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m3m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貞觀憨婿 線上看-第325章做比不做強推薦-kzp4t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25章
韦浩在打牌,魏征说要让他出去喝茶,韦浩不放,说让他来坐牢不是让他来享受的。
戰鼎
“韦浩,要点脸,到底是谁来享受的,快点放我出来,要不然,我们就大喊了!”魏征大声的威胁韦浩喊道。
“你喊吧,来,如果喊的厉害了,中午不要给他们饭吃,晚上还喊,晚上也不给他们饭吃,我看他们谁有力气喊,嘿嘿,在这里,跟我犟,告诉你们,只要你们不死就行,你们要是气不过,死一个给我看看!”韦浩非常得意的看着那些大臣们说道,那些大臣们一听,全部很无语的看着无语。
女人三十不愁嫁 秦無衣
“喝个茶,也不是干嘛,是吧,我们就是在你的书房喝茶!”魏征对着韦浩喊道。
“不,我没有多少茶叶!”韦浩继续打着牌,头也不回的拒绝说道。
“你家那么多茶叶,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魏征对着韦浩继续喊着,很气愤啊。
“那是我家的茶叶,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你瞧瞧这里坐牢的,谁有这个待遇了,消停点啊!打牌呢!不是给你们书了吗?好好看书,领悟一下书中的道理!”韦浩对着他们喊道。
“韦浩,你不放我们出来也行,你给我们茶叶,给我们热水,我们自己泡着喝!”魏征继续说着,就是想要喝茶。
“你看这里谁有空?”韦浩顶了一句回去。
“你等着,我非要弹劾你们不可!”魏征马上威胁说道。
“听到没有,他们还要弹劾你们,给我狠狠的收拾他们!”韦浩对着那些狱卒说道,那些狱卒听到了,就是笑了起来,魏征感觉不好了。
“还弹劾,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韦浩得意的看着魏征说道,魏征很无奈的看着韦浩。
韦浩则是继续打牌,不管他们了!
到了中午,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聚贤楼这边也给他们送饭了,他们昨天订餐了,每个人100文钱,他们坐在那里吃着,吃完后,就想要喝茶,于是还是对着韦浩喊着要喝茶。
“去给他们泡茶!”韦浩对着王管事和下面几个下人说道,这次送这么多饭菜过来,肯定是需要几个人的。
“诶!”王管事点了点头,对着那几个下人一摆手,那几个下人马上开始给他们烧水泡茶。
“韦浩,你就是打算不放我们出去是不是?”魏征很生气的看着韦浩喊道。
“嗯!你们坐牢呢,出来干嘛,坐牢要有坐牢的样子。没事出来,像话吗?这要是刑部来检查,你们不是坑了那些狱卒兄弟吗?不要给人添麻烦,那是做人的基本准则!”韦浩看着他们说道,
魏征差点没气的吐血,
下午,韦浩没打牌,而是睡觉,睡醒了后,就是拿着唯一一本书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就是吃晚饭了,晚上,韦浩和那些狱卒继续打牌,魏征他们很无聊啊。时不时的喊韦浩。
“韦慎庸,我要喝茶!”
“滚!”…
網遊之神魔世界
“韦慎庸,有点冷,能不能去你房间坐坐?”
“不能!”…
“韦慎庸,能不能弄点烤肉!”
“你想多了!”…
一直到很晚,韦浩下桌了,他们就是坐在栅栏边上,狠狠的盯着韦浩。
“今天就不放你们出来,省的你们霍霍我!”韦浩非常得意的对着魏征他们说道。
“你等着就是,你看老夫出去后,不弹劾你!”魏征语气非常狠的对着韦浩说道。
“我怕你啊,你也没有少弹劾我!”韦浩坐在那里,无所谓的说道,他们弹劾才好呢,自己就是要他们弹劾自己,
不弹劾自己,那自己岂不是没办法玩了,那些武将没办法,自己没办法单挑他们一伙,但是对于那些文臣,韦浩可是没问题的,来多少都可以单挑他们,武将自己欺负不了,文官自己还欺负不了?
而此刻,在立政殿这边,李世民今天晚上在这里睡觉,怎么都睡不着,他想着韦浩奏章里面写的那些话。
“一个朝堂连没爹妈的孩子都照顾不了,算什么朝堂?”
“作为父母官,这个时候,不承担父母的责任,算什么父母官?”
“那些乞儿,他们那么可怜,朝堂这边,是需要为那些孩子做点什么的,让他们知道,没了父母,还有朝堂记得他们!”…
“陛下,你怎么了?”长孙皇后看到了李世民辗转反侧,就坐起来,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诶,今天早上,慎庸托人送了一份奏章给朕,朕这一天啊,脑子里面都是韦浩的奏章!”李世民躺在那里,看着长孙皇后叹气的说道。
“慎庸说什么了?”长孙皇后不解的问了起来,
李世民坐了起来,从旁边的衣服里面,拿出了奏章,递给了长孙皇后,长孙皇后也是坐了起来,翻看着奏章,
李世民则是挑亮了灯,现在他们也没有让下人来服侍,李世民坐了起来,披上了衣服,房间里面不冷,有暖炉,李世民也是坐到了暖炉边上,拿着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坐在那里想着。
我的蛋糕新娘 遊園驚夢
“这孩子,果然是心怀天下黎民百姓,臣妾早就看出来,是一个心善的孩子,在牢房里面,还惦记着那些乞儿的事情!”长孙皇后非常欣慰的说道。
“是啊,这次雪灾,基本上按照韦浩的意思去办了,目前长安城周边,还有其他的州府,全部按照韦浩的意思去办,确保从朝堂救援开始,不能有冻死,饿死的人,这点,他比很多大臣强很多,今天早上朕召集他过来,就问了一句,他就全部说了,可见他在牢房里面,也是在考虑对策的!”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乞儿的事情,臣妾说说?”长孙皇后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李世民点了点头。
“该按照韦浩的意思去做点事情,不能什么都不能做,再不济,给那些孩子提供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做比不做强,朝堂既然养不活他们,那么给他们提供一个这样的地方,不难吧,
另外,虽然看着是需要很多钱,但是其实不需要那么多钱,无非就是多一些钱粮,一个县估计也不多,也就是十几个,几十个人,能吃多少粮食?
衣服的话,我相信那些乞儿能够想到办法的,如果说,按照现在雪灾的情况去救助那些乞儿,给那些乞儿们住的地方,装上炉子,我相信他们也不会冻着,那些大一点的孩子,我相信他们会去捡柴火的,
如果有粮食,他们就不会饿着,年长的带着年幼的,官府唯一要控制的,就是确保他们的粮食不会被人抢了,确保每个孩子每餐都能够吃饱饭!”长孙皇后坐在那里,看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抬头震惊的看着长孙皇后。
“陛下,慎庸这里面也说过,不能说没办法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不去解决,哪怕是能够解决一点,对于那些孩子来说,也是一种温暖,
陛下,这些花不了多少钱的,几十个人的粮食,对于一个县来说,不多的,当然,也要让官员那边严格执行,怕有的官员,拿着这些粮食回家了,这个就需要监察院去督查了,一旦发现了,死罪!”长孙皇后对着李世民说道。
“他们敢!”李世民非常火大的喊道。
“他们真敢,那些读书人,有的时候做起恶来,你想象不到的!我和大哥,也穷苦过,要不是有舅舅,我们两个也是乞儿,我们曾经也差不多沦落为乞儿了,所以知道一些事情,
陛下,这些乞儿,朝堂不能不管,臣妾也想要去问问慎庸,让他帮臣妾算算,到底需要多少钱,如果朝堂不管,我们内帑管,内帑现在收益还不错,不满陛下说,现在内帑这边,还有80多万贯钱,下午,我召集了河间王和江夏王,商议了一下,准备转移40万贯钱,到民部去,内帑就留40万贯钱!”长孙皇后看着李世民说道。
“内帑有这么多钱?”李世民震惊的看着的长孙皇后。
“嗯,全靠韦浩,不过,很多子弟也是对臣妾有意见的,说内帑有这么多钱,不给他们花?臣妾的意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旦没有这个钱了呢,他们要不要过日子,今年比去年好多了,今年基本上给他们增加了两成!
陛下,臣妾也在考虑着,是不是要转移两个产业,交给民部去,皇家不能拥有这么多钱,到时候,天下的百姓,会有很大的意见的,现在陛下你能够控制住,但是臣妾担心我们的子孙,他们还能控制住吗?他们会舍得把这些财富交出去吗?未必啊!有些事情,还需要我们来做才是!
皇家子弟,他们认为天下都皇家的,可是他们不知道,皇家也是天下的,天下百姓过不好,皇家也肯定过不好,天下百姓过的好,皇家自然是过的好,可是他们不会这么想的,他们想的永远是他们自己的日子,而陛下,我们不能这么想啊,我们这么想,这个天下就麻烦了。”长孙皇后坐在那里,看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走到了长孙皇后身边,搂住了长孙皇后,非常感慨的说一句:“还是观音婢懂那些,朕不是没有担心过,只是,朕不好说啊,这些年,皇家也穷,现在才刚刚有点!”
“嗯,陛下,臣妾想要做慎庸说的这个事情,很多人不懂乞儿的可怜之处,但是臣妾懂,大哥也懂!”长孙皇后开口说道,
丐神
李世民听到了,没回答,今天第一个反对的就是长孙无忌,说没钱,这些年,长孙无忌的生活好了,也许早就忘记当年苦难的日子了。
“好,等慎庸出来了,你让他到宫里面来说说,朕也想要为那些乞儿做点事情,就如慎庸在奏章里面说的,既然都说朕是天下的皇帝,所有的百姓都是朕的子民,那朕,不能不管那些乞儿,
慎庸在奏章里面说,既然为父母官,为何不行父母事,他是在骂朕呢,但是朕不怪他,朕反而很欣慰,这么多大臣,就没有一个人提过乞儿的事情,如果不是慎庸说,朕都忘记了,天下还有这样一群人。”李世民站在那里,非常感慨说道。
“慎庸这孩子,耿直,可不会转弯抹角,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要不然,也不会得罪这么多人,但是那些会拐弯抹角的,也未必是好人,也未必有韦浩那么大智慧,你瞧瞧慎庸做的那些事情,小聪明的人能做到吗?
听说下午钢铁工坊那边派人过来汇报,说钢铁工坊那边没有任何事情,暴雪不会耽误铁坊生产,瞧瞧,之前那些大臣可是弹劾慎庸,说慎庸在那里建设那些房子,花费巨大,不值得,
现在可以看到好处了,又有几个人有这样的眼光呢,他们没有想过,铁坊那边耽误一个月的生产,就是减少160万斤的生铁生产,价值16000贯钱!如果算上其他的用处,损失就更大了!”长孙皇后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嗯,对了,开春后,朕要重新修缮一下皇宫,所有的土砖建筑,全部换成青砖房,到时候钱从内帑出,朕也不去问民部要了!”李世民对着长孙皇后开口说道。
“好,不过,丽质倒是说过这么一句话,说等你什么时候去看过慎庸的新府邸,你就会想着,建设一栋一模一样的!”长孙皇后微笑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不可能,皇宫已经够大了,够奢华了,还需要建?”李世民非常坚定的说道。
“等你去了就知道,丫头非常喜欢慎庸的府邸,说到时候不去公主府住了,就住在慎庸府上,本来慎庸府上就没有几个人!”长孙皇后笑着说了起来。
“那随便,反正他们两个人过日子,不过,真有这么好?”李世民接着对着长孙皇后问了起来,
“臣妾没去过,现在韦浩的府邸,就是丽质和思媛去过,其他人都没有去过,反正听说是非常好!”长孙皇后开口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考虑了一下,接着开口问道:“这小子都已经建设好了,为何还不搬迁过去,什么时候搬迁过去?”
“不知道,也差不多了吧,估计等他从牢房出来后,就差不多了。”长孙皇后开口说道,李世民也是点了点头,
第二天韦浩醒来后,还是继续打牌,魏征他们已经被韦浩弄的没有脾气了,现在他们就是想要喝茶,想要坐在那里舒服一下,但是韦浩不开口,没人敢放他出去,他们也没有什么心里负担,知道早晚要出去,就更加难熬了,毕竟,每天真的度日如年啊!
“韦慎庸,求求你了,放我们出去喝茶!”魏征对着韦浩喊了起来。韦浩听到了,站住了,看着魏征。
“真的,放我们出去,喝茶,这样坐着太无聊了!”魏征看着韦浩说了起来。
“你们可以打牌啊,扑克牌会不会打?”韦浩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我会!”
“我也会!”…马上好几个大臣喊道。
劍鬥九天 寂無
“行,去给他们找扑克牌去,让他们打牌,吵死了!”韦浩对着狱卒说道,
狱卒笑着去拿扑克牌了,接着魏征他们那些不会打的,就看着那些人打了,打了一会,那些看的也开始拿着扑克牌就打了,为了凑齐一桌,他们还要狱卒帮他们换牢房。
“韦慎庸,弄点茶水行不行?”魏征对着韦浩喊道,打牌说话,口也很干的。
“要不,小的去给他们泡茶,省的他们烦你?”一个狱卒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嗯,去吧,你们自己也泡点喝,来,继续打牌!”韦浩点了点头,接着那个狱卒就给他们泡茶了,那些官员也是感谢那个狱卒。
“就不知道感谢我?”韦浩听到了他们说谢谢话,就笑着问了起来。
“不谢,要不是你,我们也不会到这个地方来!”魏征很硬气的说道。
“你们喝的是我的茶叶!”韦浩对着他们喊道。
玄武門
“嗯,算是你给我们的补偿吧!等会,想走,还有两张是吧,炸,四个五!”魏征说着还在那打牌,现在也会打了。
韦浩听到了,也是笑了起来,不过,这个时候,李丽质也是到了立政殿这边。
“丫头,这份奏章,是母后让你父亲特意留下的,你看看,看看我们能做点什么,奏章是慎庸写的,在牢房里面写的!”长孙皇后把奏章交给了李丽质,让李丽质看。
“等会你大嫂也会过来,这个事情,母后想要让你们两个负责,但是具体该如何做,还是需要让慎庸来做的,母后觉得,需要为那些乞儿做点什么,
你知道,母后和你舅舅,当年也是差点成了乞儿,乞儿是什么样子,母后是知道的,现在娘亲虽然是皇后,但是还是不敢想那些乞儿的生存条件,丫头,咱们啊,需要做点什么!做了,比不做要强!”长孙皇后坐在那里,对着李丽质说道,
李丽质则是在那里,仔细的看着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