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p71火熱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吃蘋果的鴨子-第二百六十章 總之就是非常可愛-hdzjq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听到二长老说的,陆水倒是没有拒绝。
而是道:
“有相关的书籍吗?”
二长老伸出手,几本书直接出现在她手上,而后递给陆水:
“这里有相关的记载,灵药的药性,生长环境,生长条件。
动手之前,查清楚。”
陆水立即接过书籍。
在陆水接过书籍后,二长老就一个转身消失在原地。
陆水也不在意,而是拿出椅子坐在椅子上开始看书。
二长老一步回到了自己的竹屋前,只是她的目光倒是还望着陆水方向。
“看不出有任何力量存在。”
“身上也察觉不出丝毫伤势。”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二长老在思考,下意识的想吃块点心,可惜手上没有。
而后,二长老一步迈出,消失在原地。
……
厨房位置。
东方黎音在里面做着点心。
陆古在一边心神不宁的帮忙。
“什么事让族长大人这么害怕?”东方黎音把做好的点心放在一边问道。
“儿子去后山灵药田除草了。”陆古说道。
听到这句话,东方黎音立即四处看了看。
一脸的警惕。
“应该不会有事吧?”东方黎音说道。
虽然那里是二长老的地盘,但是不代表能够看到二长老。
陆古也希望没事,但是他儿子能安分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二长老出现在了厨房外。
看到这一幕,陆古慌了。
跑是不敢跑了,只能勇敢的面对。
二长老来到厨房外面,一步步走了进去。
进去的时候,发现陆古一脸惊恐的望着自己。
“生病了?”二长老问了句。
陆古:“????”
不是让他学说话的吗?
一瞬间,陆古恢复了过来:
“没,没有。”
东方黎音也松了口气。
她发现自己儿子,也算厉害,见一下长辈,就足以让他们心神不宁。
二长老拿了一块点心放到嘴里咬了口,这时候她就看到黎音的手又伸过来。
啪!
二长老直接把黎音的手拍开。
东方黎音吃痛的摸了摸手道:
“捏一下脸,摸一摸头,可以变的更可爱。”
二长老又拿了块点心,开口道:
“我已经够可爱了,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说着二长老转身一步迈出,随即消失在原地。
二长老离开,陆古跟东方黎音自然不惊讶。
此时东方黎音看向陆古,道:
“族长大人,我可爱吗?”
陆古看了眼东方黎音,道:
“你适合走性感路线。”
东方黎音嘟着嘴,然后用头撞陆古胸膛。
居然说她不可爱。
因为一只手有面粉,担心弄脏陆古衣服,东方黎音就用头打陆古。
只是很快东方黎音就停了下来,道:
“额头撞疼了,族长大人,给我揉揉。”
陆古听了,用额头碰了碰东方黎音的额头。
然后东方黎音就突然咯咯笑了起来:
我的千年女鬼未婚妻
“族长大人,你不怕被看到呀,你威严没了。”
————
陆水此时在看书,他就大致翻了下,然后拖时间勾勒天地阵纹。
他对灵药其实也有点研究,主要当初为了让慕雪怀孕,觉得有些药能有加成。
当然,领域受限。
至于这个伴生草,其实以前玩过。
这次想试试新样式。
大致到了中午,陆水就合上了书籍。
他已经全都翻了一遍。
这书籍有二长老的一些注解,要是拿出去,得多少人抢。
把书放在一边后,陆水就开始往其他地方走去。
他要找一些适合的灵药,作为伴生选项。
陆水一路走一路看,一会他突然看到有两个人在给一些灵药施肥。
一男一女,不过年纪都很大。
“在秋景宫的那位上剑道人?”陆水看到那个男的,就想了起来。
他记得那时候上剑道人自称陆家近卫。
名門驚婚,萌妻乖乖就擒 粉紅大布娃
没想到是个施肥的。
他们此时也发现了陆水。
“少爷?”上剑道人有些意外。
这里是陆家后山,除了三位长老,其他人都很少来的。
“少爷是要来取什么灵药吗?我们夫妻可以代劳。”一位看起来有些苍老的老妇人开口说道。
夏纱,上剑道人的道侣。
夫妻俩修为几乎相等。
陆水摇摇头:
“随便看看。”
这夫妻俩在装老吧?
身在陆家,又为二长老做事,想要保持年轻很简单的事。
当然,陆水没在意,更不会去确定。
他人的事,没有看那么透的必要。
随后陆水便不再理会他们,而是继续找他想要找的灵药。
实际上他也不知道用什么灵药好,主要是想找一株顺眼的。
只是刚刚走几步,他就突然停了下来,陆水停在一棵小草前。
“灵珑草,成熟可化生灵,似人似妖,具备一些灵智。
在成熟之前可用于炼器,协助法宝滋生器灵。”陆水蹲下看着小草心里闪过相关信息。
灵珑草异常珍贵,这草如同生命之草。
只是难以成熟。
大部分人养这草,都只是养着。
没有用药的打算,甚至没有炼器的打算。
因为它给人的感觉,如同一颗蛋。
“就你了。”陆水动手开始挖灵珑草。
“少爷,这是灵珑草,生长条件比较苛刻,移植难度也大,让我来帮你吧?”夏纱在陆水身边开口说道。
灵珑草是具备新生命可能的,夏纱一只很关注,哪天真的有了新生命,他们夫妻都打算跟二长老领养。
现在陆水突然要动,肯定会很在意。
他们没法阻止陆水,只能办陆水动手,以防止意外出现。
為何我會喜歡上你 dear在真
陆水看了眼边上的上剑道人夫妻,而后起身站在一边,示意上剑道人夫妻动手。
夏纱不敢迟疑,立即来到灵珑草边上,开始移植。
上剑道人拿了花盆过来,放了适合的土,施加了适合的阵法。
这两个可都是七阶入道的修为。
做这些,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陆水没有走开,也没有看书,而是看着夏纱移植灵珑草。
神仙啊,你在幹嘛呢? 微露晨曦
他看到夏纱在一点点的去掉土壤,只有看到根茎走向,才能无伤的移植灵珑草。
很快根茎清晰可见,所有的根茎生长分明,没有一条交错。
看到这个陆水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灵珑草种在这里多久了?”
“七十六年了,是三长老外出时,意外发现的,顺便带回来的。”夏纱头也不回的回答。
“那时候移植的是我们,是根据它生长的原样移植的。”上剑道人开口解释了句。
他们那时候是挺欣喜的。
可惜,这么多年了,灵珑草一点点成长都没有。
陆水在一边点头,没有说话。
大概率不到百年,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
年纪大了,赤金花不认就不好了。
植物也有植物的直觉,对吧?
夏纱很小心的把灵珑草移植到花盆里。
陆水在一边看完了全程。
“少爷,后面要做什么?”夏纱问道。
上剑道人捧着花盆,他在等陆水告诉他们要做什么。
两个老人家,让他们做事总感觉在欺负人。陆水心里嘀咕。
不过真把他们当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家,不是天真就是傻。
“把灵珑草放到赤金花那边,我再随便看看。”陆水说完就继续往其他地方走去。
上剑道人跟夏纱对视了一眼,而后夏纱接过灵珑草去往赤金花那边。
而上剑道人则跟着陆水。
以便帮陆水移植某些灵药。
陆水走在灵药田,他也没管跟在身后的上剑道人。
有了灵珑草,他想再找一种类似的。
大小类似就好。
太大都没法分出谁是伴生。
走了一会,陆水都没有看到满意的灵药。
随后他看到了结果的灵药。
上面有两颗果子。
陆水瞄了一眼,就摘下了一颗,而后擦了擦,吃了起来。
清脆可口。
后面的上剑道人当场愣在那里。
“……”
清心元灵圣果,可清心明神,对修炼,悟道,甚至入魔都有巨大效果的稀有灵果,居然被陆水就这样随意的吃了。
败家啊。
家大业大也不能这样。
可惜上剑道人,没有劝说的资格。
因为这里的灵药都有二长老的禁制。
别人动一下,她老人家通常都知道。
陆水能摘下,就等于二长老默许,那他有什么资格阻止?
别说二长老有默许,没默许他也不能开口阻止。
顶多,说一下这是什么果子,有多重要。
陆水要一意孤行,那么,整个陆家没几个人可以阻止他。
别看陆水在陆家被认为是废物,他拥有的特权,不比任何一代陆家少爷差分毫。
毕竟这就是他们的家。
陆水可没想那么多,这个果子味道还可以,难得来一趟,不吃一下,太可惜。
大部分果子就难以下口,倒不是不好吃,是蕴含的灵气过于狂暴,需要入定修炼。
他是吃果子,可不是修炼。
而且容易伤身体。
陆水走了十来分钟,最后停了下来。
在他不远处有一朵花,这花周围有飓风流转,仿佛会伤到周围靠近的一切事物。
“晴天花,属于罕见的天赋花,生来飓风环绕,受到刺激周围的飓风就会狂暴,随着本身的成长,会不断加强,一些普通修士稍有不慎,就可能被晴天花伤到。
天赋花,顾名思义,可以将对方能力转移到修真者身上。
成长到一定地步,这天赋足以摧毁同阶。”上剑道人看到陆水望向晴天花,便开口讲解了下晴天花的大致信息。
这是一朵不大的花,个子小,脾气大。
就它了。
“帮我移植出来。”陆水说道。
上剑道人不知道陆水到底要干嘛,不过还是过去把晴天花移植出来。
陆水全程在那边观看,他发现晴天在上剑道人的移植下,没有狂暴过。
看来上剑道人确实有点本事。
等上剑道人把晴天花移植到花盆,陆水就不再到处逛,而是回到了赤金花所在的位置。
夏纱一直在这边等待,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陆水会乱来。
等回到这边后,陆水就蹲在一些赤金花边上,他观察了下傍身草的位置,现在一共有五棵伴生草。
陆水在最左边跟最右边的伴生草位置画了个圈。
而后起身道:
“把所以伴生草移植走吧。”
这时候的伴生草一旦移植走,等于提前摘下果实,品质受到了很大影响。
伴生草移植走了,再移植回去,也不一定是伴生草。
夏纱跟上剑道人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听了陆水的话,移植伴生草。
没有多久,五颗伴生草就全被移植走了。
陆水看了一会,然后抬头看了看天道:
“我去吃个午饭,你们别乱碰这里。”
说完,陆水就转身离开,他自然是去摘果子吃。
看着陆水离开,上剑道人跟夏纱对视了一眼。
“老太婆,你说少爷要做什么?”上剑道人问道。
夏纱摇头,叹息道:
“希望别乱来,但是总感觉不乱来都不可能。”
“总之先看着吧,能我们动手就我们动手,把异常降低到最低。”上剑道人说道。
夏纱点头。
二长老始终没有出现,那就说明陆水完全可以乱来。
他们还不能阻止那种。
而后他们两个就继续忙他们的事,不过时刻注意着赤金花这边,只要陆水一回来,他们就会过来帮忙。
灵药田的事,并不是那么着急。
问题不大。
只是忙了一会,他们还是停了下来。
“老太婆,你还是去问问二长老吧。这里的灵药太珍贵了。”上剑道人说道。
夏纱点头,很赞同上剑道人说的话:
“我这就去问问二长老。”
说着,夏纱就放下手中的工作,往二长老住处而去。
不多时,夏纱来到了竹屋前,她看到二长老正坐在椅子上处理灵药。
说实话,二长老真的很可爱。
紈絝少爺魔女妻 優雪
但是夏纱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她来到二长老跟前,恭敬道:
“见过二长老。”
“有事?”二长老继续处理着她手中的灵药,头都没有抬。
夏纱低头不敢随意抬头,她感觉每次见二长老压力都好大。
“是这样,少爷今天来到了灵药田。
好像要做一些事。”夏纱说道。
二长老听了平静道:
“让他闹,出了问题告诉三长老就行,该怎么惩罚陆水,三长老会做。”
“打扰二长老了。”说着夏纱就缓缓退离这里。
二长老什么意思她都不用问了。
陆水身为陆家少爷,完全可以在灵药田胡闹。
闹出事,挨惩罚就是。
二长老没在意夏纱,而是看了灵药田一眼。
很快她就收回目光,继续处理她的灵药。
————
陆水摘了不少果子,足够他填饱肚子。
他看了一会书,而后看了看天空,午日当空。
“差不多了。”
收起书陆水往赤金花那边而去。
有些事就得大中午做。
陆水一来到赤金花附近,上剑道人夫妻就立即来到了他身边。
“少爷,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夏纱问道。
他们已经确定了,陆水想对这些灵药干嘛就可以对这些灵药干嘛。
他们可不希望灵珑草出意外。
其他灵药最好也不要出意外,因为他们都要弄好。
有时候真的很费神。
如果随便的事都要二长老来做,那就显得他们有些多余。
“把晴天花移植到左边的位置,记得别让晴天花狂暴。
不然赤金花可能会直接毁了。”陆水开口说道。
上剑道人:“……”
夏纱:“……”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环境生长的灵药,而且伴生位置种下晴天花,这不是在喧宾夺主吗?
这会毁了赤金花跟晴天花。
“少爷,这晴天花不适合栽种在这里,可能会导致两种花,一起枯萎。”夏纱犹豫再三还是觉得应该提醒一句。
“不给种吗?”陆水问了句。
实在不行,那他可能就安心去除草了,毕竟他也不确定后果。
就是觉得大概可以。
书籍一些记载,他也重新翻过,这跟他上一世的研究,有一些关联。
他倒是有一些信心,但是不看到结局,他也不敢下绝对的定论。
毕竟上一世好多理论都是可行的,可慕雪还是没怀孕。
听到陆水问话,夏纱立即摇头:
“没有,少爷要种,我这就帮少爷移植。”
说完夏纱就开始移植晴天花。
她心里多少有些叹息,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乱来的人。
完全是在败家。
她不理解,族长以及几位长老,怎么会同意陆水胡闹。
那是从小胡闹到大。
大概是一点不心疼这些东西,贫穷限制了她的思想。
不过她还是小心翼翼的把晴天花移植到陆水指定的位置,全程都很顺利,没有丝毫的问题。
忙活了许久,晴天花才完全移植到赤金花边上。
“好了少爷。”夏纱开口说道。
陆水看了一会,顺便在晴天花边画了一条线,这条线连接了五个伴生草原先的位置,直到最右边的那个位置。
“现在把灵珑草移植到最右边的位置。”陆水开口道。
听到这句话,上剑道人跟夏纱都是叹息。
不过灵珑草始终没有孕育生命的征兆,他们也没法阻止。
只能期望不会出现大问题,不然想要再找一棵灵珑草都不知道要多久的时间。
这不是你想要就找的到的。
不然怎么会种植在后山?
早丢灵药园去了。
这次移植的是上剑道人,他做的每一步都很小心,甚至探查了土壤情况,可是怎么检查他都不觉得这里适合灵珑草。
更别说这里有晴天花,有赤金花。
简直是来当化肥的。
陆水看着上剑道人移植,当他正在处理根茎的时候,陆水开口道:
“把根茎两根两根捆在一起,这样看起来比较健康。”
上剑道人:“……”
他无法理解陆水的想法,不过这个不是什么大问题,他照做了。
上剑道人全程都处理的很轻,很稳,绝不会给灵珑草带来丝毫伤害。
不多时,灵珑草移植完成。
上剑道人看着灵珑草跟晴天花,生怕现在就出现意外。
但是现在没事,过不了一天,就可能出现大问题。
啪!
陆水打了个响指,而后赤金花上面落下了蒙蒙细雨。
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处理好了。
水也浇了,只能等。
“少爷,还需要做什么吗?”夏纱在一边问道。
“把之前的伴生草处理一下,然后没事了。”
陆水觉得他得去除草了,不然三长老怪罪起来,又给他加工作量。
“少爷突然要移植这些灵药,是打算做什么吗?”上剑道人问道。
陆水摇摇头,开口道:
“只是想看看换了草,赤金花会不会把它们当成伴生草而已。”
上剑道人跟夏纱都是一愣。
比他们预想的还要荒唐。
但是他们什么也说不出口,只是觉得有些可惜。
可惜了灵珑草,可惜了晴天花,可惜了赤金花。
之后他们就去忙自己的事,当然,偶尔还是会关注一下灵珑草这边,想看看赤金花它们的状态怎么样。
陆水倒是也一直在关注,但是他知道,出现大的情况要等到傍晚,那时候才能确认他的设想对不对。
那时候他大概已经回去了,所以只能改天再来确认。
陆水走在灵药田,只要看到杂草,他就会动手除草。
实际上杂草并不多,上剑道人夫妻也会除草。
陆水一直忙,忙到晚饭时间就打算离开。
“该回去了。”除草好比放牛,正常上下班。
又不是在风霜河思过。
回去的时候,陆水看了一眼赤金花,这个时候晴天花跟灵珑草精神都很一般。
“目前没有什么问题,就是不知道再过一两个小时会不会出问题。”陆水无声自语。
不过出问题,他也没法救。
所以留下来也没用。
还不如直接回去。
陆水离开了灵药园,打算回去看书勾勒天地阵纹,明天大概率还得来。
到时候就知道结果。
……
上剑道人跟夏纱是看着陆水离开的。
等陆水离开后,他们就直接来到了灵珑草这边。
他们发现此时的灵珑草如同干枯了一般,倒在地上。
晴天花的风都散了,虽然没有像灵珑草那般倒在地上,但是也好不到哪去。
倒是赤金花很有精神。
“这?”夏纱有些难受。
他们一直在照看灵珑草,一直在期盼着,可是希望要破灭了。
两人就这样看着,看着灵珑草跟晴天花一点点的枯萎。
“去找二长老吧。”犹豫了许久,上剑道人还是开口了。
现在陆水胡闹完了,该还原了吧?
夏纱点点头道:
“我们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