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ybs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刺客之王-第三百八十章 難受看書-3rpz1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李豪看似和气,骨子里却居高临下。他找高玄过来,只是想让高玄老实一点。不要太跳,以免惹恼了东星公司。
云霄酒吧的事情,在李豪看来根本不算什么。
做夜场买卖,总会遇到各种麻烦。
李豪可不会因为一点保护费,就和那些混子结仇。当然,他也不会轻易就服输认怂。
高玄把东星公司的人打了,虽说是为了酒吧出头,却也给了对方生事的借口。
当然,高玄毕竟是为了酒吧做事。也不能太让手下人寒心。
李豪这才把高玄叫过来,他觉得称赞两句,已经是对这个保安最大褒奖了。
让他有点意外的是,高玄居然神色淡然,并没有任何受宠若惊的意思。
说实话,李豪不太喜欢高玄这样的表现,都四十岁的人了,还在底层混生活,连基本的做人态度都不懂。
看来,这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李豪到不是对高玄有什么敌意,只是他觉得没受到应有的尊重,感觉有点不爽。
他做大老板的,心里不快却也不会直接表现出来。
李豪拿出手机再次联系了严东,电话一接通,李豪客气喊了声:“严总、”
不等李豪话说完,严东就说话了:“李总,都是我有眼无珠,不知道您是大佛真神。我错了。明天我就离开安平市,您大人大量,就饶了我这次……”
李豪懵了,这是什么情况?对方是不是说反话?
严东说了一套客气话,也不等李豪说什么,就挂了手机。
严东很清楚,高玄是个人厉害,这和李豪没什么关系。
李豪真要和高玄有交情,也不至于让高玄当个保安。过的那么窘迫。
只是严东拿不准高玄对李豪是什么态度,这才客客气气和对方说明情况。
反正他要走了,借着和李豪通话机会,把事情说清楚,也算是间接和高玄通个信。
李豪放下手机沉思了许久,他还是没想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对高玄的摆摆手,“你们先回去吧,注意不要惹事。”
姚敏恭敬鞠躬点头,这才带着高玄从房间出来。
出了茶社,姚敏就埋怨说:“你啊,看到老板也不恭敬一点。”
“给他恭敬他也不给我发钱,有个屁用。”
高玄不以为意,李豪也说不上什么好坏,就是个有钱的商人。
再有钱,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这家伙还自以为是,高玄都懒得搭理他。
姚敏对高玄臭脾气也没办法,她无奈的说:“李豪这人自视甚高,你不恭敬他就觉得你看不起他。你在人家手底下混饭吃,低一头不丢人。”
“你说的对。”
高玄说:“不过,我想换个活法。”
姚敏很意外:“你要干什么?”
高玄说:“暂时还没想好,只是不想这么活着了。”
“嗯?”
姚敏很不理解,高玄都这把年纪了,还想折腾什么?
再说,高玄这种状态,他有什么资本折腾?
高玄深沉的说:“也许,是我的热血还没凉,是我的梦想还没碎。”
對抗花心總裁 艾依一
“你他么的抽疯啊!”
不等高玄说完,姚敏已经气坏了,她点着高玄胸口说:“你都四十了,是个老酒鬼,你还谈梦想,你他么的不是扯淡么?”
她气哼哼的说:“你是不是找到别的相好的了?你想滚就直说,别他么放狗屁。”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高玄有点不解,“你不是爱上我了吧?”
“滚你的吧。”
姚敏激动的面红耳赤,她也不解释了,一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下午的阳光很明媚,姚敏快步急走的背影还是挺好看,只是多少有那么一点仓惶和伤感……
魅寵妖孽特工
草根榮耀
高玄有些不解,他活了两辈子,老实说也不太理解女人的想法。
以他的颜值,也无需去理解女人。都是女人理解他。
姚敏是他交往所有女人中最普通的一个,甚至是最低俗的一个。
他本以为两人的关系很简单,就是抱团取暖的两个男女。
现在看来,姚敏却并不是那么想。也许,她对高玄有着更多的期望?
可惜,高玄并不是那个凡人高玄。
高玄不知为什么,心里也有点淡淡的伤感。也许是因为那个女人,也许是因为平凡又真实的生活。
獵命師傳奇·卷十一
他深深吸了口气自语道:“不管如何,从今天起,我要做自己了。”
到了晚上,高玄并没有去云霄酒吧。
喧嚣热闹的酒吧。鲜活漂亮的小妹们,让喧嚣吵闹多了股本能躁动。即使如此,这样的生活本质上依旧空洞无聊。
人们也许能在躁动中释放,却无法真正得到满足。没有任何人能从酒吧获得这些……
高玄去了两天,看过热闹后,对这样的生活失去了兴趣。
高玄躺在床上,默默用精神力量改造自己身体。
每一点的进步,都让他感觉很满足。
这种细微的进步,在高玄修炼生涯中不值一提。但是,这种细微的进步却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充实,他甚至感觉到自己握住了生命,握住了命运。
不需要有任何目的,只要一点点的变强,就能让他心灵上获得强烈满足感。
这种单纯的修行,让高玄感觉非常好。
第二天,高玄照常去了拳馆,一直锻炼到了下班。
唇屬意外:總裁寶貝要造反 錦若浮生
到了晚上,这次姚敏主动给他打电话了,“你快点来上班,老方一个人不行。”
“我说换个活法,不是开玩笑。”
高玄慢慢说道:“我以后都不会去酒吧上班了。”
姚敏有点着急了:“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你还和我生气了?”
她好像在嘴里骂了一句什么,然后又急忙柔声恳求:“老高,你别生气。那天我不该说你,你快来吧,我想你了……”
高玄解释说:“我没生你的气。我决定了,要上擂台打比赛。”
“你疯了,你都四十了!”
姚敏早年是很喜欢格斗,知道格斗比赛很残酷,像高玄这个年纪根本不可能登场。就是登场也是给别人刷战绩。
高玄这样身体状态,用不了几天就要被打废了。
高玄沉默了下说:“让我试试,也许有奇迹呢。”
“奇迹个屁啊,你神经病啊,有病快吃药……”
姚敏正骂着,却发现手机已经挂断了。
她举起手机就像砸了,可又舍不得。犹豫了下还是小心把手机放到裤兜里。
“用不了几天你就忍不住要喝酒了,到时候看你怎么求我……”
姚敏自信满满,她知道高玄酒瘾有多大。
一个人能凭着毅力扛几天,可时间长了,没人受得住酒瘾诱惑。
高玄在拳馆赚那么点钱,可不够他喝酒的。
让姚敏意外的是,一周过去了,高玄还没来。
她有点忍不住想去找高玄看看情况,又觉得主动找高玄会被看不起,她还是忍住了。
又过了几天,姚敏没等到高玄,却接到了李豪的召见。
“高玄不上班了?”
電影世界的魔法學院
李豪听姚敏说了情况,他略微有点意外。
这几天他没闲着,到处询问东星公司的事情。
严东严星是搬走了,东星公司的注册执照都注销了。
李豪问了一圈,谁也不知道严东严星出了什么事情。有人说得罪了大人物,有人说得罪了绝世高手……
反正说什么都有,莫衷一是。这种市井传言,本来就没个准。
好在李豪很有能量,到处打听,终于找到了一个曾经在东星公司混的小弟。
这小弟被高玄打断了胳膊,一直在医院养伤。没想到严东严星突然跑路,医疗费都没人付了。
一群家伙都懵了,他们伤的可不轻。哪怕年纪不大恢复能力强,也需要养两个月。
老板跑了,他们连吃饭都成问题,哪里有钱交药费。一群人被迫离开医院,各回各家。
这个小弟听说有人打听东星公司的事,就屁颠屁颠送上门。
李豪和这个小弟聊了才知道,原来是高玄把他们一群人都打的骨折重伤。
据说严东严星都被高玄痛揍一顿,吓的屁滚尿流,急忙忙卷铺盖卷就滚蛋了。
李豪听了之后很震惊,他甚至觉得这小子可能是高玄的托,专门过来吹牛逼骗他。
后来他又找到几个东星公司小弟,甚至找到了那位会计,这才把事情来龙去脉搞清楚。
老实说,李豪也很震惊。
东星公司可是有几百人,严东严星哥俩也是亡命徒,在沿海那一代也有点名气。
据说高玄当场用脑袋顶着枪口,直接把最狠的严东都吓尿了。还把枪管拧成麻花?
这些内容怎么听都很玄乎,可这些人也没必要为高玄吹牛B。
李豪对高玄来了兴趣,这人却不在酒吧干了,他就更有兴趣了。
他问:“你和高玄很熟吧,高玄现在在哪,你把他叫过来。”
姚敏有点为难,“我们也不是很熟。他不上班了,我不太好叫他……”
姚敏知道高玄厌恶李豪,高玄都不上班了,也没必要奉承李豪。
李豪想了下说:“也对,那我去见他。”
他问姚敏:“你知道高玄在哪吧?”
姚敏不知道李豪要干什么,她有点心虚的问:“老板,你找他干什么啊?”
李豪一笑:“放心,我找他是好事。”
姚敏没办法:“高玄这个时间应该在飞虎拳馆。”
“那我们就去飞虎拳馆拜访高人。”李豪哈哈一笑,显得心情很不错。
姚敏却战战兢兢,不知李豪什么意思。
李豪这样大老板,当然有自己专车。S级顶配奔驰,开到什么地方都不丢脸。
飞虎拳馆所在位置其实邻近郊区了,位置颇为偏僻。
食草家族 莫言
李豪的豪车在拳馆门口一停,就引来了不少关注的目光。
李豪才进拳馆,教练、经理老肥都迎出来。
姚敏和老肥很熟,简单给双方引见,老肥和教练都特别热情。
不说别的,只是李豪有钱这一点就知道尊敬。
听说李豪是来找高玄的,老肥急忙去找高玄。
没一会高玄懒洋洋走进会客室,主位上坐着的李豪起身相迎。
李豪会端架子,却也会放下架子。他是来交朋友的,当然要摆出热情有礼的姿态。
不过,李豪看清楚高玄后却呆了一下,十几天没见,高玄就像变了人。
高玄原本脸上肌肉松弛,眉眼都有点耷拉,看起来垂头丧气的一副丧样。
现在高玄却五官立体,面色红润,尤其是眼睛晶亮闪光。
李豪活了半辈子,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眼睛能这么亮。
众所周知,小孩子为什么会让人觉得漂亮,就是因为小孩子瞳孔深黑,非常有神。等年纪大了,瞳孔慢慢扩张变色,很少有人还能保持纯黑的瞳孔。
一个人要是眼睛晶亮有神,那整个人都会显得特别有精神。
他脸上肌肉也绷紧了,五官因此变得立体有型。看上去轮廓清晰,人一下就英俊起来。
高玄鼓起的小肚子也不见了,宽松纯棉T恤里面都是贲张肌肉。
包括他短裤下露出的小腿,肌肉匀称有力。
这个时候的高玄,就如同二十岁才出头的年轻人,浑身上下都充满的蓬勃向上的生命力,精气神十足。
前后不过十几天,高玄前后形象差距如此之大。这让李豪非常震惊。
更震惊的姚敏,几天不见高玄就像年轻了二十岁。不,比他二十多岁的时候更英俊更有味道。
尤其是能明亮锐利的眼神,比高玄全盛时期更慑人更有魅力。
姚敏没想到十几天不见,高玄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巨变。
異世之聖騎無敵
这种状态的高玄,让姚敏自惭形秽。她甚至不好意思和高玄打招呼。
她不知该用什么样姿态面对这样的高玄。只能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心里空荡荡的特别难受。
就好像有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丢了,而且再也找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