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j8td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修羅戰婿笔趣-第三百三十六章 查明真相鑒賞-dnf8s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修罗战婿
赶尽杀绝!
这是张春琴的下意识反应。
她又在心里自我吐槽,看来,自己还是小看这女人了。
以为她出现,只是为了捣乱自己的开业庆典而已,可是,她居然以这个事情当作要挟,要将自己唯一的美容院还有火锅店都给夺走。
这是个大事情。
毕竟。
当年,因为所谓的打人,直接将人打成重伤,最后成为了植物人。
往小的说,这是自己有暴力倾向,又为自己的形象增添了阴霾。
而往大的说,这是犯罪,是违法的!
打成植物人,一旦这个事情立案,而当年的孙玉环,还是唯一的目击证人。
坐实了的话,就凭借目前的法律来看,她恐怕得牢底坐穿!
所以。
听到对方的威胁,这张春琴的内心,则是跌入谷底!
“都怪这个傻子!”
“如果自己不出现,或者是就乖乖的听从对方的意思,虽然保不住美妆集团,但是至少不会让火锅店和美容院都要跟着赔进去。”
“这可怎么办?”
张春琴心如死灰。
而完全不知情的任雨柔,则是紧皱着眉头,就要发问的时候,一旁的叶天纵赶紧凑过去,尽量简单明了的阐述了一下相关事情。
听完之后。
任雨柔面如土色。
同时很愤怒的看着叶天纵,低声的娇喝道:“你怎么不早跟我说?不行,我绝对不能让妈去坐牢,哪怕我们什么都没有,就是在街上要饭,都不能让她去坐牢。你既然知道孙玉环还有这个后招,你为什么还要和孙玉环硬碰硬,咱们完全没有底牌,根本就是任由拿捏的份儿啊。叶天纵,你这到底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捣乱的?!”
不怪她。
这个事情要是换做自己的话,恐怕也会忍不住吐槽。
“没事。”
“老婆,相信我。”
“很快,这孙玉环就嚣张不了了,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什么时间?”
任雨柔皱眉,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问道:“难道说,你在等什么人?”
“嗯,在等顾女士。”
“顾女士?”
“行了,就先这样吧。”
叶天纵没有再继续和任雨柔多说,而是让她去安抚好张春琴。
毕竟,听到这样的要求,她肯定肺都要气炸了。
紧接着,他走上前去,看着孙玉环,故作姿态的询问道:“你刚说什么,我们没听懂。这搅黄了我们美妆集团的开业庆典,你还不满意吗?还想做什么?”
“做什么?我刚说得很清楚了。你们家的火锅店,还有美容院,都得给我,而且,是立刻,马上。我个人名下的业务有很多,也不缺这点小公司,但是,我就看你们家不顺眼,我要把你们家的东西,全部都拿走,最后就像是丧家之犬一样苟活着,不行么?她张春琴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你最好不要逼我,否则她失去的,要远比所谓的火锅店要多得多,明白吗?”
听到这里。
其他的客人们,都在好奇,她们两个人之间,到底都做了多少丑事。
你方唱罢我登场。
一旁的林殊荣虽然对叶天纵有一定的信心,可是在几次交锋 下来,他非但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反而还导致情况越来越不妙。
可惜。
因为家族的剧变,导致他这个继承人,已经人微言轻。
这孙玉环有这么多人追溯,还是商会会长,背后有其他的势力在错综复杂的交织。
现在和她对抗,无异于是自寻死路。
所以。
不等叶天纵说话,他立刻凑过去,低声的说道:“叶先生,现在看起来,这孙玉环那边,比较强势。我觉得,咱们还是应该暂避锋芒的好。不管是利用这孙玉环曾经的身份,还是富豪的死,包括珠儿的产业被掠夺,都被她轻松化解过去,咱们现在手里面没有任何底牌,如果再造次的话,我担心……”
“没事,我还有一张王牌。”
绑架前妻:女人,搞定你 十三幺鸡
“而且,我相信,等我打出这张牌,必定会让她釜底抽薪!”
叶天纵摆手。
他知道,林殊荣是担心自己有任何闪失的话,会损害到他的利益。
说完。
叶天纵面带笑容,说道:“看起来,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一再的忍让,不是怕你,而是我也有准备的东西。现在时间差不多了,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说你是傻子,还真的不假。”
“事已至此,到底谁占据着上风,谁有主动权,难道你心里没数吗?”
“我不想和你对话,张春琴,我问你,你到底愿不愿意给?不给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直接越过叶天纵,孙玉环看向张春琴。
而张春琴现在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听到叶天纵的阐述,很明显,宁愿舍弃钱财,也不可能让人去坐牢。
现在的孙玉环,手握着最大的底牌,所以,她不敢造次,不等妈妈说话,她便是咬牙的点头说道:“给你,都给你。美妆集团,火锅店,包括美容院,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但是,你得放过我们,别再继续和我们……”
“呵呵,放过你?”
“那谁来放过我?”
“我和张春琴,这辈子,就是不死不休的状态。”
孙玉环冷笑的说道:“这只是开始,以后,我会慢慢的折磨你们。毕竟,你们骨子里,就是坏坯子,劣根性,这么厚颜无耻的人,怎么可能让你们在临城市的地界上立足?各位,你们说呢?”
听到孙玉环的话。
其他人全都一愣,但是联想着这张春琴的所作所为,也都跟着义愤填膺了起来。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既然曾经犯下了过错,那就要勇于承担,我觉得,这个事情无可厚非。”
“现在,虽然我们并不知道,你到底还有什么丑事没有揭露出来,但是,在我们看来,你要是还想要点儿脸,活着活下来的话,就赶紧把产业交出来,以前的恩怨,最好现在就了结。”
随着舆论压力的增加。
张春琴别说说话,就是连呼吸都困难。
任雨柔一心只想维护妈妈,这个事情,绝对不能抖落出来,赶紧答应。
而孙玉环则是哈哈大笑,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刚刚给你们机会,自己不领会,现在还跑来求情?呵呵,真是作死。行了,我也懒得和你们废话,各位,走吧。”
然后。
一帮人,都跟着孙玉环离开。
而且,还在大声嚷嚷着张春琴的各种不是,导致整个步行街的人,都在强势围观。
叶天纵看了一眼时间。
已经到了。
但是还没有任何的音信。
难道,这中间出现了什么故障不成?
事已至此。
他不可能让对方就这么轻易的走掉。
一旦离开,那不仅仅是张春琴,恐怕就连任雨柔都会对自己绝望。
曾经所做的一切,都会被抵消。
所以。
软的不行,就只能够采取强硬措施。
“站住!”
就在他们走到台阶的时候,叶天纵高声怒吼!
而眼看着事情就要平息,这叶天纵还要再据理力争,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天纵,别在说了!”
天罡情仇录
所以。
在搀扶着张春琴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之后,她立刻走过来,拉着叶天纵,极力摇头的说道:“这个事情,不要再多说了。我不在乎产业是不是被别人偷走了,但是,我在乎的是我妈绝对不能有事。这个事情如果捅咕出去,被打成了植物人,那我妈不是要坐牢吗?这是犯罪!”
“老婆。”
“事情不是逃避就行的,一定有解决的办法。如果妈妈真的犯罪了,那我们就只能送她去,这只能考虑到,你是不是相信咱妈是那种人?”
農家 小 嬌 媳
叶天纵语重心长,郑重的说道:“如果是之前,我恐怕会有所疑虑。但是,在我见到了这个孙玉环,尤其是知道她是怎么样的人之后,我感觉,哪怕是当年的事情,都一定有所蹊跷,难道你不想弄明白?难道你想让妈一直都背着这个心理负担生活下去吗?如果不解决,她就一直有阴影,难道真的能够心安理得?任雨柔,这可不是我认识的你!”
叶天纵的话,就像针扎一般的刺进心里。
她为人善良,而且正直,甚至是嫉恶如仇。
不管是谁,只管对错。
可是。
自己在这世界上,就只有妈妈一个亲人了啊。
把人给打成了植物人,有证据有人证,这些全部都聚集起来,一旦报警的话,那妈妈所面临的刑法,肯定是故意伤害罪,这可是个重罪,她难以承受,不敢想象!
“我……”
“我还是那句话,你相信我。”
“我坑谁,都不会坑你。”
“我想,咱妈是不愿意面对,而你不想失去妈,可我是为了追逐真相来替妈讨回公道。”
“如果事情是真的,那为什么孙玉环以前不拿来威胁,非要等到现在呢?”
“所以,给我的感觉,她这就是在狐假虎威,更何况,我等的人,已经到了,顾女士,我相信她……”
“蹬蹬蹬蹬蹬。”
叶天纵话还没有说完,头顶上,传来直升机的声音。
人终于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