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iqm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吟遊刺殺錄 起點-第六百三十六章 亡靈巫師的圓桌會議分享-7r41m

吟遊刺殺錄
小說推薦吟遊刺殺錄
小勺子终于通过强大的个人实力,得到了菲奥拉将军的肯定,也得到了全军团的肯定。而一旦得到了肯定,编制之类的东西都是虚的,基本上将军一句话就能解决。
马棚里的飞马,只要是属于预备的就任由小勺子挑选。小勺子当然也不客气,养马养了这么久当然不是白养的,一匹最壮实也最漂亮的飞马就被她挑走了。
全身通体雪白,少有杂色,羽毛丰满而坚韧,肌肉轮廓若隐若现。其实力比之现役战斗序列的飞马也不逞多让,年龄更大一些,但经验也更老道。只是它精神总是不太好,仿佛总是睡不醒,也查不出什么原因,最终被调拨到预备马。
每匹马都有编号,直接写在了马屁股上。不过为了增加亲密,骑士们通常还会给马取个名字,小勺子自然也不例外。凯文倒是给出了不少建议,从霸气外露的名字,到温馨可爱的名字都有,但讨论最终,还是决定以这匹马的标志性行为来命名,称呼它为——瞌睡虫。
不管怎么说,很有精神的小勺子骑上了没有精神的飞马,不过想要成为真正的天马骑士,还得经过系统的训练。介于小勺子的特殊情况,她需要尽快的形成战斗力,也让搞事局能正常起来。同时,也不可能真的常年待在风之骑士团内部当一个小兵。
也因此,她的训练强度会更大一些,各种科目各种战术一股脑的往她面前堆,将预期在三个月内,成为团内精锐高手。而在这三个月内,凯文则被拒绝探视,将军给出的理由是:“谈恋爱影响训练。”
凯文也只能无奈,不过同时,凯文也有另一些事情要办,那就是争取尽早释放乌鸦。
原本高层已经答应,可以让乌鸦成为搞事局的一员,特别询问过校长,他也没什么意见。即便乌鸦放出来后,再找他麻烦,他也不怕。
然而事情落实下来,具体要释放了,却又有一堆的破事。这个地方要签字,那个地方要文件,又什么资料要补齐,同时事情又各种不合规定,需要找高层签字。其实这也难怪,毕竟乌鸦特殊,搞事局特殊,乌鸦坐牢还要提前释放更是特殊,国内都没个先例,没人能担责任。
凯文各处找人最后又回到刺客会长这边,只能请他帮忙。结果刺客会长却突然变卦:“你现在不还没什么事情要搞吗?没什么事情把乌鸦放出来也没用。反正关着,就再关一段时间吧。等你有了计划再说。”
凯文不由干笑:“会长,我的计划还是挺多的,只是我不说而已。”
“那我不批,你也没办法。”会长笑。
“会长,”凯文无奈叹息一声,“您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您直说吧?”
“怎么?我对你有没有意见,你还看不出来?”会长冷笑。
凯文沉默片刻,又换了副笑脸:“啊,会长不要这么严肃嘛。你看,现在小勺子有大好的前途啊,已经正式进行训练了。这可都是会长的功劳啊。要是没有会长力排众议,成立搞事局,我也不能去面见菲奥拉将军了,也就没有小勺子正式训练了。”
總裁的獨寵嬌女
会长眼神不善的站了起来。
“我的意思是,啊,我说了什么?我什么都没有说。”凯文仿佛词不达意。
女巫偵探所 深橙屬意
“看来你今天又是欠揍,”刺客会长拍案而起,然后暴打凯文。娴熟的动作,娴熟的惨叫,一切都是这么的娴熟……
次日,凯文再次来找刺客会长,再求释放乌鸦问题,又遭拒绝,于是又说了一些欠揍的话,挨了一顿打。第三日,凯文再来……第四日,凯文还来……
重生之逍遙異世
直到第五日,刺客会长失去了殴打凯文的乐趣:“这就是你求人办事的方式么?别人是送礼办事,你是送挨打?”
凯文回答:“刺客会长怎么能是在打我呢?那是教育我,那是发自内心的,发自肺腑的说服,用心良苦,我用身体感受,获益良多。”
刺客会长:“……”
“哎?我都准备好了,你怎么还不动手?”凯文好奇。
“行了,就这样吧,”刺客会长摇摇头,“把文件拿来,我签了。”
“谢会长。”凯文急忙拿出文件,就怕过一秒钟对方就反悔。
不过庆幸会长还没反复无常到这个地步,事实上原本也只是小小的刁难一下凯文,本不是什么大事。而有了刺客会长的签字,这一路下来的程序终于是通畅了些,但还是花了凯文三天时间。在全国所有的族群资料中,愣是添加了一个乌鸦族,虽然目前全族就一只乌鸦,实打实的少数族裔,估计明年的学校教科书都得换。
其实这些程序早该办了,现在只是补齐。当初从狗头人那边回来,反正都是自己人,高层知道就行,也没怎么在意这些。但之后闹出大事,也引起相当规模的社会讨论,乌鸦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如今乌鸦出狱,的确应该给一个合理的身份。
终于在这天周末,凯文亲自前往监狱,接乌鸦出狱。当狱卒宣读释放文件时,凯文不由认真观察乌鸦的反应,而乌鸦愣了相当长的时间。甚至于看到自己的笼子被打开,还有些难以置信。
“凯文,”乌鸦眼中充满了疑惑,“你告诉我,人类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怎么?什么事情想不明白?”凯文笑。
“我从来不觉得我还有被放出来的这一天,如果有,那一定是人类疯了,”乌鸦摇摇头,“就算是你努力,也不应该能成功。除非你当上了大官?”
凯文笑了笑:“大官算不上,不过某种意义上也不算小。”
“那我可是要沾你光了。”乌鸦还是兴奋起来,出狱的心情终究难以抑制。一下跳上凯文肩膀,活动着翅膀,然后左肩膀右肩膀反复横跳。
“外面的世界变化很多,现在你可以在王立学院从头学习。你是少数族裔,你考试还有加分。”凯文跟着他左右转动脑袋。
“哦!那真是太棒了。”乌鸦高兴着。
而与此同时,远在国外的某处偏远地区,一个人迹罕至,周围有设立层层魔法陷阱的隐蔽之地,内部还另外开辟异度空间。异度空间内部,没有昼夜之分,但光线却充足,也不知从何处传来。
中间一张圆桌,十个座椅围拢在一起。但只有六个黑袍人围坐其中,每个人的身前放着一个骷髅头,仿佛是自己的名片一般。手边还都有一堆资料,但没有任何人打开,仿佛资料只是用来增加气氛的东西。
“这里光线太亮了,搞暗一点。”其中一个黑袍人开口。
“有必要么?”有人反对,“我们又不是什么高手,搞的和boss一样。”
众人都是一阵沉默,确实如此。他们不过是一群六阶法师,但他们这个职业中,六阶已经是最顶尖了。能突破六阶的人,都已经被打死了。全大陆能有如此“殊荣”的职业只有一个,那就是亡灵巫师。
重生落魄農村媳
六阶,是帝国允许亡灵巫师最高阶段的实力,被圈养的亡灵巫师如果感觉自己即将突破,那必须马上停止训练,甚至自残才能降低精神力,免去一死。而眼下这六位,就已经是亡灵巫师中“最强”高手,也被称为巫师长。
他们中每一个人都负责一个区域,有些在光精灵那边,有些在兽族那边,有些在帝国本土等等。每个人负责一个或多个研究项目,其下属也有众多低级亡灵巫师。平时除了研究,也干一些别的事情,不过基本上都有帝国派遣的高手全程监督,也包括这次的聚会。
神級美食主播
每隔一段时间,这些巫师长就借口交流学习,然后聚在一起商讨事情。帝国人倒也找不出借口反对,毕竟他们每个人研究的领域也略有不同,交流也很有必要。不过每次交流时间都有帝国人来定,也不管你是否有没有研究成果,时间间隔也完全没有规律。可见对亡灵巫师的警惕程度。
这些亡灵巫师吃喝不愁,生活也算滋润,但心情都是复杂的。有人有远大的抱负和理想,也有得过且过的懒汉,更有依附帝国人攻击同僚的“叛徒”。即便在这六个巫师长中,也不是一条心。
“人是越来越少了,今年就剩下我们六个了。”一个年级最大的老者开口感慨。
“是啊,前段时间连骸骨鱼老头也死了,”一个声音阴沉的人嘲讽,“还有人说楼保勒国会是我们的栖身之地?呵呵。他们大概真的只要美女吧。”
“对了,听说史密达国那边也出事了?”老者问。
“没什么,里面的人已经都撤出来了,”一个明显带着点史密达国语口音的人回答,“不过一个老贵族学了点皮毛,暴露了,被香蕉捅死。对我们来说倒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骗不到他钱了,有些遗憾。”
職業玩家異界縱橫 舞雲翼
“这人终究是冢中枯骨而已,早晚会有这一天。”
“这段时间事情越来越多,感觉全世界都开始搜寻我们了,”在场唯一一位美女模样的人开始担忧,“这样下去,早晚要出事了。”
众人却不由对她产生好奇:“你现在……感觉还好吗?”
美女回答:“感觉很好,手术很成功。”
夢遙花開繁 妖夭
众人不再多问,转向严肃问题。老者再次开口:“我想给各位提个醒,帝国人到底愿意养我们多久,还是一个问题。他们圈养也都是一批一批,时间差不多了,也就杀掉换下一批。从二次圣战到今天几百年,中间已经换了几批,我们也不是第一批了。”
阴沉者摇头:“我们除了依附帝国,还能干吗?”
史密达口音者突然一笑:“要不我们都做个手术,全变成美女,那楼保勒国也许就要了。”
“楼保勒国和帝国究竟哪个好?这还需要问吗?”一个身材最为魁梧的人回答,“楼保勒国能随便杀人研究吗?”
“我们现在还研究什么?”美女回答,“我们撑死六阶,能研究的早就研究透了。现在就是浪费时间。”
“不要吵了。”老者打圆场。
“你把自己变成美女,不会就是想混进楼保勒国吧?”魁梧的人鄙视。
美女冷笑:“亡灵巫师改造身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要再吵了!”老者不由拔高音量。
众人倒是安静下来,结果又是一阵沉默。老者直接点名最后一人:“小伙子,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被点名者却还是不说话,只是摇摇头,眼神看着桌面,仿佛世界与己无关。
“那我再提一个问题,各位对凯文·因缺思厅怎么看?”老者再开口。
众人一怔,一时间相互对视,都不说话。老者再说:“我在网上搜到了不少攻略,其中还有刺杀凯文的。你们说……我们要不要试试?”
“老头,我看你傻了吧?这能信?”魁梧者脱口而出。
“具体是什么样的攻略?”美女倒是有点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