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8x3熱門都市小说 禁區之狐 線上看-第二卷總結熱推-82yf7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第二卷写完了,我用WORD的字数统计看了一下,八十六万四千字。
比第一卷多了点。
这个结尾是我在写到这一章的最后部分时才想到的。
关于这一卷要怎么结尾的问题,我和我老婆聊了一下,本来想好了一个场景的。
但是具体章节写着写着,我觉得在这里结尾会比较好。
于是就在这里结尾了。
一代天驕
用了一场颁奖典礼,用一个感谢致词。
毕竟对于胡莱来说,这是他职业生涯的一个阶段,也是对他过去足球生涯的一个总结。
在继续前进之前,要把以前的历史遗留问题解决了,要把大家原本所背负的包袱放下来。只有这样,脚步才能轻盈有力,才能走得更快更好。
所以我选择了颁奖典礼这个有象征意义的场景做本卷结尾。
有的时候,写书就是这样,当你开始写的时候,可能只有一个很模糊的意向,很多东西都是写着写着才从脑子里冒出来的——当然,有没有那些一开始就把所有东西都盘算好的作者?肯定有,但我不是那样的人。
我是一个不擅长写大纲,也不写细纲的作者,很多时候让我写细纲我会觉得这书压根儿写不下去。但让我直接开始写正文,很多时候我反而会被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内容所打动。
第二卷主要内容是胡莱职业生涯的前两个赛季,是他职业足球生涯的开端,但主线是他和父亲之间的关系。
三國之群英技
只有这一点是在我开始写第二卷之前就已经确定了的。
足协杯决赛替父报仇这个情节在我还没写到第二卷的时候就在脑子里逐渐成型的,所以在那之前我就已经把那一章的章节名都想好了,就用刺猬乐队的那首歌的歌词。
因为实在是太契合我想要表达的意思了。
老一辈的恩怨情仇,在这里被年轻人解决了。
不管是功成名就之辈,还是碌碌无为之辈,老一辈的人总归是会老去的,他们的那些事情也会随着年龄而一起老去。
正如这个世界的发展规律一样,一代人,哪怕是这个社会主流的一代人,也终究会老去的,伴随着他们一起老去的,是他们这一代人所坚持的那些所谓社会主流思想、观念、生活方式、处事原则……
很多东西,都会变老,变得不再重要,变得烟消云散。
而年轻人,那些老一辈人所瞧不起的年轻人会逐渐成长起来,成为社会的主流,年轻人的行事准则、思考方式会逐渐取代老去的那一代人。
就这么一代又一代,循环往复更迭。
整个社会才会因此而进步。
否则不管老一代人多么强大多么正确,如果永远不会变老,这个世界还怎么继续前进呢?
我把这个道理用一场足球比赛,用胡莱的倒钩绝杀进球象征化了。
胡立新这个父亲一直以来都是以我是你爸爸的心态自居,总觉得胡莱还是他儿子,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哪怕他的儿子已经是一个拥有不少粉丝的明星,在职业足坛取得一定成就的成年人了,他也没改变自己的这种心态。
就像哈狗帮在《九局下半》里唱到的那样:在电视里或许我是不起眼的明星,在他们的眼里,我只是长不大的小孩子。
这不是胡立新一个人的特例,而是无数父母长辈的普遍心态。
他们总觉得自己吃过的盐比你小子吃过的饭都多,自己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什么场面没见过?经验不比你丰富?
可当今世界和古时候那种车马邮件都很慢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如今的社会是在飞速发展和变化中的,我们回顾十年前都会惊叹这世界变幻太快,更不要说几十年一辈子的事情了。
于是胡立新的固有经验令他故步自封,走不出来,一时间也有些不能接受儿子的飞速进步,总担心那是昙花一现,总害怕有一天醒来发现一切都回到了原点——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态?这和他当初的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原因。
他所有的努力和付出,不都被王献科的那一脚踹得粉碎了吗?
这是他个人的悲剧,但也是那个环境时代的悲剧。
我看到有不少读者骂胡立新窝囊不是个男人做父亲和丈夫都不合格……我得说,你们说的都对,胡立新确实是个这样的人,我也是故意朝着这个方向写的。
他不是那种有主角光环,可以屡败屡战,最终逆袭的人。
可能一次打击就足够让他跌倒爬不起来了。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对自己的儿子百般不看好,不看好到令人生厌。
解决这种心态的最好办法其实就是让他亲眼看到他的儿子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能直面迎上,然后击溃困难。
所以有了这么一场足协杯决赛,他亲眼见证他的儿子面对他昔日的梦魇,然后用一个精彩绝伦的倒挂金钩完成帽子戏法,把那个高高在上的人生赢家打下云端,揍到烂泥里。
完成一个年轻人对老一代取代和超越。
那一刻,他的心态就发生了变化。
曾经包裹他的那个坚固的壳也产生了裂缝。
他意识到自己曾经对儿子做的那些所谓严密保护是错误的,或者说……失败了。
他曾经以为只要让儿子远离害得自己变成如今这个屌样的足球,老老实实读书考大学,走其他人都走的路,就可以确保儿子的未来不会重蹈自己覆辙。
从一个父亲的角度来说,其实他的想法没错。
但站在胡莱的角度来说,身为儿子的反抗和叛逆自然也是没错的。
这世间那么多事情,怎么可能会每一件事情都能分出对错呢?
在我靠写网络小说赚钱养活我自己之后,我爸还一直感慨还是要有一个铁饭碗:他当初花费了非常多的功夫和人情关系,给他的亲生儿子——我爸和我妈是再组家庭,他和前妻还有一个儿子——安排了一个国有事业单位的编制,一个月三千死工资,收入不算太高,但胜在稳定,工作清闲。
在我爸那个年龄的人眼里,他们就是从国企铁饭碗时代过来的,这份工作是令很多人羡慕的,是他必须用掉很多人情才能获得的。他也一直为此自豪,觉得他给自己的儿子安排了一份好工作,他这个做父亲的也算是称职了。
仙盜之王
当然,事实上我靠写书赚的钱比那个事业单位的死工资多得多。他现在也逐渐不说铁饭碗、编制……这样的话了。
但你能说我爸的观念很可笑吗?
在经济状况下行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觉得有一份旱涝保收的编制岗位是多么梦寐以求。
如果我不是机缘巧合,赶上了网络文学的大爆发,我靠写书真的就能养活我自己和养活我的家人吗?
到时候我这个情商低下,不擅长和人打交道,不会来事儿,一张破嘴不知道得罪多少人的人,靠给人打工,又能比我那个哥哥的生活状况好多少呢?
但又能因此说我爸的观念是对的吗?
放到这个时代大潮中,有多少年轻人还会死守着名额有限的编制,在一个毫无活力的工作环境中混吃等死,一直到退休?
但凡有点想法的人都会选择离开。
前年春节我回到了小时候生活的那个国企大院,昔日光鲜亮丽让周围人都羡慕不已的大院中,楼房破旧,生活着都是老人,年轻人看不见几个,暮气沉沉。
我想就算我没有写书,我也应该是不会在这个地方长久生活下去的。
不管有没有能力,年轻人总是会选择走出从小熟悉的地方,迈入那个广阔天地,从农村到城市,从小城市到大城市……去见识去经历,失败也好成功也罢,是个人意愿的强烈推动,亦或是时代浪潮的裹挟……这些事情都是会发生的,不以个人喜好和意志为转移。
回到胡莱和胡立新身上,也是一样的。
胡立新对儿子的安排,基于他的经验和观念,是最优解。
而胡莱对父亲的反抗和不满,基于他的能力(外挂),也是他认为的最优路线。
没有对错之分,也不能简单的以胡莱如今的成功就彻底否认胡立新当年的坚持。
当然现在胡立新在亲眼看到儿子击败了他昔日的仇人之后,心中的心结被解开,对儿子所作所为的反对也就没那么强烈了。
他或许还是会担心儿子的未来,但他也清楚,儿子已经长大,无论未来过的好坏,那也都是要他自己去解决的,而不是做父亲的可以越俎代庖的。
说句讨打的话:他的儿子年收入已经上百万了,比其他普通人家的孩子收入多了不知道多少倍,这样都还不能让他这个做爸爸的放心,那其他普通人家的父母又该怎么办?
至于王献科这个人,显然现在还没到他的结局,胡莱的爆料只是给他原本风平浪静一帆风顺的生活拉响了第一次警报而已,他还没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
在我的计划中,第二卷的结尾也不是要一棍子把王献科打死,第二卷的核心是胡莱和父亲胡立新的矛盾解决,目前来说基本上算是解决了。
不管王献科是什么结果,反正胡立新心里是没疙瘩了,他也能够像个正常人那样抛下过去的包袱往前走了。
末世裁決者
但胡立新放下了,不代表胡莱就放下了。
他把爸爸的包袱接过来,扛在自己身上,要和王献科死磕。
情深緣淺,勿忘心安 慕容千千
这是下一卷的故事。
末世女配反逆記
其实关于王献科的问题怎么解决,我曾经想过一些方案,但我不愿意重复胡莱和孙赫的那种路子,一方面解决的太简单——当然,孙赫作为一个小BOSS,这么简单处理是对的,不值得在他身上话费太多笔墨,所以就一棍子打死算了。
但王献科不行,他好歹算是国内的一个终极BOSS,我把他塑造成一个人生赢家,一个在中国足坛有点分量的人,也不是为了最后这么容易就扳倒的。
况且故意踹伤队友这种事情真的是自由心证,缺乏实锤。就算找到昔日队友,也只能证明确实发生过这种事情,却并不能证明王献科就是故意的。
他本人不承认,谁也不能定罪。
所以我选择用另外一种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網遊之盜版神話 失落葉
对于胡莱来说,王献科认不认罪已经不重要了,甚至大众认为王献科是否是故意的也不重要了。
王献科彻底完蛋对他来说才比较重要。
但怎么让王献科彻底完蛋呢?
就像胡莱所说的那样:见一次打一次。
大牌校草專屬丫頭
这种打不仅仅是在球场上击败他,更是对他的全方位打击。
但因为涉及剧透是,所以这里我就不说了。
反正绝对不是那种从天而降一个前队友指认王献科故意伤害胡立新,然后全国球迷唾骂王献科的那种路子。
毕竟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远远算不上对王献科的真正打击。他如今是一个成功的主教练,只要他还能带领球队赢得胜利和冠军,这种道德上的指责对他的打击效果着实有限。
总之,关于王献科,就说这么多,大家等着在第三卷里看就是了。
※※※
胡莱和胡立新之间的关系变化,就是这一卷的主题了,不管表面上看起来胡莱进了多少钱,装了多少逼,拿了多少冠军,说了多少骚话……这一卷的核心还是这个。
是一个父亲和儿子之间从对抗到逐渐和解的过程。
当然,现在他们还不算是彻底握手言和,但转折已经出现。
谢兰同志的所有努力终于见到了希望的曙光,替她感到高兴。
这两个男人之间能够从对抗走向和解,这个女人功不可没,居功至伟,是头号功臣。
我特别喜欢我笔下的谢兰。
我写了很多本书,写了很多主角的母亲,但这个是我最喜欢的,也是我投入最多感情的。
也不仅仅是谢兰,胡立新一样投入了我非常多感情和笔墨来塑造,还有许许多多的其他角色。
有很多可能会被某些读者觉得一眼扫过就行的内容,都是为了塑造这些人物,并且有他们来塑造这个虚构的世界。
还是那个问题,有人如果觉得足球之外的东西太多了,是水,那说明你不是这本书的受众。
我在之前就反复强调过了,我不想写那种一场比赛接一场比赛,剧情完全以比赛赛程来进行划分推动。
除了比赛,我会写大量大量的场外内容,写那些不是主角装逼的剧情,写那些和主角可能只有一面之缘,或者连见都没见过的角色。
我知道现在主流竞技小说还是一场接一场的比赛,用比赛来制造矛盾、塑造人物、推进剧情、装逼打脸,所有的内容都是围绕着比赛来进行。前期可能还好,到后期基本上就是一场比赛接着一场比赛。
这种文我也写过,而且写过很多,但这本书我打不算这么写,我想尝试另外的写法……也不叫新路子,对我来说这只是某种意义上的回归。
无论是《我踢球你在意吗》还是《我们是冠军》,都是这样的路子。尤其是后者,我没有按照职业足球赛季来划分剧情,所有的考虑和内容都只是为剧情服务,而不是剧情为赛程服务。
为了情节发展,考虑到冲突节奏,我可以舍弃一些完全没必要的内容,一笔带过,或者压根儿不提,又或者放到后面等一个大剧情过了之后用回顾的方式写一下。
让这本书更像是一本小说,而不是足球游戏的攻略日志。
这样的写作方式也让我找到了比之前更多的乐趣,所以这本书到目前为止我都写的很开心。不管成绩好坏——成绩糟糕的时候只要我沉迷在小说写作中,哪怕写作本身很痛苦,但我内心精神也是饱满的。
在写这本书之前,我和七十二编(就是冒牌大英雄、裁决和天行战记的作者)聊过对新书的想法,他让我写自己想写的,保持写作乐趣是最重要的,如果这种方式让我写的开心,那就用这种方式。
我听了他的建议,决定写《禁区之狐》这本书,以架空虚构的方式,并且多写足球场外的部分。
有读者吐槽这是一本都市小说,但我认为体育小说本来就是都市范畴下的一个题材。
因为体育竞技的故事总归是在现代都市背景下发生的,小说中的人是脱离不了这个都市背景的,所以写体育竞技小说,怎么可能不写都市,怎么可能不写他身处的环境?
只要保证体育竞技还是核心主线,主角成功的方式还是体育竞技,剧情矛盾的解决还是靠体育竞技的方式,那就没算是偏题。
在这个基础上,多增加一些场外描写,有何不可?
关键还是一点:这些增加的东西好不好看?
场外戏写的是不是引人入胜,那些配角们的故事能否触动人心,这个世界环境的描写是否真实可信。
这些加起来形成最终标准——好不好看?
如果好看,有什么问题吗?
最佳小刁妃
如果不好看,那肯定就出了岔子,就算全写比赛,不好看一样会没人看。
基于这样的想法,这本书接下来的内容我还是会尽量按照我的想法写下去。
如果真的不能接受这种方式,觉得场外太多太水,觉得比赛内容描写主角以外的人的部分太多是水,那我非常诚恳的建议——放过彼此,也不用在章说书评里告诉我怎么写才好。
你们说的我都懂。说起来《冠军之心》的均订也快破万了,体育竞技类能够均订过万的书不多,说明我也还是能写出迎合绝大多数读者心理预期的书的吧?
但我在前言就说了,这是一本任性之作,也确实没指望得到所有人的认可。
写到现在能够有这样的成绩我已经很开心了。
十七年前,我把《我踢球你在意吗》第一次发到网上的时候,说希望能够找到志同道合者。
十七年后,我把《禁区之狐》发到网上,也一样是希望找到看了这个故事能够产生共鸣的人。
我也没想着自己能写出一本火遍全网火出圈,全方位无死角覆盖所有读者受众的作品。
体育小说本来就是小众,我这种写法更是小众中的小众,这些我都知道——在我开书之前,蝴蝶蓝问我新书写什么,我把大致构思说给他听之后,他说:我靠,你这是小众中小众,成绩可能不会太好啊!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会在第一卷结束的时候,觉得均订过三千就兴高采烈了。
我只是想写了十七年足球小说,难免有些审美疲劳——上本书《绿茵峥嵘》我就发现自己写的最开心的部分是高峥和冯姐之间的互动——所以我想要重新找到最初当我决定用文字把张俊、苏菲他们的故事写出来的冲动和乐趣。
最纯粹的倾诉欲,把我内心一点一滴积攒起来的感受和想法通过我所构思的故事和人物,告诉你们。
这本书对我来说,就是这么一个重新出发的机会。
成绩好,当然很重要。
但最重要的是,写一本让我自己满意,能够对我十七年网络竞技小说写作有一个交代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继续写多久,毕竟最开始我以为自己连十年都坚持不了。我记得在第十年我写《胜者为王》的时候,做十年总结,给大家说希望还能写道第二个十年,到时候来做二十年总结。
现在来看,二十年应该是没问题了,但三十年恐怕就真的不知道了。
毕竟我年纪渐长,无论是身体还是大脑,都已经过了巅峰期,我也像胡立新那样,在慢慢跟不上时代。也许我也可能——不,应该是肯定——会被淘汰、被取代。
我百分之百会老去。
到时候我是否还能写出继续引起大家共鸣的东西,到时候我是否还对写作这事儿依然怀有热情,到时候我是否对这个世界还有很多话想说?
我不知道。
前段时间老猫退休,我还有点伤感。他在后记里用窗外的湖来做标题,我去过他家,见过那片湖,确实漂亮。能够在写作之余,抬眼望见窗外漂亮的风景是幸福的。
于是我开始收集以前拍过的书房窗外的那些雪山照片,都是我在码字之余扭头通过窗户玻璃看到的风景,打算在我退休的时候用窗外的山做标题,写一篇长长的后记。
到时候回顾自己的职业生涯,有那么几本书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是能对我自己对你们,有所交待的,那就幸福至极了。
而《禁区之狐》这本书是我希望能放进榜单的。
感谢大家听我东拉西扯这么一堆。
本来说是第二卷总结,怎么写的跟完本感言了一样……
总之,胡莱的故事还在进行中,并没有结束,接下来的故事,敬请大家期待吧。
我会竭尽所能地写好它。
用我的方式。
最后送大家几张我书房窗外的山,在彩蛋章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