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苟仙笔趣-第二十二章項羽請劉邦看書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诸天苟仙
高等精灵王国体系分作三部分,宫廷贵族,封地贵族,以及事务官。
伴随主流崇古思潮流动,国王逐渐失去对各大封地的控制,南地的柳絮公爵名义上是国王分封实际上已经国中国,王国分派的事务官不是依附公爵,就是被公爵的族人,管家取而代之。
如此思潮之下,天鹅城也不例外,事务官已经五年没有上任了,实际上的城主是约老爷,他是柳絮公爵的侍卫长出身,算得上心腹嫡系。
小酒馆中,洛风招了招手:“马耶夫你去给我弄一张羊皮纸和萝卜来。”
马耶夫愣了从怀中掏出来一张纸和一墨笔,然后叫小四爱雅去后厨房拿了一个水灵灵的红萝卜。
“你一个马匪身上怎么带纸笔?”洛风撇一眼,有些诧异
摸着脑袋,马耶夫憨厚一笑:“谁想一辈子做马匪啊。”
没有谁一生下来就是恶人,毒贩渴望做一个消防员,马匪随身携带纸笔,一个又一个美好的愿望,却不能实现,只能证明一件事情。
这个星球的秩序是不正确的。
“因为不正确,所以我带来了正确,秩序不可一层不变,世间唯易不易,这个世界需要革故鼎新!”
洛风平淡叙述道,仿佛在诉说某一种既定真理。老四拿了萝卜,洛风拾起笔,在羊皮纸上书写一段行文。
爱不释手的小說 諸天苟仙-第二十二章項羽請劉邦閲讀
委任状——兹委任洛·风为天鹅城城主……此状高等精灵王国王国二世陛下,南境守卫者柳絮公爵,精灵历八年八月二十八日……
啪,一个猩红的大印盖了上去。
拿着萝卜刻成的章,洛风看着身边的几个人问道:“你们觉得像不像真的。”
几个马匪与草精灵马夫爱雅面面相觑,片刻之后,异口同声道:“像,但是不信。”
“不信?”洛风一个又一个指过去问道:“是你不信,还是你不信。”
众人纷纷摇头,老大马耶夫皱眉道:“先生,不是我们不信,是天鹅城里面老爷不信。”
“不管他们,他们信了也没有用,问题是你们几个信不信。”
洛风指着新鲜出炉的委任状问道
众人一阵迟疑,这玩意他们也没有见过,到底是信还是不信?
“如果在加上我的耳朵,以前的你们看到这张委任状是信不信。”洛风站起身来露出高挑矫健的身材,精致的面孔,稍长的尖耳有点点白金色,在阳光下泛着光辉。
这是月精灵与草精灵,日精灵最大的区别,在高等精灵王国被视为高贵的血脉象征。
老大马耶夫顿了顿:“我以前是工人,只知道干活,看到月精灵老爷的委任状肯定是信的”
老二嘿嘿一笑:“俺以前待在老家,没什么见识。”
老三沉默不语,跟着点点头。
老四沉吟一回儿点点头:“月精灵是贵族的标志。”
草精灵马夫爱雅颇为紧张道:“如果是月精灵老爷,我们这些农民早就跪下了,怎么可能有胆子去看委任状。”
拍了拍老二和老三的肩膀,洛风满意地点点头:“你们信了就行,你们都醒了,事情就能成!”
稍微打扮了一下,加了一点特效,洛风仿佛从神话中走出月精灵之神,比起原主在帝国更加精致,贵气。
至于四个马匪用草药抹去纹身,换了一身彰显的衣服,手持着武器,就是跟随洛风的战士,追随天之骄子的护卫。
最后草精灵马夫爱雅也换上了一身新衣服,不过他的工作还是马夫。
…………
约老爷是南地一霸,占着柳絮公爵的信任,把整个天鹅城当做了自己的老家后花园。
南地常常流传一句话,流水的事务官,铁打的约老爷。
如今事务官五年不来上任,约老爷也是从铁打的变成金镶的。
金镶的约老爷也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城堡,就立在天鹅城的中央,每个精灵都痛恨这座城堡,每个精灵都渴望进入这座城堡。
“男爵,男爵,出事情了!”城堡的管家急匆匆走到书房,找打了正在悠闲打磨黄金的约老爷
约老爷眉头一皱:“晦气,南地还能出什么事情。”
“是事务官。”管家低声道
约老爷瞬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转了几圈问道:“这是几发开能打发的?”
管家想了想,递了一张照片过去,沉声道:“他们带枪了,这不是二八开能打发的。”
“那,三七?”约老爷咬着牙,痛心道
“砰!砰!砰!”
寂静的鹅城里面响起了枪声。
约老爷勃然大怒,顺手就摔了一个精美的瓷器,骂道:“妈的,一进来就开枪,找死!”
管家沉默了一会儿,缓缓:“既然不是三七能打发的,不如做成马匪截杀?”
“不。”看着照片上面的月精灵,约老爷想了想,挥挥手,狞笑一声:“先跟他们耍一耍,后天开宴会。”
“月精灵死在我的地盘上,怎么说也是一个麻烦。”
约老爷想要开鸿门宴,洛风却不理会这个,作为神汉皇帝,他有着充足的造反经验,对此祖龙深有体会。
日精灵与月精灵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草精灵,他们才是大多数。
造反三要素,第一是人,第二是合格的人,第三是合格且有知识的人,
开枪立威这是第一步,收敛民望。
第二日事务官洛风抓了几个约老爷的手下,名声在天鹅城臭透了哪一种,当场诛杀。
进一步扩大声望,打击了约老爷面子,最后收到了一批年轻草精灵。
看着后院中的菜鸟,用生涩的手法迅速练习,老大马耶夫沉着脸找到洛风:“先生,我们招到都是年轻菜鸟,空有热血,没有战斗力,打起来没有胜算啊。”
洛风笑着摇摇头道:“菜鸟,我们就需要年轻菜鸟。推动历史潮流的往往都年轻精灵”
“老鸟们可不敢冲塔,如果年轻精灵没有一点的热血,那还能算是年轻精灵吗?”
“我需要能打约老爷的精灵,而是好看的护卫花瓶。”
马耶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问道:“约老爷的管家来了,城堡有宴会,去不去。”
“去,怎么不去。”洛风爽朗一笑
鸿门宴,项羽请刘邦,他是一个假项羽,自己可是一个真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