并没有说的太透,这些世家子弟也不是蠢人一个。
大家谁都有欲望,不过是利益交换罢了。
他觉得他会赚,但我觉得我确是不亏。
双方的利益认知不相同。
袁龙把关平的意思带了回去,族长等人就此展开了讨论。
花钱买官这个套路他们熟悉,但是花人买职位这个买法,他们不熟。
“关太守当真说要给钱?”族长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堂堂一郡太守,说话岂会言而无信。”袁龙积极解释道:
“他派主薄廖立去找刘家,估摸着同是汉室宗亲,他不好太过火。
東唐再續
让咱袁家表面出人,暗地里还得好处,到时候刘家他们看到我们如此做,他们焉能坐得住?
就好比关太守赚的是刘家的人,我们袁家损失的钱财,关太守他悉数奉还!”
“真的是这样?”
族长听完袁龙的解释,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说,关平也应该去找刘家算计袁家啊,毕竟他们才是汉室宗亲。
“不止这样,我们袁家子弟的晋升希望,也变得更多了。”袁龙想了想,直言道:
“族长,上次我与糜威打点过了,他才说荆楚讲武堂的校长乃是刘皇叔。
若是袁家子弟进去了,那以后便是刘皇叔亲传弟子啊!
我虽为校尉,但也只能荫庇一个袁家子弟,而关太守也向糜威透露了一点内幕,我袁家必定要好好抓住!”
袁家族长也记得,上次袁龙他说过,要想家中子弟进入讲武堂。
关太守不要钱,只要人,就是一切都为了他的政绩。
少年人,果然是最希望做出成绩,证明自己是最厉害的那个。
“族长,莫要在犹豫了,招生大权,都攥在关太守的手中。
我们不抓紧为家中子弟弄名额,其余家族会放弃这次机会吗?”
袁龙觉得这波利益交换,非常有利于己方,更加有利于自己。
但想要家中出人,还得要说服族长。
“那一个名额要出多少人啊?”族长摸着花白的胡须问道。
“这倒是没说具体的。”袁龙想了想,便把糜威的话复述道:
“关太守的意思是,想要进来,看你的心诚不诚!”
“嘿。”袁家族长锤了下自己的手掌道:“关平这厮,别看年少,竟然如此狡诈。
给一千老弱跟一千精壮,那心诚的态度,能一样吗?”
袁龙点点头,偏偏此事,为了自家利益,他们没法子跟刘家联合起来一起商量怎么对付关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