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7ei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txt-第162章 禍水東引,意圖讓我魔界背鍋閲讀-qo5gg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屋里的气氛陷入僵持之中,两个男人眼神厮杀了一会儿归于沉寂。
冷千杨环视了一遍全场,视线钉在苏青之身上顿了顿,抬脚走,走了?
仙君走后,杨平之的脸色阴鹜至极。
他沉吟了几秒吩咐道:“传我号令,安排接洽通海秘境的白宗主,这笔生意我们分文不收。”
“有钱不赚你傻啊,抽成就是三万两银子哎!”
苏青之一脸惋惜,不解地看着他说。
“表弟,不要随便欠人情,尤其是冷千杨的。”
杨平之板起脸,少有的带了几分严厉。
苏青之有心想逗他,守在杨平之身旁说:“你真是为我才来风波城的?”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
杨平之抬起眼眸,目光灼灼地看着苏青之。
她一时语塞,忽见小杨杨盯着自己邪魅一笑。
这样的触碰似乎太近了些,有点怪怪的。
“我都明白,为了你义父嘛,大孝子喝参茶。”
苏青之掩饰一笑,装作无意地拉开了距离。
你在意的始终只有他一人。
杨平之压着心里的低落捏着手中的参茶转了转:“好像是丹七来了。”
嗯?耳力这么厉害?
苏青之还在疑惑,就听屋外果然响起脚步声,又快又急伴随着腰间的铃铛声,真的是丹七!
“属下见过魔尊。”
丹七一进屋扯去面纱,俯首跪地朗声说。
“启禀魔尊,周长老已探查过遗留在万花/楼的花纹是魔界赫赫族的图腾,属下已问询过赫赫族的陈九爷,他坚称是被人诬陷的。”
如此说来,这布局之人是祸水东引,意图让我魔界背锅,真是好毒的心思。
苏青之左右为难,两日后拿不出结果,陈舟就会被赶下山,这人情债太沉重了。
一想到剑术天才被埋没泯然众人矣,她就心里不是滋味。
难道只能魔界吃个哑巴亏么?
真是不甘心呐。
“表弟,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我在鹰嘴庄被绑架的时候,好像见过这个图案。”
杨平之在书架上翻出一张信笺,仔细比对着下了结论。
“是同一个图案,这种花叫紫荆。”
苏青之陷入了沉思,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绑架表哥、火烧万花/楼和燕春楼的恐怕是同一拨人。
她将今日查到的那个银尾针和穿墙而过的法术复述了一遍,皱眉说:“这批人定是为了银子!”
“绑架你三万两,趁着火势掳走我们毒药组合十五万两,一定是!”
杨平之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吩咐道:“穿墙而过的法术,我倒是找到一点资料,把书拿进来。”
“是!”
锤子兄弟捧着一堆书卷走了进来,冲苏青之憨厚地笑了笑。
神医弃妃,腹黑邪王极宠妻 不懒的猫
“快!多派点人手,大家一起找!”
苏青之精神一振,大声说。
“找到了,你们过来看!”
三个时辰后,埋在书海里的锤子保镖激动地说。
妖界姬无华的火影术?
苏青之眼里闪过上次水月洞天仙君被偷袭时,那个黑袍红发的男子就叫姬无华,是血月洞府的主人!
众人皆是眼前一亮,苏青之捧着书卷啵了一下蹦跳起来说:“表哥,一定是他!”
眼前的少女粉嫩的小脸上扬起欣喜的笑容,小酒窝一晃一晃,看得人心里一荡。
她抱着丹七又蹦又跳开心的像个孩童,哪有半分女魔尊的气势?
故作矜持 沐霏安
幼稚,太幼稚了,简直叫人看不下去!
自己刚才心神荡漾定是脑子进水了!
杨平之抿了口茶别开视线说:“去拿姬无华的资料,快!”
再次开口的人是丹七,她眯着眼说:“我的天呐,杨老板查的资料可真详细,姬无华竟然是赫赫族的人,连几岁尿床都写了,这..”
“咳咳。”
屋里突然响起此起彼伏的咳嗽声,保镖们突然得了风寒,脖子被人一致掰向了右侧。
苏青之老脸一红说:“丹七,抓重点!”
“没有我暗市谈查不到的事,也没有我做不成的生意。”
暗市大佬杨平之自信一笑,转了转酒杯。
想到毒药组合,苏青之殷勤地替他抹着药膏说:“表哥,我有一事相求。”
“又有什么事?”
杨平之带了几分警惕,这女魔头找自己准没好事。
“我的毒药组合可否借你的暗市网络安排巡演?五五分成如何?”
“这笔买卖你做不做?”
跟我之间就只剩买卖可谈?
“不做!”
杨平之心里烦闷至极,拒绝道。
“表哥,刚才用膳之时,你刻意避开花掌门的视线,是何缘故?”
苏青之的八卦之心开始悄咪咪的燃烧。
“别问。”
正在画画的杨平之心里一颤,墨点晕染在了红梅上。
无非就是他喜欢她,她又喜欢另一个他的故事罢了。
“花掌门不适合你,回头我给你寻个好的。”
苏青之走在他身旁,歪着脑袋欣赏他的画技。
“冷千杨一直在查你爹的事,好自为之。”
杨平之忍了又忍还是提醒道。
不要入戏太深我都懂,苏青之不甚在意地将那个墨点加工成了一只虾。
“红梅与醉虾,你与我,好看吧?”
撩我?本公子何曾怕过。
杨平之放下笔,笑得更加意味深长:“既然你那么想,就成全你。”
“虾剥了才好吃。”
杨平之步步紧逼,一边脱自己的外衫一边轻笑走了上来。
哇塞,小杨杨怎么一勾就..就来了?
还是如此的直奔主题?
这个形势不对,很不对,我得淡定。
“表哥,你冷静点!我..我!”
嘴炮王苏青之慌张如小兔,尖叫着捂起眼睛逃出了厢房。
翌日苏青之离开宫膳坊时,锤子兄弟说:“这面传音镜是我们老板赠你的,说是还你人情。”
不喜欢欠人情,小杨杨脾气有点古怪。
喜欢直奔主题,有点怕。
苏青之得了宝贝心里欢喜,胡乱点了点,就见镜子漾开一圈水波,里面传来杨平之的声音。
“没事别胡按。”
唉吆,好威严,好凶。
苏青之故意点来点去,撒娇道:“表哥。”
这一个音调十八转,转的锤子兄弟头昏脑涨,纷纷皱眉捂起了耳朵。
“没收。”
一个欠揍的男低音响起,一把夺过了苏青之手里的物件。
熊猫眼的狗仙君?
一大早的候这里,故意来欺负我的?
苏青之气鼓鼓地说:“你还给我!”
“够得着就给你。”
冷千杨单手举着传音镜,嘴角漾起一丝笑容。
苏青之扑腾几回均以失败告终,隐约意识到这人就是故意的,把自己当宠物逗弄!
你有大长腿了不起?
我表哥的腰线比你的还好看!
你长得倾城倾国咋地,我表哥也很帅!
“继续啊。”
狗仙君的眸子里盛满了璀璨星河,每一根头发丝都写着两个字:得意!
继续你妹!
“昨夜的契约作废,我后悔了,我不做灵虚派弟子了!”
“苏怀玉!你敢反悔?”
冷千杨停止小狗扑食的游戏,脸沉如冰。
“我可没违约,仙君仔细瞧,承诺书生效的日期是十日后。”
苏青之甩着腰间的流苏穗子,笑成了一朵花。
被暗坑了一把的仙君气的又噗嗤一口血,紧咬牙关忍住了威胁的话。
是该想个法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