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第八百六十章 泡茶館!分享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官与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就拿长孙无忌父子为例,在李承乾这里长孙无忌是官儿,长孙冲才是臣,所以很多“贴心”的差事,还是交给长孙冲才能让人放心。
皇帝对于李承乾夫妇这次处理宫内外事务的反应很有意思,特意差人送来了一对龙凤玉佩,算是这对小两口的回答。
皇帝是满意了,可李承乾却憋了一肚子火,什么跟什么啊,这些吃饱了撑得的,智力有些堪忧的家伙要是都当了官儿,那大唐的百姓可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作孽了都。
当然,也不是一点好事都没有,称心那个家伙已经积功至游击将军,也算是的中层将官了,又收养了名义子承继香火,这辈子算是有着落了,彻底洗涮了当忧怜时的耻辱。
他觉得过去怎么样不要紧,只要肯吃苦,肯下力气,早晚都能想他一样活得自尊、自信、自强。所以,不忘本的他把六率中的将领们求了个便,把他儿时的那些朋友都从达官显贵的“魔爪”中都赎买了回来,并在永安坊为他们置办了一处茶楼,让他们的余生可以有所以靠。
对于这种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事,六率的同袍们都很赞同,没事的时候也会去捧捧场,照顾一下生意。
称心这么安排当然是有原因的,这些人与他不同,从小到大干的都是伺候人高兴的活计,与那些女子一样都属于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角色,更是受不了兽营地狱般的训练。在这里,既能保证吃穿的问题,还能让他们发挥一下“本事”,真正为自己唱一回小曲。
这不,反正在宫里呆着烦闷,带着李晦和李崇真两兄弟来喝喝茶,听听曲,缓解下糟糕的心情;恩,进来看过里面的装饰才知道,称心这家伙还真是够朋友,他的那点俸禄估计都搭在这里面,李承乾还特意吩咐李晦抽空给其送些财帛去,孤这个当朝太子总不能白白喝这口茶吧!
唱曰:叹君王万分凄凉,千般寂寞;眼着玉盏,一心思酔,两行泪倾;江都愁莫晓风残月,初见月头;生途道路涉水临涧无人倾;江都风气夜寒凉,冷雨凄风助惨情。殿堂中有怀不寐隋天子,听窗外雨水不住地叮当连连地作响声……。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 愛下-第八百六十章 泡茶館!閲讀
“哎,这曲唱的挺有挺有味道的,不错,是该赏点,对不对!”,饮了一口清茶之后,李承乾笑着对李崇真来了一句,让掏点赏钱上去引领一下,唱出彩儿了,为什么不赏呢!
李崇真这边刚扔上去一块金锭,旁边就有对面坐着的几个少爷就跟着把钱袋扔了上去,然后又用挑衅的眼神看了三兄弟,那意思很明显,没钱出来装什么大爷,看看咱这才是本钱。
“嗨,上面的,爷不要听这个,给爷来点艳词提提精神。”
“对,听我大兄弟,来点带劲儿的,爷们重重有赏!”
“还愣着干嘛,唱啊,今儿要是满足了我大兄的要求,信不信一把火烧了你们这茶楼!”
称心的那几个朋友被这几个纨绔子弟吼得有些害怕,一个个都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连话都不敢说,这过去对他们来说算是家常便饭,可自从出来之后倒是头一回。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貞觀皇儲李承乾 陳叔摯-第八百六十章 泡茶館!分享
有口皆碑的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笔趣-第八百六十章 泡茶館!
京兆尹-狄知逊是东宫的人,称心在这置办了一个买卖,府衙差役这自然会多多照顾,所以一直也来市面上也没什么人真正敢来闹事,即使长安本地纨绔也是如此。
狄知逊这官儿虽然不大,可他手中的那根绳也勒人啊,谁不知道他后面站着的是太子,因为出来寻开心得罪了太子爷,那可就太不值当了,不是!
好看的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第八百六十章 泡茶館!相伴
铛铛铛,敲了敲桌子后,李承乾淡淡说道:“这里茶馆,愿意听就听,不愿听就滚,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哎,你特么是那。”,纨绔的头儿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身后的兄弟悄悄地拉了他的袖子,示意他多看看四周十几个挽袖子的大汉,一个个都怒目瞪着他们,估计只要对面那人一点头,就会冲上来狠狠地教训他们。
别误会,李承乾还没有还没有奢侈到喝茶包场的程度,不过站起来这些确实是他的部下,都是六率各部司中轮休的军官;如果不是大伙儿知道太子白龙鱼服的时候不喜欢张扬,就这几个货早就扔到曲江池里喂王八去了。
“你们,你们不要乱来,家父可是工部新任的堂官,你们不要自找麻烦!”,那纨绔头指着众人,声音有些颤抖的说着。
“滚,我家少爷话不说二遍,否则狗腿能不能保住就不知道了。”,看到太子示意台上的人继续唱,李晦不耐烦的对他们摆了摆手,让他们赶紧滚蛋,别搅了太子爷的兴致,否则就算让爹亲自来也吃罪不起。
识时务永远都是官宦子弟必须的课之一,那纨绔头也不是傻子,长安是京师,皇亲国戚遍地,水深着呢,所以他们根本就不敢去大地方玩,只能泡泡野茶馆。今儿,在这么个地方,被一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家伙给怼了,叫他怎么能甘心咽下这口气。
所以就在快出门的时候,从袖子里掏出一支吹镖瞄吹了一口,一支涂着剧毒的长针向李承乾脖子飞了去过,这上面的毒见血封喉,那纨绔头的嘴角则微微上扬起来。
不过,就在他以为成功在即的时候,李承乾的头一歪,手中的折扇挥了一下,钢针直接就落到了茶杯当中,惊的那纨绔头急忙转身欲走,可非常不幸,等他和纨绔门回头的时候,大门已经被几个壮汉挡住了。
“不要让我在长安城再见到他,其父迁西海道任职吧!”,说完之后,接过李崇真新倒的茶进了一口,有滋有味的看着台上的人继续唱着。
得,听到太子爷的吩咐后,李晦躬了下身子,然后走到一旁对一位他熟悉的校尉传达太子的敕令。
哎,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要不是他托生差了,走进了这家茶楼,怎么会连累一家老小呢,就算是抱上阎立德的大腿又能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