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暴虐之蛇-Turn287.選擇、貢獻與攔路石閲讀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又有一个人从那个世界挣脱出来了吗?不对……这个数据是……”
铁皮机器人的神情逐渐严肃。
并非是意识以人类的形态出来了,而是单纯的意识从内到外的连接,并且操控了一架无人机吗?
是游铭的手笔吗?
Zone看了一眼浸泡在营养液中的大脑,自从上一次回去之后,这小子果然被关进了中央系统,但是就算是被关进去了,他的连接依然没有中断,依然能给自己发送发布信号。
但是自己等的信号却一直没有来。
为什么?
那家伙是在等什么吗?
还有外面这个……
Zone看向显示屏上雷达照射当中的飞行物体,脱离了正常的飞行轨迹,像是在旅行一样,漫无目的的在天空中飞着。
很明显,是一个人类,而且很有可能是被游铭蛊惑的人类。
一个邪恶的人可怕吗?很可怕。
一个邪恶但是尊重人类,了解人性的人可怕吗?更可怕了。
被游铭蛊惑的人类,他们的存在并非是没有目的的,也许是与他成为同伴,也许是成为他的敌人。
但总之,那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要去管理一下吗?哪怕消灭他?
Zone看了看雷达上显示的飞行物越飞越远,又看了眼营养液中的大脑——算了吧,那边走了,也许就死一个,这边如果出事,那么里面的人就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Zone最终还是没有去管飞的越来越远的无人机,继续看守着大脑和宏发射装置。
翱翔在天空中的金属大鸟看清楚了现实,金属的守护者们则在为这个世界而忙碌着,而活在虚拟世界中的人,依然在庸庸碌碌的活着。
虚拟世界,DEN城,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热狗车被游作藏在这里,这几天,他又回到了这辆本来已经空无一人的热狗车上,开始忙碌起来。
“playmaker大人!”决斗盘被放在分析仪上,艾从里面跳了出来,“已经三天了,三天三夜您都没有合过眼,您是想要得道成仙吗?”
游作眼中流露出疲惫的神情,对于艾的追问默不作声。
“好!你不想理我是吧?那我偏偏要和你说话!”艾像是在和游作较劲一样,絮絮叨叨的说着,“我知道你急着查清楚真相为草薙酱报仇,但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像是一个能做到这一步的人吗?既没有实力也没有能力,只剩下一条命了,
你知道你敌人的状况吗?他很有可能拥有着非常庞大的势力呢!如果你连最后的资本都不要了,那么最后还有谁能为草薙酱复仇呢?”
“啰嗦,我心里有底。”游作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声,但是他的眼神依然犀利,手指敲击在键盘上的声音依然铿锵有力。
“诶?你有底?别开玩笑了啊!?”艾暴怒不已,“你三天里只喝了几杯咖啡,那种东西能够填满你的胃吗?草薙酱留下了很多吃的东西,你可以拿来填饱肚子再工作,猝死我都不会管你的!”
“只要完成这一点……”游作说道,“只要完成这一点就可以了!”
一道道数据化作的光融入了决斗盘中,“这些是草薙哥为你量身定制的黑客程序,只要有了这些,虽然说不上来去自如,但至少不用担心后勤问题……”
艾抱着手臂不说话,热狗车内,只有游作敲击键盘的声音在回荡着。
游作敲下了最后一个回车键,长舒一口气,“完成了……”
数据的光芒停止了流动,游作将决斗盘戴在了手腕上,“我们走!艾!Link in to the vrains!!”
游作抬起了手腕喊出了登录的指令,然而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并没有成功进入link vrains世界,甚至连登录的光芒都没有闪动。
“我以使用者的身体健康为由,拒绝了你的访问!而且已经被决斗盘侦测到了你现在的身体确实不适合登录。”艾抱着手臂,说道。
“你在做什么!?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也不能影响你的健康问题!”艾说道,“现在这个车上就有吃的跟喝的,除非你吃完喝完并且睡至少一个小时,我就同意你登录!否则我们就这样干耗着!”
“或者你可以和一个AI比拼一下黑客技术,看能不能来硬的越过我的封锁直接登录进去!”艾抬起头,毫不畏惧的和游作对视着。
游作盯着艾,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转过头,拿起了橱柜里已经有些快要过期的面包和冰箱里的香肠,大口大口的嚼着。
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之后,游作躺在了简易床上,二话不说,躺上去就闭上了眼睛。
等到再度睁开的时候,却忽然间像是察觉到自己中计了一样,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好像忘了设闹钟……
就算是设了也没用,艾能够改变闹钟响的时间……
但不得不说,睡了一觉之后,浑浑噩噩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了。
“我睡了多久?”
“恭喜你啊,playmaker大人,你睡了超过六个小时,已经可以打穿整个SOL公司的防御了!”
明知道艾只是在挖苦,但游作还是点了点头,“我们走吧……”
“等一下,playmaker大人,你刚刚睡醒,要不要再上个厕所?”
“闭嘴,”游作冷冷的看了艾一眼,说道,“我们走!”
“是——”
Link in to the vrains!
“这一次我们要去哪里?”艾问道。
“还是数据库中心,我们曾经与稻草人战斗过的地方!”playmaker说道。
“那里……可是SOL公司的大本营啊,我一直都在怀疑那里真的有你所说的真相吗?”
“会有的,”游作笃定的说道,“毕竟,那个地方甚至就连lost事件都有着详细的记录……不管那是否是别人留下的陷阱,也许会有关于真相的蛛丝马迹。”
Lost事件,这种应该确确实实销毁的时间都能在中央数据库里找到,不管那是不是在向来者炫耀,playmaker觉得,那里应该有一个骄傲的人故意朝着世人展示他所作所为的展览台。
“那可真是没办法,”艾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我非得陪你走一趟不可了!”
有着之前几次潜入的经验,再加上草薙翔一的程序的帮助,playmaker和艾一路上有惊无险的通过了层层安保系统,再度抵达了数据库中心。
“我们到了,playmaker大人,要从什么地方开始找起呢?”
“所有的!”
“所有的?!”艾吃了一惊,随后看向面前数据库中漂浮着的光球,“太大了!会撑坏的!”
指文件。
“而且而且啊!”艾又补充道,“要复制这些东西的话,我们会耽搁很多时间的!”
“这一次我们来的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也没有引起警报,所以有着充裕的时间……”
艾看了眼自己的小身板,又看了看整个世界中漂浮的数据光球,那里面一个数据吃完大概自己就要歇菜了。
现在问题是资料的数量有这么多……
艾看了一眼最前面的那个巨大光球,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
“不如我们先开始从这些资料找起吧!”艾指着那最大的一颗光球说道,“也许里面就有我们要找的东西呢?”
playmaker看了一眼艾,心中知道它是想要偷懒,但是也没办法,谁让自己的AI本身就有着自己的想法呢?
“我开动了!”艾化身那个黑影的怪物,扑向了最大个光球,一串串的数据飞快的从艾的眼中掠过,那其中隐藏的东西足以让任何伊格尼斯食指大动,但是艾还真的不敢吃。
因为实在是太多了,一旦自己开口,没准就会“吃撑”了。
“啊嘞?这个看起来像是个程序的文件是什么?”
就在这时,艾发现眼前掠过一个红色的文件,不自觉的将手抓了过去,将那个文件抓在了手中。
然而就在这时,整个中央数据库里面警铃声大作。
出口瞬间关闭,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络通道,也让playmaker和艾断绝了退路。
“你做了什么!?”playmaker一愣,随后怒气冲冲的问道。
“我什么都没做!”艾连忙缩了回来,“只不过拿出来一个可疑的文件而已!”
“陷阱吗?”
“不太像!只不过一定对SOL公司很重要,否则他们不会为此专门设下警报系统,”艾将文件吃了下去,“让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艾的眼中闪耀着数据的光芒。
而playmaker则四下张望,寻找这个防御系统的漏洞,此刻的决斗盘已经被他用草薙的程序改造成了百宝袋,只要找到程序中的漏洞甚至薄弱处,他就能带着AI逃出升天。
“糟糕……”在浏览完了那个文件中的所有内容之后,艾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着playmaker,“playmaker大人!我们似乎……找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然后呢?”playmaker也不用再待在这里了,既然艾说已经找到了,那么就立刻离开这里就好!
“坏消息是……一定会有人不顾一切的将我们留在这里……或者……他现在已经来了……”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间传来了脚步声,在整个中央数据库中回荡,而且似乎已经察觉到了playmaker他们的位置,径直朝这边走来。
一步一步的朝这边靠近。
“playmaker大人!我们是不是应该撤了!”
“嗯!”就在这片刻的功夫,那个人已经到达了他们的身后。
“果然是你们……”
Playmaker和艾都下意识的看向了那个人,然而这一眼就再也移不开了。
此刻,无论是playmaker还是艾,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人,在惊讶中似乎还带有一些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怎么会是你!?”
来人一身白衣,熟悉的形象站在了playmaker和艾的面前,同时也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面带复杂。
“也只有你们,才会来寻找这个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