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u2c9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這個刺客有毛病討論-第一百七十七章 見面展示-n0vhd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方别回头看了一眼黄昏的天幕。
仲基歐巴,快到碗裏來
然后又看了一眼眼前的人。
“秦会不会在今天动手?”方别问道。
重炮狙 聽竹夜
“你在开什么玩笑?”殷夜笑着说道。
“我也很希望我开的是玩笑。”方别叹了口气:“但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开心的事情就是你明明知道有人帮你策划好了线路,你还要必须强迫着自己按照别人计划的线路前进。”
“你也可以掀翻棋盘啊。”殷夜笑着说道。
殷夜笑起来很好看。
“掀不动。”方别静静说道:“萍姐是不会放弃蜂后的,所以我只能跟着她一路走下去。”
“直到看着秦将整个棋盘彻底掀掉。”
“我很想知道,如果那个人看到现在的局面,究竟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懂。”殷夜静静说道。
两个人在房檐上说话。
“老实说,你很容易被人打死的。”方别看着殷夜说道。
隨身一個迷霧世界
“我感觉很容易被人打死的是你才对,如果你没有那么怕死又没有那么强的话。”殷夜叹了口气:“现在我就冒昧问你一句,你究竟是怎么变得那么厉害的?”
紫氣浩然 仙人
“咱们两个也算是一起长大的,何萍能教给你的东西也没有这么厉害吧。”
鐵血女人:杠上盛世太子爺
六道至尊
“因为我比较聪明好学。”方别笑着说道:“也不像你,只愿意把一份的精力放在武功上面。”
“不说就算了。”殷夜鼓了鼓嘴巴:“还有,我真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收留薛铃。”
“你该知道她究竟是一个多么大的麻烦。”
“我也没有想到你们竟然会让薛铃来到我身边。”方别看着前方说道:“其实当时我也没有想清楚就让她留了下来。”
“薛平那么强大的男人,竟然有这么一个女儿,让人始终是想不到的事情。”
“还行,我感觉你把她调教的很好了。”殷夜笑了笑说道。
“不要随便用调教这个词,会让人误解的。”方别淡淡说道:“其实也有她很愿意努力的缘故。”
“如果哪一天我不在她身边了,至少她能够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
“难道你对她没有意思吗?”殷夜问道。
“我很喜欢她啊,如果不喜欢的话,我当初也不会把她留下来。”方别扭头看着殷夜:“但是就像我也挺喜欢你一样,我不是也没有把你怎么样了。”
“我是真的没有感觉你很喜欢我。”殷夜看着方别:“我只是单纯感觉你是个胆小鬼而已。”
“喜欢就意味着弱点,我现在的弱点那么多,再多加一个很危险。”方别静静说道:“我更希望能够喜欢一个不需要我的人。”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商九歌?”殷夜问道。
“不对,你不是应该最喜欢何萍吗?”
“我本来就最喜欢萍姐啊,我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一点,萍姐就是我最大的弱点,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只是因为何萍大人太过于强大,让你的这个弱点形同虚设。”殷夜摇头说道。
“并不是形同虚设,现在你们不就是利用这个弱点,让我乖乖在这里给你们当苦力?”方别静静反驳道。
“汪直的八荒六合功有什么漏洞,能不能提前给我泄一个底?”
“毕竟你们还真的需要靠我杀了汪直来作为投名状。”
殷夜摇了摇头:“抱歉,这个真的不知道。”
我的老婆是傳奇 阿臨
“毕竟我没有看过这本书。”
“那么你有什么能够告诉我的?”方别问道。
“等你杀了汪直,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殷夜说道。
“等到汪直死了,很多事情就没有办法回转了。”方别看着殷夜说道:“汪直现在是一个很重要的筹码,他活着或者他死了,区别会是很大。”
“如果不大的话,秦大人也不会费力将汪直养的这么大这么壮了。”殷夜漫不经心地说道,然后回头看着方别:“我什么都没说,你也什么都不要记住。”
“你这样很没有诚意好不好,你不就是欺负我没有录音笔吗?”方别看着殷夜嘲讽说道。
“这要看秦大人在不在意了,秦大人只喜欢有用处的人,所以只要我还有用处,那么秦大人就会给我一个安身之地。”殷夜平静说道:“时间快到了,我要看着你怎么把汪直杀掉。”
方别闭嘴不说话。
他明白,秦很有可能也是在这个时间的窗口动手,因为这个窗口是最好的时机。
但是秦究竟是会在自己动手之前动手还是动手之后动手,这是一个很难把握的事情。
倘若说自己现在放弃执行任务,选择回归的话,那么打草惊蛇之后,汪直将要比现在难杀十倍百倍,并且将会把蜂巢的所有人都架在火上烤。
想到这里,方别叹了口气。
甜蜜愛戀:早安,校草大大 君淺沫
“我下去和汪直聊聊。”
“请便。”殷夜淡淡说道。
于是方别就静静落下屋檐。
悄无声息。
他来到门前,没有敲门,而是推门而入。
汪直的声音从里面缓缓传出:“白天这么大的动静,都是你搞得?”
汪直并没有多少慌张。
“是也不是。”方别缓缓说道,静静走入,然后看到了坐在书桌旁的汪直。
白衣秀士的汪直。
孤身一人。
“我想在宫城里面的汪直,到现在应该已经死了。”方别看着汪直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你为什么还不对我动手?”汪直回头看向方别,然后表情有了一些玩味的变化。
“原来是你啊,小兄弟。”
“我记得你把我的炮都拿走了。”
“但是匆忙之间没有带炮弹。”方别叹了口气:“别说了,暂时还只能卖废铁。”
“汪老板,我有一个很好奇的问题,能不能现在这里问一下您?”
“什么问题?”汪直看着方别,反问道。
“您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摊牌?”方别看着汪直缓缓说道,目光注视着面前儒士的眼睛。
“是有人引诱了您?”
誤入職場 淡妝濃抹
“还是有人给您开了一个没有办法拒绝的条件?”
汪直摇了摇头:“都不是。”
陰山鬼 曲
“其实答案可能比你想象的更简单。”
“那就是我是一个擅长抓住机会的人。”
“有一个最好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
“然后我抓住了。”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