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戰神:從奶爸開始笔趣-第446章試探相伴

戰神:從奶爸開始
小說推薦戰神:從奶爸開始战神:从奶爸开始
这些话从叶春雷的嘴里说出,让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猴子没有想到,平时说话吊儿郎当的叶春雷,竟然还会有如此高深的觉悟。
说这句话的他,整个人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
“刘先生,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们都不会相信我!我只能说,一切都会由时间来决定!”
“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但是请你们一定要保护好,那些宝物!拜托了!”
叶春雷说到这里,眼神看着四周的沉默,叹了口气,站起来。
刘风刚刚抬起头,眉头一皱,拉过叶春雷摁在了地上。
子弹擦着后背飞过,射进了墙里。
所有人都全副武装,举枪对着窗外。
“这是十二楼,他们能埋伏在哪里?”
紫菱躲在墙后看着墙里的子弹,低声道:“大约在五百米以外的位置,是阻击手!”
笔下生花的小說 戰神:從奶爸開始 ptt-第446章試探
齐名嘴角带笑,冷哼道:“小爷玩枪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位置在哪儿!”
“南侧三点钟方向!”
紫菱话音刚落,齐名的消音枪直接射击。
只听到对面玻璃碎掉的声音,猴子拿着望远镜看了一眼,比了个搞定的手势,所有人这才慌忙赶去刘风的身边。
“风哥,你没事吧?”
刘风摆摆手,“就是破了一件 衣服!”
叶春雷被压在身子下面,又听到了枪响,吓的他瑟瑟发抖。
“刚刚是有人用枪杀我?”
他说话都颤抖了许多,周边的人都无声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毕竟是学术出身的文人,如果不是保护帝王墓,只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听到枪响,更别说现在被枪击杀!
刘风把他拉起来,额头上被磕的破了皮,让紫菱拿一些药物为他处理。
叶春雷的情绪十分不稳定,时不时的看向窗外,“他们会不会还有人在那里?”
凌言无奈的说:“你放心!我们的人刚刚已经把这周边可狙击的最佳方位都看了一遍,已经没有任何敌人了!”
对方采用酒店对面的家属楼,进行阻击,不得不说,这个方位选的十分优秀!
“你家里可还有别的人?”
叶春雷摇摇头,说道:“因为知道他们这些人会做幺蛾子!我的家人之前都被老左保护起来了!”
“那为什么我们来的时候你不说清楚?”历阳忍不住问他。
叶春雷眼神闪烁看向了别的地方。
“好家伙,你不相信我们!”金刚直接站了起来逼问他。
刘风看着叶春雷的神情变化,沉声道:“我们是老左派来的人,你是连老左都怀疑了?”
叶春雷这才抬起头看着刘风,最后无奈的叹口气。
“你们不是我,不知道我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你说说,帝王墓这么大的事情,所有人都虎视眈眈,我现在是赌上了我的身家性命,我怎能不担心?”
叶春雷承受的这些,让刘风十分意外,他没想到叶春雷自然流露出的真情会让人如此感动。
“那你后来为什么又相信我们了?”
叶春雷擦了擦脸上的泪,轻声说:“我的家人在老左那里,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拿家人威胁我,或者是别的!而你们又老路不明,所以我必须要谨慎对待!”
“可是你们到了帝王墓,一眼就看出里面的问题,并且……”叶春雷看向历阳和凌言,想到他们解决那些工人的画面,就连声说:“你还有这么多的高手!”
“我觉得相信你们,应该没有错!”
“之前可有人来过夏城?”
叶春雷连忙点头,“之前老左派来过好几个工作队,但是来了没几天就被轰走了!”
“孙志峰的人轰走的?”
叶春雷点头。
刘风笑着看向他的几个弟兄,“看来我们是摸到龙鳞了!某些人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精华言情小說 戰神:從奶爸開始 起點-第446章試探熱推
叶春雷有些慌了,“你们竟然都不害怕?”
“猴子莫名的说:”我们有什么可害怕的,害怕的该是他!”
叶春雷看着这几个年轻人能说出如此大言不惭的话,不由得皱紧了眉头,“我跟你们说啊!年轻人!之前老左派过来的工作队什么身份的都有,什么守护者还有军队上的人,这些人来了之后,都被那个孙志峰给解决了!”
“所以,你们还是小心一点吧!”
说到这里,叶春雷皱着眉头说:“我实在是为你们着想,不如你们趁着夜晚走吧!现在走一切还来得及!”
其他人看到叶春雷这样说,都哈哈大笑起来。
叶春雷急的跺脚,“我说的都是实话啊!你们为什么笑,我说这些可都是为了你们”!
“叶教授,你的关心我们接受!但是,你要知道,老左都派了这么多人过来,都没用,最后却让我们来!”
“他为什么要拍我们来?”
叶春雷盯着刘风,又看看他身边的人,最后摇摇头,沉声道:“是因为你们厉害”!
历阳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厉不厉害,你以后自然就会知道,现在先送你去你的房间!”
“我还得回去……”
“回去什么啊?那个孙志峰现在就想要你的脑袋!你必须在我们二十四小时保护下”!
不给叶春雷任何解释的机会,历阳就抓着他走出去。
这些人的不明行为,让叶春雷有些心惊肉跳。
他虽然当着刘风的面说相信他,实则,到现在他的心里还藏着最后的一张底牌。
在夏城,因为这个帝王墓,他被太多的人欺骗了,尤其是那个孙志峰。
想到刚刚,自己才在枪子下逃命,叶春雷就气的牙痒痒。
叶春雷离开以后,紫菱看着刘风,“他说的您相信吗?”
“一半信,一半不相信!”刘风笑了笑说道:“这个老顽固,到现在还在试探!”
“您是说他还没有说实话?”
刘风点点头,又说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害我们,对这次的行动或许还会有些帮助。”
听到刘风这样说,其他人对叶春雷的感观就不一样了。
刘风没有想到,一个人竟然会有如此多丰富的人格表现。